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凤仙:蔡锷死后的飘零命运

蔡锷死后,小凤仙的日子和命运如何,历来版本不尽一致。一说,小凤仙重回陕西巷的云吉班,先是遭到了逮捕,放出来之后,云吉班一下子顾客盈门,因小凤仙和蔡锷将军的风流韵事,让小凤仙和云吉班一起名声大噪,馋腥的人不少,都想分享蔡锷将军的同靴之乐。这一点,和赛金花非常相似,无论是在状元郎洪钧死后,还是在德军元帅瓦德西走后,赛金花在风月场上的生意,都因有洪钧和瓦德西而越发地红火。这一说的后续发展,令蔡锷将军的部下尤其不容,认为小凤仙败坏了蔡将军的一世清名,小凤仙为维护蔡锷将军的名声,表示自己将为蔡将军从一而终,自此闭门谢客,不久便离开了八大胡同,漂流四海,不知所踪。另一说,小凤仙在蔡锷死后,被蔡锷的母亲接到家中生活。小凤仙在蔡家生活了一段时间,感觉自己出身风尘,呆在蔡家有辱蔡家门面,便悄悄地离开蔡府。还有一说是,小凤仙一身素衣,送两副挽联,到上海参加蔡锷将军的追悼大会,在追悼大会上,悲恸至极,哭得晕倒在地,被一位叫做苏芸的小姐发现。苏芸是《孽...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意林(原创版)》2009年05期
意林(原创版)

萍水姻缘终一梦

20世纪八十年代,一部电影《知音》让一个民国风尘奇女子几乎在一夜间走进千家万户。那个女子就是小凤仙—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奇女于:她出身风尘却自恃高洁,姿色中等却名动公抑,身世低徽却一身侠气,她与蔡仔将军的一段爱情虽已风流云散却至今让人感动不已。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蔡钾和淇军将士起而响应,一举光复昆明而被推举为云南都赞。在任期间,蔡仔光明磊落政绩不凡,深受当地人爱戴。这却引起衰世凯的怀恨与不安。借公务之名,1913年9月,衰世凯将蔡得调至北京,出任参政院参政,授街招威将军,名义上是如此,其实,蔡仔是被软禁起来。为寻求机会逃离衰世凯的魔掌,蔡仔将计就计,装作日日借酒消愁之状,还时常到八大胡同的烟花柳巷中流连。他没想到,在那里,竟然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红颜知己小风仙。二人初遇,是在青楼。那年,蔡并三十岁,小凤仙十六岁。青楼老鸽将一位身形娇小的女子领到他面前并介绍说她就是名动京城的小凤仙时,并没有引起他太多的注意。那天,蔡仔一身普通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半月选读》2010年05期
半月选读

错过你的明媚 也要陪你风卷残荷

1916年11月8日,患喉结核的蔡愕将军在日本病逝,年仅34岁。小凤仙得知此讯,痛不欲生。高山流水觅知音,他是她人生最大的亮色,谁知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如流星一样划过夜空,永远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这让她怎么面对以后的漫漫人生呢在蔡愕的追悼会上送上“烹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千秋”的挽联后,小凤仙悄然离开了八大胡同。此后她颠沛流离,嫁过一位师长,师长战死。为生活所迫,她跟了一个厨子,住在沈阳市皇姑区寿泉街三胡同的一座平房里。因为丈夫姓陈,四周邻居们都称她“陈娘”。她给自己起了个意味深长的名字:张洗非。陈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他隐约知道她是个不寻常的女人,只是,关于过去,她不说,他便不问。她没有工作,只靠他的一点微薄收入过日子,他们住的北厢房只有狭窄的10平方米,家里几乎没有家具,唯一像样的摆设,就是那只天天上弦叫他起来开工的小闹钟。他总觉得委屈了她,所以,只要她喜欢的,只要他能办到的,他都尽量满足她。她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酒,几乎每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生与伴侣(上半月版)》2010年02期
人生与伴侣(上半月版)

错过你的明媚,也要陪你风卷残荷

1916年11月8日,患喉结核的蔡铐将军在日本病逝,年仅34岁。小凤仙得知此讯,痛不欲生。高山流水觅知音,他是她人生最大的亮色,谁知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如流星一样划过夜空,永远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这让她怎么面对以后的漫漫人生呢?在蔡愕的追悼会上送上“直得英雄知己,桃花颇色千秋”的挽联后,小凤仙悄然离开了八大胡同。此后颇沛流离,嫁过一位师长,师长战死。为生活所迫,她跟了一个厨子,住在沈阳市皇姑区寿泉街三胡同的一座平房里。因为丈夫姓陈,四周邻居们都称她“陈娘”。她给自己起了个意味深长的名字:张洗非。陈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他隐约知道她是个不寻常的女人,只是,关于过去,她不说,他便不问。她没有工作,只靠他的一点微薄收入过日子,他们住的北厢房只有狭窄的10平方米,家里几乎没有家具,唯一像样的摆设,也就是那只天天上弦叫他起来开工的小闹钟。他总觉得委屈了她,所以,只要她喜欢的,只要他能办到的,他都尽量满足她。她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酒,几乎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视野》2010年13期
视野

爱上你的风卷残荷

1916年11月8日,患喉结核的蔡姆将军在日本病逝,年仅34岁。小凤仙得知此讯,痛不欲生。高山流水觅知音,他是她人生最大的亮色,谁知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如流星一样划过夜空,永远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这让她怎么面对以后的漫漫人生呢?70盖在蔡铎的追悼会上送上“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颇色千秋”的挽联后,小凤仙悄然离开了八大胡同。此后颠沛流离,嫁过一位师长,师长战死。为生活所迫,她跟了一个厨子,住在沈阳市皇姑区寿泉街三胡同的一座平房里。因为丈夫姓陈,四周邻居们都称她“陈娘”。她给自己起了个意味深长的名字:张洗非。陈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他隐约知道她是个不寻常的女人,只是,关于过去,她不说,他便不问。她没有工作,只靠他的一点微薄收入过日子。他们住的北厢房只有狭狭的十平方,家里几乎没有家具,惟一像样的摆设,也就是那只天天上弦叫他起来开工的小闹钟。他总觉得委屈了她,所以,只要她喜欢的,只要他能办到的,他都尽量满足她。她惟一的爱好就是喝酒,几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视野》2010年13期
《幸福(悦读)》2010年05期
幸福(悦读)

爱你风卷残荷

1916年11月8日,患喉结核的蔡锷将军在日本病逝,年仅34岁。小凤仙得知此讯,痛不欲生。高山流水觅知音,他是她人生最大的亮色,谁知只是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他就如流星一样划过夜空,永远从她的生命里消失了,这让她怎么面对以后的漫漫人生呢?在蔡锷的追悼会上送上“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千秋”的挽联后,小凤仙悄然离开了八大胡同。此后颠沛流离,嫁过一位师长,师长战死。为生活所迫,她跟了一个厨子,住在沈阳市皇姑区寿泉街三胡同的一座平房里。因为丈夫姓陈,四周邻居们都称她“陈娘”。她给自己起了个意味深长的名字:张洗非。陈是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他隐约知道她是个不寻常的女人,只是,关于过去,她不说,他便不问。她没有工作,只靠他的一点微薄收入过日子,他们住的北厢房只有狭狭的十平方,家里几乎没有家具,唯一像样的摆设,也就是那只天天上弦叫他起来开工的小闹钟。他总觉得委屈了她。所以,只要她喜欢的,只要他能办到的,他都尽量满足她。她唯一的爱好就是喝酒,几乎每餐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