分享到:

2000年~2002年广东地区44家医院抗精神分裂症药物应用分析

根据中国精神病分类方案与诊断标准 ,精神病分为精神分裂症、情感性精神障碍、脑血管疾病所致精神障碍、神经症、人格障碍等。其中 ,精神分裂症为精神科最常见的重性精神病之一 ,其基本特点是病程进行性发展加重 ,精神活动日益衰退以及渐进性人格改变[1]。自20世纪50年代氯丙嗪问世以来 ,抗精神分裂症药物已从第1代传统典型抗精神分裂症药物发展到第2代非典型抗精神分裂症药物。为了解广东地区抗精神分裂症药物的应用情况及应用趋势 ,笔者对近3年来广东地区抗精神分裂症药物的消耗数据进行了统计分析 ,以期为临床用药更趋合理和经济提供参考。1资料与方法1 1医院药品消耗数据统计广东地区加入广东省药学会医院用药信息网的44家医院2000年~2002年抗精神分裂症药品的消耗数据 ,包括药品零售价格及规格、剂量 ,据此进行分类、排序、合并、统计等处理。1 2约定日剂量数据大多数药物的“约定日剂量”(DDD)根据《中国药典》(2000年版 )、《新编药物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神经药理学报》2013年05期
神经药理学报

抗精神分裂症药物的新靶点和新机制

精神分裂症是以思维、情感、行为的分裂,精神活动与环境的不协调为主要特征的一类精神性疾病。世界范围内精神分裂症的患病率近1%[1-2]。男性患者约为女性患者的1.4倍。多于青壮年开始发病,男性多见于20~28岁、女性多见于26~32岁[3-4]。精神分裂症的临床症状可以分为三种类型:阳性症状、阴性症状和认知症状[5]。精神分裂症是遗传因素、发育过程和环境因素发生复杂相互作用的结果。遗传因素、环境因素和发育过程均参与该病的发病过程。精神分裂症患者出现明显的家族聚集倾向,约40%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具有家族史,但是并未出现明确的孟德尔显性/隐性遗传模式[6]。母体发生缺氧、感染、应激或营养不良时,患儿的发病率均明显增加[7-8]。冬季和春季出生的人群中精神分裂症的患病率明显增高,这可能与胎儿宫内感染的机率增高有关[9]。另外,许多精神类药物均可以诱发精神分裂症样症状,如安非他明、可卡因、大麻等。约有一半患者曾使用过精神药物或者有酗酒史。家...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实用医药》2015年24期
中国实用医药

各类抗精神分裂症药物致患者肥胖的调查

肥胖是一种由多种因素引起的慢性代谢性疾病,以体内脂肪细胞的体积和细胞数增加致体脂占体重的百分比异常增高并在某些局部过多沉积脂肪为特点。单纯性肥胖患者全身脂肪分布比较均匀,没有内分泌紊乱现象,也无代谢障碍性疾病,其家族往往有肥胖病史。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随机抽取2013年3~9月在本院治疗的80例精神分裂症患者,其中男40例,女40例,年龄16~59岁,平均年龄(41.25±6.10)岁,诊断均为精神分裂症,诊断标准符合《CCDM-3》标准。体重指标符合BMI指数,80例患者BMI指数18.5~23.9,都是正常体重。将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和治疗组,各40例。对照组男20例,女20例,平均年龄(40.35±5.95)岁,患者BMI平均指数20.10,是正常体重;治疗组男20例,女20例,平均年龄(42.15±6.05)岁,患者BMI平均指数19.90,是正常体重。两组患者性别、年龄、体重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军事医学》2013年08期
军事医学

抗精神分裂症药物的研究进展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是一种慢性致残性精神障碍,以知觉、思维、情感、行为之间不协调,精神活动与现实脱离为特征,且具有反复发作、不易治愈的特点,对患者及家属造成极大的痛苦。全球0.38%~0.84%的人受到影响。精神分裂症主要表现为3种类型的症状:①阳性症状:以幻觉或错觉以及妄想等为主,无智力障碍,其病理过程是可逆的;②阴性症状:以情感淡漠、主动性缺乏和回避社交等为主,有时存在智力障碍,其病理过程相对不可逆;③认知症状:以注意力、执行能力、解决问题能力和短期记忆能力缺失或减弱等为主,存在智力障碍[1]。诱发精神分裂症的因素很多,其中战争是精神分裂症的重要诱发因素之一。美陆军在伊拉克战争后对部队心理状况的调查发现,参加伊拉克战争的军人中至少有1/8患有战争创伤压力精神分裂症;而怀孕期间经历战争的妇女则更有可能生出患精神分裂症的子女。目前认为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制与遗传和环境因素、神经递质功能异常、神经系统退行性改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2012年18期
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

精神科长期住院患者使用抗精神分裂症药物一日调查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研的深入,新型治疗精神疾病药物的不断涌现,抗精神病药物使用观念和情况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本研究对我本院精神科长期住院患者使用抗精神分裂症药物的用药情况进行调查,报告如下。1资料与方法于2011年6月13日,对我院住院病人精神药物使用的单一时点进行调查。当天精神科共有病人381例,男性188例(49.34%),女性193例(50.65%)。诊断按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第3版[1](CCMD-3),其中精神分裂症298例,占病人总数78.21%。统计381例患者当日使用的药物以及药物剂量等用药情况。2结果当日381例患者中仅一例未使用药物,占0.26%。使用一种抗精神分裂症药物的为248例(65.09%),涉及6种治疗方案,单一使用最多的为氯氮平,有68例,使用率是17.84%,详见表1。抗精神分裂症药物存在联用,两种抗精神病药物联用的有128例(33.60%),共有16种治疗方案,主要是氯氮平和其他抗精神病药合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右江医学》2012年06期
右江医学

抗精神分裂症药物的研究进展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病因未明的精神病,多起病于青壮年,常有感知、思维、情感、行为等多方向的障碍和精神活动的不协调。该病一般无意识障碍和智力缺损,病程多迁延,同时是一种终生性疾病[1]。多年来抗精神分裂症药物的研究有了较大的突破,本文对研究取得的成果作一综述。传统药物的疗效及不良反应抗精神分裂症药物的研究始于传统抗精神分裂症药物。该类药物对精神分裂症的阳性症状(包括思维紊乱、妄想、幻觉、运动障碍等)治疗效果较好,对阴性症状(反应迟钝、意识缺乏、兴趣缺乏等)和认知功能受损(注意力下降、记忆障碍、执行功能障碍等)无效,并会损害患者的认知功能;其副作用有肌张力障碍和肌强直、震颤、催乳素水平升高、体重增加、椎体外系症状(EPS)、静坐不能和迟发性运动障碍(TD)。常用的传统药物有氯丙嗪、奋乃近、氟呱定醇、氯普塞吨、氯氮平及舒必利等。吩噻嗪类中氯丙嗪和奋乃静为抗精神分裂症代表药物。抗精神病药物时代始于对氯丙嗪具体抗精神病特性的发现,通过近半个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