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赛金花:“床上救国”内幕揭秘

赛金花一生大红大紫过三次:第一次在义和团运动中;第二次是在1931年“一·二八”事件后,举国“不抵抗”的气氛下,落魄潦倒的她突然被北平小报的记者挖出,如出土文物般赶赴各种宴会充当花瓶兼白头宫女;第三次则是1936年夏衍的话剧《赛金花》公演后,她都没来得及看到这部戏,就于当年的10月21日死去。她最为人熟知的事迹其实只有一件,即在庚子年间与八国联军元帅瓦德西的一段关系。几十年屡屡翻炒,也不过是对此的不同阐释。真耶假耶,无人关心。李师师还是王昭君赛金花的跌宕人生始于1893年。这一年,她的丈夫,同治七年戊辰科状元、曾任“出使俄、德、奥、荷四国钦差大臣”的洪钧去世。作为下堂妾,她开始在上海重操旧业,挂牌为妓。前面一段人生晦暗莫明,人们甚至不知道她究竟生于哪一年,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赛金花下堂时已经不年轻了,然而“状元夫人”的头衔,去过欧洲的经历,还有传说中能说英法德三语的本事,都给她平添许多魅力。不久后,她又北上天津,来往京津之间,结...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同舟共进》2007年02期
同舟共进

还原赛金花(下)

元帅与妓女:纤尘不染的友情?不错,那时,赛金花在八大胡同非常有名。离开洪家,在上海挂牌重操旧业,后辗转天津北京,她确实因与洪钧的关系以及出使欧洲的经历,而使得自己的生意锦上添花。也正是在那时得到了朝廷不少高官的追捧,在上海结识了名重一时的李鸿章和盛宣怀,在北京是庆王府、庄王府的常客,与浙江江西两院巡抚德晓峰、内务部户部尚书杨立山打得火热。杨立山出手大方,一次就送她银子一千两,而她从天津到北京开业,也得益于杨、德两位大人的鼎力支持。难怪在《九尾龟》说起赛金花时,作者借书中人物借题发挥“:大约现在的嫖界,就是今日的官场,第一要讲究资格,第二就是讲究应酬,那‘色艺’两字竟然可以不讲了。”对于赛金花,资格与应酬她都具备了,而且色艺也还在,那年,她才26岁,当然应该一路顺风顺水。赛金花自己说“:我在京里这么一住,时间不久,又经诸位挚友好一通吹嘘,几乎没有不知道‘赛金花’的了。每天店门前的车轿,总是拥挤不堪,把走的路都快要塞满了。有些官职大...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阜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8年04期
阜阳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世纪黄昏:再度审视赛金花

观察 中外文学史上,以妓女为主角而写得成功,成为名世之作的实在不少口尽管国别不同、时代各异.似乎作家对帽妓的关注是沟通的。远的不说.我国明代拟话本中的《杜卜娘怒沉百宝箱》中的杜十娘,就是一位美丽、刚强、性咯坚定、富有侠义血性的妓女。这位仕卜娘曾于1783年由日本贺庭钟改写为《江lJ妓女、,只是把/、名、地名、时」代改为日本的名称.情节上作了两处变动,而成为《仕1·娘》的日文翻版.即日本的新型小说.‘读本”。再近一点,我们可以看到18铭年出版的法国小仲马著《茶花女》.这位茶花女玛格丽特也是一位妓女。小说《茶花女》问世后即改编成剧本、井于1852年2月2日第一次在Vaudovm。卜演。·个多世纪以来.玛格丽特的悲惨的命运,一直深深地感动着广大的i卖者和观众。《茶花女》出版l()年之后.中国魏子安的《花月痕》,书问世。小说所写刘秋痕.天生丽质、美丽动人.却也是·位身世沦落的妓女。她涡望真正的夕、的生活.并对爱情强烈的追求.她深爱韦痴珠...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同舟共进》2007年01期
同舟共进

还原赛金花(上)

这叫“身体政治”或曰“情色政治”无论民间传说,还是文人创作,赛金花都是取之不尽的素材和蓝本。早在1899年,也就是庚子之前,尚没有赛金花与瓦德西交往之传说时,就有清末名士樊增祥写的《前彩云曲》和《后彩云曲》(显然是模仿吴梅村写陈圆圆的《圆圆曲》),之后又有曾朴的《孽海花》和张春帆的《九尾龟》。上世纪30年代的抗战时期,夏衍先生又写了话剧《赛金花》。建国以后,以赛金花为主角的各种著作,有包括国内著名小说家张弦和海外作家赵淑侠所写的小说和传记等多种。可以说,在中国历史上众多名妓中,尚无一人赶得上赛金花如此受人青睐、得人关注和研究,她已日渐成为一种显学。因此,我们也就不会奇怪,在上世纪30年代,为什么江青非要和王莹争演夏衍话剧《赛金花》中的主角赛金花不可,以致到了“文化大革命”,王莹因此遭到江青的迫害,含冤死于狱中。于是,赛金花便不仅仅是赛金花本人,更不仅仅是人们在北京的八大胡同里惯常见到的,在玉笑珠香中施展自己腰身的色的诱惑。她成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章回小说(中旬刊.专题版)》2010年08期
章回小说(中旬刊.专题版)

赛金花晚年自述

楔子长期过着卖笑生涯并成功地向社会隐瞒了整整10岁的赛金花,这些年仿佛从人间消失了。引起我注意的是《实报》最近发表的《请求豁免赛氏房捐》的奇文,证明她还在,仍然住在北平。玉人何处?云遮雾掩。我决心去追踪采访……贫民窟里的追踪1934年的秋天。西北风吹着呼哨,梧桐落叶在街头巷尾打着旋儿的下午,我雇了一辆三轮黄包车直奔居仁里。居仁里是北平天桥香厂附近的一条穷巷。在平常日子里,似乎很少人关心这个贫民窟。习惯了锦衣玉食、脂粉笙歌的东方美人赛金花怎么会住在这里呢?我想:不是人生无常就是《实报》那篇文章不实。到了天桥,我便付钱下车步行。凭着记者的职业习惯,我得亲自寻幽探玉,得出自己的第一手新闻素材。这里并不冷静,很热闹。它是下层市民、三教九流云集的地方。只有那座尘封门掩、关闭了许久的“北平新世界”(如同“上海大世界”一样的大型游乐场),孤零零地在风沙中立着,显得有些老气横秋。行人虽是稀稀朗朗,那叫卖声却是不绝于耳。街道两边的地摊上搁着铁器、...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章回小说(中旬刊.专题版)》2010年08期
章回小说(中旬刊.专题版)

赛金花:名妓是这样炼成的

她曾是整个北京城视觉的中心,话题的焦点。她有着由花船上的雏妓,一跃而成为“公使夫人”,并陪同夫君出使欧洲的奇特经历;八国联军进北京的一场浩劫,又将她造就成为“乱世女杰”。一个风尘女子,一生中竟两次与历史风云际会,比起古代的苏小小、薛涛这样以歌舞诗词传为佳话者相比,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她就是晚清名妓赛金花,一生三次嫁作人妇,又三番沦入烟花,是中国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一个女人。今天从现存的一些老照片来看,赛金花本人似乎并没有令人惊艳的倾国之色,她更像是一树气息暧昧的夜繁花,在历史的风烟深处,闪烁着幽丽的光芒。赛金花原籍安徽黟县,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生于一个士绅家庭。母亲病逝后,随父亲移居到苏州。赛金花天生丽质,从小就常引得过往的行人都对她行注目礼。1886年,在一个远房亲戚的引荐下,14岁的赛金花来到了香风细细的花船上,成了一名卖笑不卖身的“清倌人”,改名为傅彩云。没过多久,笑靥如花、柔情似水的赛金花就红遍了苏州。这时的赛金花越...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