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社会权利与和谐社会:关于中国福利政策的新视角

中国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推行市场化改革,创造了将近三十年的经济高增长奇迹。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迄今为止,五年的过渡期已经结束。这一切改变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20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还被认为充其量是一个“区域性大国”。进人新世纪以后,中国已经越来越被看作是新崛起的全球大国了。中国已经不大可能再被其他力量所“围堵”。毋宁说,中国正在被世界“围观”——观看的眼光虽然复杂却不无艳羡。中国人也许正在以世界的尺度惊讶地面对前所未有的生活体验。中国因此面对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新问题与新挑战。然而反讽的是,最大的挑战却来自于国内。经济全球化和市场化固然带来了经济的高增长,但是它的巨大冲击力也带来了社会不公平。20年前中国还是一个极为均平化的国度,今天,大量的国际观察家认为,中国内部存在社会不公平,其严重程度已经超过了美国和俄罗斯。[1]收入分配与生活机会的两极分化,造成了一系列严重后果。伴随高增长而来的,反倒是幸福感降低,焦...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公共政策评论》2010年00期
中国公共政策评论

社会权利的历史分形与当代整合

社会权利又称福利权利,或者社会公民身份(social citizenship)。它与公民权利、政治权利一起构成了公民身份权利的三大要素。按照著名社会学家T.H.马歇尔的说法,社会权利指的是公民从享有某种程度的经济福利与安全到充分享有社会遗产,并依据社会通行的标准享受文明生活的权利(Marshall,1992:8)。从人类自由的角度来看,三大要素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的自由形态,BP“免于国家干预的自由”、“在国家中的自由”和“通过国家获得的自由”(Bauimm,2005:13—27)。社会权利的使命在于,通过建立福利、救济、保险、优抚等制度,提高公民抵御风险的能力,使之持续过上一种文明、体面和有尊严的生活。时下,关于社会权利的讨论虽多,但主要集中在社会权利的各个特定领域、社会权利模式的横向比较、社会权利的当代困境等问题上,很少注意社会权利的历时形态及其在当代的整合发展趋势。承接这一研究现状,本文探讨了社会权利的三大历史模式:威权主义...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8年05期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新时代中国社会权利发展及其法治化保障

在中国,注重并保障社会权利是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正当性体现,也是实现人民共建共治共享的政治正确性要求,更是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事业的重要实践。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中国经历了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建设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当前正踏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历程。关于社会权利及其保障的认识,我们也经历了将其视为意识形态的当然演绎、政治地位及权力的宣告、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的全然担当以及制度格局的差序架构,到立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结合不同发展时期的目标任务与问题、基于公民身份角度对其进行政治和法律考量的过程。与此相应,中国社会权利及其保障实践在克服“制度贫困”的艰难历程中不断向前推进。尽管我国1954年宪法中就有社会权利及其保障的规定(1),但关于社会权利保障的制度建构及其不断完善的实践却是自改革开放以后才真正开始的。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确立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三步走”的战略目标,扎实推进且完成了解决...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人民法治》2016年04期
人民法治

社会权利保障是法治社会建设的关键

随着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和综合国力快速提升,社会权利日益受到党和国家以及社会广泛关注。特别是在我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进程中,社会权利实现和保障不断被纳入立法规划,社会权利立法已经和正逐步制定出来,社会权利保障法治化让社会权利实现了从应然权利向法定权利的转变,将进一步推动我国法治社会建设。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确定了“十三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和重大举措,无不关系到社会权利实现。深刻理解《建议》要求的精神实质,扎实推进社会权利保障,对于保持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具有重大意义。社会权利的基本内涵社会权利是20 世纪新兴的人权,《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是人权领域最重要的法律文件。中国于1997 年10月27 日签署《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2001 ...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农业经济》2014年02期
农业经济

论社会排斥视域下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权利保障

新生代农民工是指1980年以后出生,离开农村外出到异地从事非农业生产的农村户籍人口。我国现阶段新生代农民工总数约在1亿人左右,在我国2.3亿职工中,已经占将近一半[1]。作为一个社会群体,新生代农民工在教育状况、生活期望、见识和眼界上优于第一代农民工,但与城市市民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新生代农民工有自己独特的思想认同和价值观念,在改善权利的要求上具有群体性的特点,科学认识并准确把握新生代农民工社会权利状况,及时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对于我国经济和社会的转型意义重大。一、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权利处于贫困状态英国学者T·H·马歇尔在《公民身份与社会阶级》中阐述了公民权利有三种:法律权利、政治权利和社会权利。社会权利是公民权利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指“从少量的经济福利与保障权利到分享社会发展成果,以及拥有按照当时社会普遍生活标准的文明生活的权利”[2]。托马斯·雅诺斯基则认为,公民的社会权利除了法律权利、政治权利、生活权利之外,还应包括参与权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求是学刊》2014年01期
求是学刊

论社会权利保障的理论基础及制度创新

社会权利保障对转型中国的社会稳定和持续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内,中国的社会稳定和政治合法性,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权利能否得到有效保障。本文的主旨即在于阐明,保障社会权利是现代法治的核心要义,未来要积极为社会权利提供“四化”保障以促进我国法治发展。一、社会权利保障是现代法治的核心价值要素社会权利保障成为现代法治的核心价值要素,是近现代法律史上权利伦理化和权利社会化两个趋势的产物。权利伦理化和权利社会化是社会权利保障形而上的理论基础。(一)权利伦理化权利伦理化是现代社会的核心特征。权利伦理化是指权利保护替代其他观念成为社会公共伦理的核心标准。权利伦理化主要有两层意思:一是权利观念或意识成为社会的核心伦理意识或话语;二是权利观念和体系成为社会制度(特别是政治和法律制度)的基石。权利伦理化是西方社会启蒙和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物,堪称思想观念领域的哥白尼革命。这一思想观念现代化运动是在人类社会从古代向现代过渡转型的枢...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