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宣宗行樂图》卷

子已匕,宗行梁圈》卷,描糟的是明代第五位皇帝宣宗朱《J旦‘瞻基在宫中行梁的情景。捐本,言、色雷,耀36.厘米’横688石厘米“黑作者款印,磨保富晴供奉内廷的不知名墨家所作。全圆共分六段,袖撇而真宵地描糟了射箭、徽鞠、擎毯、投壶等游戳活勤。段舆段之简以宫墙或屏障隔阴,烦似《斡熙载夜宴圈》中以屏夙分段的手法,是古代建璨雷形式的一撞。 第一段描糟的是朱瞻基坐价亭内,颧看射箭。敷人持弓朴亭前,一人正攀箭欲射,前方殷旗三捍,中殷一靶,旗子雨侧各有二人捧壶拾箭。 第二段描箱的是徽鞠的堪面。宣宗照例坐亭内,颧看亭前教人徽蹋焉架。宣宗皇帝非常喜好徽鞠,漆明代隆容(寂圃锥昆》中载:“太篮王敏,本漠府罩爵,善蹋鞠,宣廓爱而阴之。”由此可晃一斑。缴鞠本是古代军中辣兵晋武的方法之一,有着悠久的瞪史。漠%]J向《别绿》中载:“徽鞠者,傅言黄帝所作。或曰起龄载圃之畴。蹋鞠,兵势也,所以辣武士,知有材也,皆因嬉敷而蒸辣之。”俊挫整代不断翌展舆完善而成焉戳梁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新作文(小学中高年级版)》2017年06期
新作文(小学中高年级版)

古人是如何消夏避暑的

瓷枕瓷枕的枕面长度一般不超过20厘米,高楼内部中空,下端有孔穴透风,四周能透气,楼高风大,再加上林木掩加之瓷器表面有一层冰凉的釉面,睡上去映,有不错的避暑效果。唐代“半窗千里月,一枕五更风”。诗人姚合的一首诗写出了身居高龙皮楼赏景消暑的妙趣:“避暑高楼上,平芜望不穷。鸟穿山色去,有一年夏天,唐宣宗召翰林学士韦人歇树阴中。”澳、孙宏进宫,这俩人顶着酷热见到宣宗,行礼后刚一坐下,顿觉凉气逼人。原来是水亭宣宗使人悬挂“龙皮”于亭中,可保持亭炎夏烈日当空灼。在“火轮内凉爽,龙皮的透气性还能使室内空气清杲杲(gǎo gǎo)悬中天,下铄爽。而这“龙皮”,就是蟒蛇皮。大地生青烟”的环境中,临水亭汤药榭,荷花池畔,那该是怎样的一种惬意呢?中药消暑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资料》2010年00期
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资料

唐宣宗诗歌辑考——兼论宣宗遁迹为僧说的产生及其衍变过程

不少唐人笔记小说和佛教典籍都有宣宗即位前为躲避武宗迫害而遁迹江南为僧的记载,但是两《唐书》及《资治通鉴》等文献却不载其事,历来对宣宗出家之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近些年来又陆续发表一些关于宣宗游方为僧的争鸣文章,其中支持者多以宣宗游方时所作诗歌为证。如果宣宗实有出家之事,那么这些标明为宣宗游方时所作的诗歌是我们探寻宣宗登基前踪迹的主要线索。本文拟通过对现存标明宣宗所作诗歌进行全面的考察,试图从中找到破解宣宗遁迹之谜的突破口。今题为宣宗诗者共9首,其中《全唐诗》卷4收录5首:《百丈山》、《吊白居易》、《幸华严寺》、《重阳锡宴群臣》、《题泾县水西寺》。陈尚君《全唐诗补编》又补收3首②:《南安夕阳真寂寺题诗》(《全唐诗补逸》卷1)、《四面寺瀑布》(《全唐诗续补遗》卷7)、《浮云宫》(《全唐诗续拾》卷29),其中《四面寺瀑布》诗《全唐文》作联句收录,实补2首。宋代陈善卿《祖庭事苑》卷2、释本觉《释氏通鉴》卷11亦载有宣宗悼齐安御诗1首。此...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历史研究》1988年02期
历史研究

“高煦之叛”辨

史载明代有四次宗藩叛乱,即建文时燕王朱棣的靖难之役,宣宗时汉王高煦,武宗时安化王真播和宁王衰壕之叛。其中宣德元年之高煦叛乱,是宣宗皇帝御驾亲征平息。对此,正史、野史不乏记载,五百多年来,人们对高煦、乱确信不疑。但如果我们认真分析史籍、辨证史实,则会发现,明代并无高煦叛乱之事实。其证有六: 一,明代宗室“分封而不锡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①。其地其民,均统辖于朝廷之地方官署。因此,宗藩反叛,必先叛乱于地方,戮朝廷之军兵,杀地方之官吏。燕王举兵,谋杀北平左布政使张最、都指挥使谢贵等。安化王真播叛乱于宁夏,杀总兵官姜汉和太监李增、邓广,杀巡抚都御史安惟学、都指挥杨忠及大理少卿周束等于公署,并焚官府,释囚系。宁王哀壕叛乱于江西,杀巡抚都御史孙遂及副使许遴,并执朝廷之官吏多人下狱。而所谓高煦之叛,不仅未杀地方官吏一人,未戮朝廷一兵一卒,且未举一兵,岂能称叛? 二,藩王叛乱,或攻城掠地,或攻要塞,或取京师。靖难之役,燕王朱棣拔居庸关...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
上海师范大学

唐代宣宗朝政局研究

唐宣宗是晚唐时期的皇帝,唐宪宗的第十三子。唐宣宗的即位取代了宪宗朝太子、第三皇子穆宗以及随后三帝所延续三十年之久的帝统,即作为唐武宗的皇叔继承大统,这种即位方式的特殊性决定了其登基之后从证明其正统地位着手的必要性,因此,本文从唐宣宗登基之初的政治格局分析由这种即位方式引发的一系列变化以及对唐宣宗未来十几年执政生涯的意义所在。文章以时间为界点分为三个部分,并就每一时期较为突出的政治变革为着力点,以小见大,分析存在于各个时期重要事件的原因、影响以及呈现的政局特点。大中元年(847)到大中二年(848)为第一部分,这一部分为唐宣宗初登帝位时期,由唐宣宗即位的特殊性决定了其正统地位确立的必要性。唐宣宗是唐宪宗的皇子,其正统地位的确立需要借助唐宪宗的名号进行,因此,宣宗从祭祀活动到政治决策方面均同唐宪宗保持一致,并以此作为稳固地位的手段,使之能够在登基初期得到支持。另外,这一时期的主要变化是以唐宣宗为政治核心的君相特殊关系形成,这一事件的...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2007年04期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唐代宣宗朝财政问题初探

会昌六年(846)武宗崩,宣宗以皇叔身份即位。在宣宗统治前期,唐朝仍能维持天下粗安的局面。但是大中中后期,东南地区军乱屡起,宣宗崩后不久浙东即爆发裘甫起义,揭开唐末农民大起义的序幕。东南八道是唐代维系统治的财赋之地,大中末却成为变乱的首起之地,唐代政局由治转乱与朝廷财政之间显然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目前学界对大中时期的财政形势分歧很大,吕思勉、王仲荦二位先生以漕运、税收等情况为依据,认为在宣宗大中时期唐王朝的财政有了明显的好转,岑仲勉先生则比对大历、建中年间财赋情况,认为宣宗时“辖土比大历、建中增多而收入反少”,对大中财政持基本否定意见①。如何客观评价大中时期的财政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拟在前人已有成果的基础上对这一问题作进一步的探讨。一、大中时期国家正赋的衰竭关于宣宗大中年间国库财赋的收支情况,《通鉴》、《新唐书》等史籍文献中有较为详细的记载。《通鉴》卷249宣宗大中七年(853)十二月条载:度支奏:“自河、湟平,每岁天下所纳...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