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珍贵的历史馈赠:西汉海昏侯墓

初春的首都博物馆里,人头攒动,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绝对想去年秋天引起公众广泛关注的南昌西汉不到,就在东南方离村子不到一千米的Mk 海昏侯墓主身份在此公布,同时,四百墩墩山上,沉睡着一位距今两千余年的JBk 多件墓中文物北上京城,亮相《五色汉代王侯。随着一个盗洞的出现,一位細一賴餓麵麵點廳经脏UH##纖冑有传奇色^9HPHUL 展》,引来各界人士关注。 彩的人物,-座被称为“东方庞贝”的%^ 又海昏侯是迄今为止中国汉古城’重现天日。胃1 墓考古中文物保存最完好、墓园及主墓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顾馳最鎌、麵辟麵厕布局:a丨歲,麵駄国。”也许海昏侯是清晰和出土文物数量、品类最丰富的汉何许人鲜有人知,但这首脍炙人口的歌】代侯国聚落遗址,其中,首次发现于南谣并不陌生。这首诗歌出自汉代,麵/方的真鸦陪葬坑、数以千计的竹简和的是西汉绝世美人李夫人。而南昌酿近百版木犊、相当于五千克黄鋪十余海昏纏的主人刘贺,就是这位绝代佳吨五铢...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山花》2015年24期
山花

初秋的墓园(外八首)

初秋的墓园 成熟的果实气息将要飘荡在 初秋的原野,烟叶收进仓库,人们 也即将迎来万物萧瑟与连绵秋雨的愁杀阵 而此刻阳光明亮,两只鸟在松柏树上 跳着一段失传已久的舞蹈 墓园里,阳光从树影露下一朵 将杂草皴染成百合的模样,祖父沉睡于此 与他互不相扰,各忙各的。 墓园四周青草环绕,直抵胸前 犹如一片迟滞的波浪,此时青草正旺 不过要不了多久就会枯萎,一如当年 祖父的白发。他坐下来,草尖在身下举起针刺不似侵犯,倒像抚慰。 然而也并没有什么话要说,稍近处是推土机剖开的山体,远一点是一些车辆 在白色的山道上蜿蜒而行。更远处 有一些山影轮廓和虚无的白云 淡得如他的思绪。他已忘记此行的初衷 或许真的并不打算说什么。现在所能忆起 的是,祖父佝偻的背影,光滑的手杖不离身的黄铜烟管,以及随时可被一口痰要了命的险峻。这一切使他一开始就笼罩在一个老人的暮年之中。 夕阳步履蹒跚,即将与万物平行,人间 将蒸腾起一片雾气,似乎想要抹掉一切 痕迹,他起身将青草扶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花》2015年24期
《中国园艺文摘》2017年12期
中国园艺文摘

城市墓园景观规划设计研究

1研究背景殡葬是人类对逝者遗体处理的一种形式,逐渐发展为以这种方式纪念逝去的人;在中国有上千年的历史,是社会发展的产物,也是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在1993年发掘的北京周口店山顶洞遗址中,考古学家发现了墓葬遗存,可见在原始社会就有了埋葬死去亲人的习俗。奴隶社会人类渐渐迷信宗教,殡葬被赋予宗教色彩。封建社会阶级层次分明,古代帝王陵寝制度是这个阶级关系中最集中的反映[1]。墓园是指园林化的墓地,作为逝者安息之地,是随着人类对自身死亡墓葬意识出现而产生的。墓园最早出现在《吕氏春秋》之安死篇中记载“世之为丘垅也,其高大如山,其树指若林”。19世纪中叶,东西方思想文化发生激烈碰撞,人们的生活方式也随之产生巨大变化。我国现代墓园正是在这样的文化碰撞中成长,产生了从“族墓”到大规模公共墓地的转变。我国出现的第1个公墓是在1844年上海为解决外侨去世后归葬问题,由英籍人开办的上东路外国公墓;19世纪末在上海建立万国公墓;20世纪中期,我国开始进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四川建筑》2015年06期
四川建筑

浅析城市墓园文化与建设

[定稿日期]2015-09-071城市墓园的起源及发展1.1城市墓园的起源在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其实墓园的出现时间是先于城市形成时间的。刘易斯·芒福德在《城市发展史》的第一章写到,“对死去同类的敬重心理,大约比实际的生活需要更有力的促使古人要寻求一个固定的汇聚地点,并最终促使他们形成了连续性的聚落。”这个固定的汇聚地,便是通俗意义上所称的“墓园”。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固定且具有聚集祭拜功能的墓园有时会成为形成城市的先驱和前身,成为城市起源的雏形。1.2城市墓园的发展在古希腊或古罗马等西方早期文明中,墓园往往占据城市的核心位置。而“公墓”一词在中国历史上出现的很早,《周礼·春宫》中有记载:“冢人掌公墓之地,辨其兆域而为之图[1]。”在早期城市发展中,以氏族为单位的群体墓葬或者安葬客死他乡之人的义园义地可算作城市墓园的雏形。随着城市的文明发展和人口增长,城市中渐渐出现由国家或公众组织承办,具有一定规模和管理结构,并不以地域和姓氏为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园林》2016年04期
园林

天堂花园——澳大利亚及日本优秀墓园景观

清明节将至,想必有不少人赶往墓园纪念先人,然而墓园并不一定是我们所看到的肃穆的样子,它其实可以像花园一样,甚至比花园更美丽。本文介绍的并非如巴黎的拉雪兹神父公墓、维也纳的中央陵园、俄罗斯的新圣女公墓等有众多名人安葬的墓园,而是一些有着先进设计理念以及独特绿化景观的普通墓园,但同样很美。澳大利亚——史宾威植物墓园在众多澳大利亚公墓中,最值得分享的是“Springvale Botanical Cemetery”史宾威植物墓园(音译)。这座距离墨尔本19英里的墓园地势平坦,2013年被评为“世界卓越墓园”,有着112年的历史,目前占地面积422英亩(约2 562亩)。澳大利亚是一个地广人稀、以壮阔的自然景观闻名于世的国家,其公墓景观似乎也延续了这一特点。这里的人们在过世后可以选择火化安葬或遗体安葬,其比例约为3∶1。因此,在同一个墓园中会有多种安葬形式。早先安葬于此的人多选择占地面积较大遗体葬,周围基本没有绿化,完全以大理石覆盖住整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园林》2016年04期
《课外阅读》2015年06期
课外阅读

藏不住的价值观

价值观这东西通常是看不见、摸不到的。但在某些特殊的场合,我们的价值观突然就被陈列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墓园文化,赤裸裸展览着一个群体的价值观。我们的墓园,一般都建在远离城镇的地方。我们看重什么,就给逝者送去什么。我们看重金钱,于是就把面值大得吓人的冥币送到了墓园;我们看重美食,于是就把画在纸上的满汉全席送到了墓园;我们看重奢华,于是就把纸糊的别墅、豪车、i Phone送到了墓园;我们看重女色,于是就把精心绘制的“小姐”送到了墓园……想起那年在德国的一个美丽小镇下榻,早起遛弯时,突然发现在离我们旅馆不到100米的地方就是一个墓园!同行者颇愤愤,认定被安排住在这里是遭到了歧视。吃早餐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小旅馆住满了本土人士。后来我们才知道,德国的墓园多建在城镇的“黄金地段”,他们不怕“鬼”,愿意与死人朝夕相处。他们的墓园好美呀!有根的、无根的鲜花触目皆是;高大茁壮的苹果树结满了累累果实;在苹果树下,是一条条原木长凳,那长凳边缘的幽幽亮...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