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SPARC蛋白在乳腺癌组织中的表达及临床意义

乳腺癌在女性恶性肿瘤发病率中居首位,每年新发病例超过100万,死于恶性肿瘤的患者中有16%以上是死于乳腺癌[1]。乳腺癌已经成为妇女健康的最大威胁。但目前已知的关于乳腺癌的预后因素仍十分欠缺。富含半胱氨酸的分泌性酸性蛋白(secreted protein acidic and ich in cysteine,SPARC)是一种32 kDa分泌糖蛋白,也称为骨结素(osteonectin,ON)及基膜40蛋白(basement mem.brane protein.40,BM40),与细胞外基质(extracelllar matrix,ECM)蛋白相互作用,促进细胞黏附,诱细胞迁移[2,3]。SPARC蛋白也被认为在组织重塑、管生成、胚胎形成及肿瘤形成中起重要作用[4,5]。目前关于SPARC蛋白在肿瘤细胞中的表达、与EC相互作用的具体机制及对预后的影响仍不十分楚。本研究应用组织芯片制作(tissuemicroarrTMA)和免疫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药导报》2015年03期
中国医药导报

乳腺癌组织中沉默信息调节因子和富含半胱氨酸的酸性分泌蛋白的表达及临床意义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资料显示,2000年全球新发女性乳腺癌病例超过100万,标化发病率为35.66/10万,标化病死率为12.5/10万,乳腺癌已成为全球妇女首发恶性肿瘤。在乳腺癌的病理类型中,浸润性导管癌恶性程度较高,预后较差。沉默信息调节因子(SIRT1)基因位于10q22.1,长约33 kb,蛋白分子量约为60 k U,具有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依赖的脱乙酰基酶活性,其广泛存在于人体各个细胞内。富含半胱氨酸的酸性分泌蛋白(SPARC),是一种非胶原糖蛋白,它在肿瘤中的作用是促进肿瘤细胞黏附,诱导肿瘤细胞迁移,并改变肿瘤细胞基质成分。两者均与乳腺癌的发生、发展、浸润和转移有关。本研究采用免疫组化检测SIRT1和SPARC在乳腺癌组织中的表达情况,并进一步分析SIRT1、SPARC与临床病理因素之间的关系。1材料与方法1.1实验材料标本均为来源于潍坊市人民医院2014年1~6月经病理明确诊断的乳腺浸润性导管癌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医学版)》2018年04期
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医学版)

乳腺癌组织中SPARC和Notch-1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

乳腺癌是全球女性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1],严重危害女性健康,我国乳腺癌的发病率逐年上升,并呈现出年轻化、高发病率的趋势[2]。虽然有部分乳腺癌患者在诊断后采取了规范治疗,但仍然会出现复发转移。乳腺癌的发生、发展是一个多阶段、多步骤、多因素及多基因的复杂过程,富含半胱氨酸的酸性分泌蛋白(Secreted Protein Acidic and Rich inCysteine,SPARC)被认为在组织重塑、血管生成、胚胎形成及肿瘤形成中起重要作用[3]。目前研究发现[4]SPARC与乳腺癌的发生、发展、复发及转移等密切相关。Notch-1是Notch信号通路中最常见的一个受体,在肿瘤的发展中起重要作用,广泛参与细胞分化、凋亡及增殖等过程,有报道指出[5]Notch-1可促进乳腺癌的发展,且Notch-1在乳腺癌中的表达上调与预后相关,并可提高乳腺癌细胞的迁移和浸润能力[6]。Notch-1和SPARC均参与乳腺癌的发生、发展和转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南大学
中南大学

SPARC和LN在三阴性乳腺癌中的表达及临床意义

目的:通过比较SPARC和LN在三阴性乳腺癌与非三阴性乳腺癌中组织中的表达差异,并分析其表达与三阴性乳腺癌临床病理参数之间的关系,探讨其在三阴性乳腺癌发生发展中的生物学特征及其对预后评估的意义,为临床评估三阴性乳腺癌浸润和转移、选择合理的治疗方案、探索靶向治疗提供理论依据。方法:收集湘雅医院乳腺科2010年10月-2012年2月可手术乳腺癌组织标本进行统计,所有标本均有明确的病理诊断及ER、PR、 HER-2的免疫组化检测,共收集三阴性乳腺癌病例组织236份(A组),非三阴性乳腺癌病例组织606份(B组)。随机抽取并采用免疫组化S-P法检测120例三阴性乳腺癌与120例非三阴性乳腺癌组织中SPARC和LN的表达,并收集统计其临床及病理参数,应用SPSS19.0统计软件结合临床病理参数进行统计学分析。结果.1.SPARC在三阴性乳腺癌与非三阴性乳腺癌的阳性表达率分别为67.5%(81/120)和35.0%(42/120),SPAR...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医科大学
安徽医科大学

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与富含半胱氨酸的酸性分泌蛋白SPARC在乳腺癌中的作用及意义

目的:比较肿瘤相关巨噬细胞(tumor associated macrophages,TAMs)和M2型TAMs在乳腺癌组织中的浸润特点,并对其进行计数。检测乳腺癌组织中富含半胱氨酸的酸性分泌蛋白(secreted protein acidic and rich in cysteine, SPARC)的表达,分析TAMs、M2型TAMs及SPARC蛋白与乳腺癌患者临床病理特征及预后的关系。探讨TAMs及M2型TAMs的浸润和SPARC蛋白表达在乳腺癌中的生物学意义。方法:1、运用免疫组织化学染色技术检测153例乳腺癌和30例乳腺良性病变组织中CD68、CD206、stabilin-1和SPARC的蛋白。2、以CD68+作为TAMs的标记,CD68+/CD206+作为M2型TAMs的标记,运用免疫荧光双标法检测CD68/CD206、CD68/stabilin-1和CD206/stabilin-1在20例乳腺癌组织中的共表达。观察s...  (本文共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协和医学院
北京协和医学院

阿帕替尼联合口服长春瑞滨治疗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及三阴性乳腺癌预后的临床和转化研究

背景:晚期乳腺癌是一类不可治愈的疾病,治疗目的是提高生活质量、减轻痛苦、延长生存期。靶向治疗已经在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2,HER2)过表达的转移性乳腺癌中显示了良好的疗效,但在HER2阴性尤其是进展迅速的患者中并没有较为理想的获益。抗血管生成治疗联合化疗由于获益有限和毒性,目前在晚期乳腺癌中并未得到广泛推荐。阿帕替尼是一种口服的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通过选择性结合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2(Vascular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2,VEGFR-2)发挥抗肿瘤作用。II期临床研究表明,阿帕替尼单药在经过多重治疗的晚期乳腺癌中有良好的客观缓解率和可耐受的毒性。口服长春瑞滨软胶囊在经过蒽环和紫杉类治疗的晚期乳腺癌中也有较好的疗效和安全性,可作为晚期治疗的选择之一。本研究旨在探索全口服抗血管生成酪氨酸激酶抑...  (本文共11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