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杭州市男性同性恋者性行为与艾滋病知识知晓率调查

自从1985年第1例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者在我国被发现后,艾滋病(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IDS)在我国迅速蔓延,其增长速度甚至超过了非洲,不但被感染者的数量急剧上升,而且世界上发现的所有HIV品种均在我国出现。目前,我国HIV感染者约84万,艾滋病患者约8万[1]。虽然我国目前AIDS的主要传播途径是吸毒者共用针具,但经性传播的比例逐年增长。有资料显示,我国男性同性恋人群中存在危险性行为,安全套使用率非常低。男性同性恋将成为AIDS的重要传播途径之一[2]。但是,目前对男性同性恋与AIDS相关的高危性行为的状态了解甚少。为此,我们对杭州市男性同性恋者进行了面对面的调查,现将结果报道如下。对象与方法一、调查对象在杭州市9个男性同性恋聚会点(酒吧、公园、浴室、公共厕所等)参与活动的男性同性恋者以及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科咨询的男性同性恋者。二、调查方法1.场所确认:调查实施前,经反复调查,确认杭州男性同性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生活》2017年23期
法律与生活

同性恋者婚后与同性同居行为对我国离婚标准的冲击与影响

本文探讨的是同性恋者婚后与同性同居行为对我国离婚标准的冲击与影响,主要分为三部分:首先,介绍了问题的缘起;其次,结合我国现行的离婚标准展开分析;最后,针对这一新情况提出完善的对策。通过这三个方面的内容,拟对同性恋者婚后与同性同居行为引发的问题进行梳理,并就其对我国离婚标准的冲击与影响展开研究。问题的提出在现代中国,传统的婚姻家庭模式是一夫一妻,共同孕育儿女、传宗接代。虽然当今社会日益开放包容,人们更加崇尚自由、追求个性,多元化的婚恋观也都受到尊重和理解,但法律上只承认一夫一妻的婚姻;而对于非婚同居、同性恋等关系未有系统、明确的规定。因而,社会上一些同性恋者可能碍于个人声誉和家族传宗接代的需要,选择与异性结婚。但在婚后却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出现与同性同居、拒绝夫妻性生活等现象,导致婚姻难以为继,由此产生一系列纠纷。而在我国现行的婚姻法中,同性恋者婚后与同性同居并不是离婚的法定理由之一。针对此问题该如何处理,至今还没有统一的标准。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下)》2017年05期
文学教育(下)

人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

如今,当看到同性恋者双双结伴、手牵手自由行走在街上,甚至当街大秀恩爱时,很难想象从前他们的地位。美国对同性恋权益的保障随着时代发展已经愈趋成熟。1.同性恋争取权利的历史美国的同志历史悠远,但直到二十世纪以前,同志都必须隐匿性倾向以躲避法律迫害和社会歧视。美国社会很早就发展出“衣柜”(Closet)6一词,被引申为对个人性倾向的保密。以后“出柜”一词来自于橱柜里的骷髅(Skeleton in the closet),同性恋者被比喻为橱柜里的骷髅,明显表现为歧视。“出”除了“告知他人自己的性取向”以外还有“第一次同性性行为”与“加入同性恋群体”等含义;“柜”则是比喻各种来自社会的压力。同志族群在美国的发展史如同多数国家,从最早被定义为罪恶、违法犯罪和疾病,最终除罪化为自然事实。由于美国各联邦州有独立的法律系统,同性恋合法化的历程较为缓慢。1953年4月,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签署一项行政令,禁止同性恋者在联邦政府部门就职。政客并不是同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7年20期
法制与社会

同性恋者的权利保护问题研究

一、同性恋的基本概述及其成因同性恋是指以同性为对象的性爱倾向与行为,而具有这种性倾向的个体称为同性恋者。虽然同性恋现象古而有之,但同性恋这一概念却是晚近才出现的。据史料考证,“‘同性恋’一词是由匈牙利精神病医师卡罗利·班科特(Karoly Maria Bankert)于1869年创造的,柏林内科医生赫什菲尔德使它在德国流行开来,而性学家蔼理士(Havelock Ellis)将其引入英语世界。”其英文写作为:homosexuality。同性恋者虽然在整个人口中占有很小的部分,但其绝对人数不少,并且呈现日益增长的趋势。根据国内外的权威调查,同性恋者约占总人口的3%-4%之间,具体到中国,同性恋者就有3900万-5200万左右,这还只是一个保守数字。如此庞大的群体,我们必须重视,其合法权利应当得到保护。对于同性恋的成因,学者们并未得出统一的结论,其主要观点可概括为以下三种:第一种观点认为同性恋是由先天决定的,这种先天主要指生理因素,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反歧视评论》2016年00期
反歧视评论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评《掩饰:同性恋者的双重生活及其他》

1998年,日裔美国人吉野贤治得到了耶鲁大学的教职,那个时候他的同性恋身份在单位里已不是秘密,他的一个同事问他愿意成为一个碰巧是同性恋的法学学者(homosexual professional),还是成为一个专门研究同性恋的职业同性恋者(professional homosexual),如果选择前者,他将会有更多的机会得到终身教职。很多年以后,已经功成名就的吉野教授在论文和演讲中都讲到了这一故事,故事讲的次数多了,回溯式的建构本身成为一个事件,让人怀疑是否因为有了这个事件,才有了这本书一《掩饰:同性恋者的双重生活及其他》(Covering??The Hidden Assault On Our Civil Rights)0这本书描述了美国主流社会对待同性恋的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同性恋的矫正,最典型的就是电击疗法,医生在男同性恋想象同性欲望的时候对他进行电击,使他产生“恶心”反应。第二个阶段是同性恋的冒充,最典型的就是美国军队从1...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山大学法律评论》2016年03期
中山大学法律评论

困顿与出路:隐瞒性取向婚姻的法律思考

近年来,同性恋的社会实践表现日益引人注目。从国际领域看,这种实践大多以法律变革为其共性和显著特征。[1]反观中国,同性恋的话题仍然主要是经由影视、新闻而被公众知晓,至于来自法律的回应,则付之阙如。不过,立法层面的醒目动作虽然没有,法律层面的探索却仍然可圈可点。除了社会学学者李银河女士坚持连年于“两会”期间提交“同性婚姻”提案外,2013年1月10日,北京一中院发布《离婚案件中涉同性恋诉求裁处的调研报告》,在这份三千多字的报告中,就“同性恋婚姻是否可以请求撤销或者请求宣告无效”的问题进行了分析,通过比较“无效婚姻”和“可撤销婚姻”的法律适用,“从对性取向正常的配偶一方的权益保护的角度”出发,建议将该类婚姻归入可撤销婚姻。同年1月25日,曹毅、宋安宏、郭健三位律师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书面建议将“婚前隐瞒同性恋身份,婚后不能履行夫妻间权利义务”明确列为婚姻法第32条“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之一。此外,还发生了同性恋者向民政部门申...  (本文共2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