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太平圣惠方·针经》看唐代针灸医学

《太平圣惠方》系北来早期由王怀隐等编撰的一部大型方书。该书的卷99u针经”为针灸内容,书中求具原著者姓名,《读书敏求记》、《四库全书提要》将本经称作《铜人针灸经}}、《亡名氏外经》。《中国医籍考)}认为:“今味其序语,非出于唐以后之人者。””’《太平圣惠方·针经》(以下简称《针经)})中,五脏之经不以俞兼原,而另设列缺、公孙等为原穴。考忖怕秘要》卷39中来人夹注云:“谨按《铜人外经》、《甲乙经》、《九墟经》并无五脏所过为原穴,惟《干金})、《外台秘要})集有之,今列穴名于左:中部(中都)、内关、公孙、列缺、水原(水泉入”[’j与《针经》内容相同;太渊穴为避唐高祖李渊讳,同《干金卯‘改作“大泉”;“上院”、“中院”、“下院”三穴,《千金)}、《外台》[‘约作“上管”、“中管”、“下管”,《针经》亦同此二书。由此看来,《针经})成书应在《外台秘要》之后,而为宋初的《太平圣惠方》所收,当属唐代后期的著作。现存唐代的医书,仅《黄帝内经太...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国外医学(临床放射学分册)》1989年06期
国外医学(临床放射学分册)

细针、超细针经胸抽吸活检术诊断肺部球形病变

作者用细针(直径。.7一1.2mm)和超细针 (直径小于。.7mm)行经胸抽吸活检158例,其中115例为球形病变。115例中恶性病变81例,良性肿瘤10例,非特异性炎症10例,结核10例,其他4例 (右肺叶间包裹积液、肺隔离症、左肺前段心包囊肿、漪留囊肿各i例)。使用长250一Zoomm,直径0.4~1.2mm的穿刺针。由于超细针柔软,刺入病灶困难,多数采用了特制的长45mm、直径Zm扭的短而壁厚的导针。一导针先刺入胸壁软组织,未达壁层胸膜,然后将0.5或0.4血m的超细针经导针刺入病灶。改变导针倾斜角度能改变超细针行进方向。穿刺方法有:1.细针和超细针穿刺,2.如果病灶小不能从肋骨一F缘显现,则用两棵细针或超细针从不同点同时穿刺。此法是一棵超细针沿肋骨上缘刺入,另一棵超细针在其下方间隙刺入,均倾斜到达病灶。病灶位于肺门周围则同时用两裸细针或超细针呈互相垂直方向穿刺;3.用两棵超细针自同一点穿刺病灶不同边缘,病灶硬度不大,刺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中医科学院
中国中医科学院

《杨氏家传针经图像》考

《杨氏家传针经图像》,清抄本,藏于中国中医科学院图书馆古籍室。初得此书,发现此书基本内容为二百多个腧穴的定位、脉气所发、刺灸方法及主治症,记载腧穴体例与唐代《甄权针经》非常相似,与一般单纯从文献到文献的腧穴整理方式不同,应为某医家或某学派临床经验总结或整理。然而,目前对其知之甚少。本文通过对现存不同传本的考察,运用目录学、比较学的方法,通过纵向、横向比较,从“书名、成书年代与作者”、“传本源流”、“基本内容与学术渊源”、“学术价值及对后世影响”、“与传世窦氏针灸著作比较”及“传抄失误举例”六个方面进行研究。由于抄录时原本已残缺,“杨氏家传针经图像”作为书名未必可靠;现存一抄本《玉龙歌》后半部分内容与此书内容相似,惜第一页脱欠,不知原本有无书名。经系统考证发现,原本书名可能为《窦太师针经》、《窦太师秘传》或《窦太师针灸》等,由于资料有限,今不能考证精确书名,本文暂称其为《窦太师针经》,且本书作者与窦太师关系密切。通过对其所载内容的...  (本文共11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明清时期海路针经之神明信仰研究

海路针经是古代航海者的海上导航手册,明清时期的海路针经中出现大量关于神明信仰的记载,其背后蕴含着当时的社会文化及海上环境变化等重要历史信息。本文对五本明清海路针经祝文中的神明进行逐一阐释,并通过对比明清两代不同祝文中神明的变化情况,揭示当时航海技术的进步及海上贸易环境的变化。从清代海路针经的相关记载可以发现,不同海域航线中的神明信仰情况各有不同,体现出神明信仰的区域性特征。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离不开海神信仰这一重要精神支柱。明清时期的海路针经,是历代航海者的经验总结,其中也保留各种神明信仰的历史信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沿海地区神明信仰的情况,弥足珍贵。  (本文共12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医临床研究》2011年05期
中医临床研究

涪翁与《针经》小考

1涪翁考涪翁,西汉年间人,因避动乱隐居四川绵阳的医界先贤。隐姓民间救世挤人,习于涪江垂钓,故传称涪翁。其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擅长针石。著书立说,传授弟子以弘扬医道,深得历代民心的敬仰。涪翁见民有疾者,不分贵贱,乐意为人诊治。涪水一带百姓,赖其治愈者,为数甚众。历代史料多有记载涪翁的生平医师。《直隶绵州志》:“涪翁,以渔钓终老,精医术,亡姓氏,人以涪翁称之,祀乡贤。”又《后汉书?郭玉传》载:“初有老父,不知何出,常渔钓于涪水,因号涪翁。乞食人间,见有疾者,时下针石,辄应时而效。乃著《针经》、《诊脉法》传于世。弟子程高寻求积年,翁乃授之。高亦隐迹不仕。玉少师事高,学方诊之六微之技,阴阳隐侧之术。和帝时,为太医丞,多有效应。”宋代绵州通判杨叔阑为缅怀这位医界先贤,书有一首题为《问涪翁》的诗言:“闻汉有涪翁者,独钓江干,不知氏名,其避世之雄呼?……呜呼涪翁,独钓江上。天高地厚,水阔山空。寒署推迁,万物终穷……。”同年代在他渔钓处山岩雕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海交史研究》2018年02期
海交史研究

异源杂流:海道针经的撰述与流传

单丽一、问题的提出近年来,海道针经成为航海史学者关注的一大热点。粗廓来分,相关研究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单部针经作为探究对象,就针经的作者、成书年代、内容等细致问题进行阐释;另一类为通论性研究,即以目前所发现的或史料记载的针经作为研究群体,对针经的称谓、分类、存世形态及结构模式等问题进行综合梳理。毫无疑问,前贤研究为后续关注奠定了扎实根基,但由于前辈学人研究角度各异,使得有关针经的诸多基本问题众说纷纭。如关于针经的称谓、定义与分类问题,朱鉴秋先生倾向于将此类史料统称为传统航海导航手册,并以原始的更路簿与后经文人加工整理的海道针经为名分门别置;而刘义杰先生则认为,以“海道针经”指代包括《更路簿》《渡海方程》《两种海道针经》等航海指南工具书似更为妥帖,而海道针经的存世形态可依其整理状况分为原始、半原始和汇编成册这三种状态[1]。再如对同一部针经的定位,朱鉴秋先生认为《渡海方程》属原始性质的更路簿,《顺风相送》已经过加工,应属其所定义...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