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福楼拜的文化人格与小说的现代文化意蕴

福楼拜,一个独身主义者,一个冷漠的悲观主义者。他憎恨人间的丑恶,逃避尘世的喧闹,悄然隐居乡间,藏身于艺术的象牙之塔中,寻寻觅觅,度过了孤独而寂寞的一生。面对那充满缺陷的世界与人生,他不惊惶,不恐惧,不哀天号地,也不指望拯救,似乎上帝并不存在,似乎一切原本就如此。他的小说在对生活作现实主义的无情解剖与批判时,并不描绘令人振奋的理想的光环,主人公几乎都是难以自救的失败者。福楼拜自己说:“我的性格本身就有缺陷,寻找的还永久是缺陷。”[‘]在他那里,往昔的理想主义已失去曾有的辉煌,只剩下一堆没有充分燃烧的灰烬。于是,常常有人责备:福楼拜小说的悲观主义、虚无主义色彩太浓重了c确实,他悲观,他冷漠。不过,他也执著──一种从冷漠中透出的执著。他厌恶甚至逃避丑恶的现实,然而,他又无声地驮负起来自生活与心灵的痛苦与焦灼,默默地进行着“由美而抵于真理的不断的寻求”;“他用人生给自己编织了一件苦农,时时擦破他的皮肤”口,去完成他艰难的跋涉。福楼拜的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重庆广播电视大学学报》1999年01期
重庆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冷静精致的艺术大师——福楼拜

福楼拜是法国19世纪中后期的现实主义文学 中激情毕露而缺乏公允的冷静。福楼拜也惋惜同时大师。1821年12月生于鲁昂。其父是医学教授兼 代的雨果把才气耗费在人道主义上。他指出,艺术外科主任。福楼拜在中学时代即开始写作,他深受 是展览,不是教诲,好和歹全要描述,这样的描述不悲观主义世界观影响。1841年,他就读于巴黎法学 仅是科学的,而且是公正的。‘’公正组成一切道德”,院,22岁时,因怀疑患癫痢疾而辍学。非常幸运的“慈悲、人道主义、情感、理想已经骗够了我们”。他是,他从父亲那儿继承了一笔丰厚的遗产,可供他专 强调,正确的表现本身就有一种公正的力菌。福楼心致志从事写作。他陪母亲远避闹市,隐居故乡,终 拜取法于科学的冷静观察和科学研究的精细准确操身不娶。这使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在文学上字勘 作。他追求文学的科学性。正因为如此,有人也把句酌,精益求精。1843——1845年,他开始创作长篇 他划人自然主义的文学圈内。小说(情感教育)(...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铜仁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年04期
铜仁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爱玛的悲剧命运溯源——试析福楼拜的长篇小说《包法利夫人》

长篇小说《包法利夫人》是古斯塔夫·福楼拜(1821—1880年)的代表作,亦是享誉世界的文学经典。福楼拜是法国现实主义文学大师,是法国19世纪小说史上三位巨人之一。他出生于法国西北部鲁昂城一个医生世家,曾在巴黎攻读法律,后因病辍学,专心于文学创作。他依靠丰厚的遗产生活,终生未婚。福楼拜的出身对他的写作有着巨大的影响,其创作风格明显带有医生的细致入微的观察与剖析的痕迹,并且具有浓厚的写实色彩。《包法利夫人》以简洁、写实而又极其细腻的文笔,通过对一位年轻貌美的小资产阶级女性爱玛的情感生活和悲剧命运的描绘,呈现给我们一幅异常真实生动的19世纪中期法国的社会风情画卷。这部伟大的作品开创了文学史上的一个新纪元,它不仅改变了法国的小说,同时也改变了世界的小说。有的评论家甚至认为《包法利夫人》结束了浪漫主义在文学作品中占主导地位的局面,是一部艺术上极其完美、精致的法语典范作品,有人将它视为学习写作者的最好教科书。这样的评价毫不夸张。《包法利夫...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巴音郭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年03期
巴音郭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爱玛的悲剧命运溯源——试析福楼拜的长篇小说《包法利夫人》

长篇小说《包法利夫人》是古斯塔夫·福楼拜(1821—1880年)的代表作,亦是享誉世界的文学经典。福楼拜是法国现实主义文学大师,是法国19世纪小说史上三位巨人之一。他出生于法国西北部鲁昂城一个医生世家,曾在巴黎攻读法律,后因病辍学,专心于文学创作。他依靠丰厚的遗产生活,终生未婚。福楼拜的出身对他的写作有着巨大的影响,其创作风格明显带有医生的细致入微的观察与剖析的痕迹,并且具有浓厚的写实色彩。《包法利夫人》以简洁、写实而又极其细腻的文笔,通过对一位年轻貌美的小资产阶级女性爱玛的情感生活和悲剧命运的描绘,呈现给我们一幅异常真实生动的19世纪中期法国的社会风情画卷。这部伟大的作品开创了文学史上的一个新纪元,它不仅改变了法国的小说,同时也改变了世界的小说。有的评论家甚至认为《包法利夫人》结束了浪漫主义在文学作品中占主导地位的局面,是一部艺术上极其完美、精致的法语典范作品,有人将它视为学习写作者的最好教科书。这样的评价毫不夸张。《包法利夫...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上海文化》2017年01期
上海文化

谁要“叫魂”? 《叫魂》及其象征

插曲布尔迪厄曾经从社会学角度分析福楼拜的《情感教育》,他认为“,形式主义”和“无目的写作”的现代主义作家福楼拜是最大的现实主义者,《情感形式》里面包含着社会经历和被压抑的社会形式,因此,他得出结论,其实福楼拜是一个社会学家。然后,他又说,其实,普鲁斯特也是,巴尔扎克毫无疑问肯定是,再往前推,连苏格拉底也是社会学的祖师爷,因为他最先走上街头进行问卷调查!布氏这一研究方式和结论在当时的法国思想界和文学界引起很大争论。当然,布氏不改其尖刻嘲讽的风格,四处论战。但是,在和另一位历史学家对话中,他委屈而又充满愤怒地发出疑问:为什么大家对他用社会学语言分析福楼拜如此“愤慨”(1)?布迪厄尔这样的发问可谓是得了便宜学、历史学,还是文学,都是在用“影子”讲再卖乖。试想,你把哲学、文学划为社会述“影子”,因为语言即影子。从这一意义学,又炮轰历史学“是在过去时间里游荡”,上,文学里面一定包含社会学和历史学的你以社会学的科学性——社会结构、场域、内容...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7年08期
青年文学家

理想主义的悲剧——浅析福楼拜和他的《包法利夫人》

一、爱玛·包法利:为爱而生拜伦曾说过,男人的爱情是男人生命的一部分,女人的爱情是女人生命整个的存在。爱玛悲剧的根源就是她所追求的理想的爱情。她将自己全部生命的力量和热忱都奉献给了爱情,被人爱和去爱人成了她生命的全部意义,因此当爱情幻灭之际,她也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修道院的生活为爱玛打下了理想主义的根基。爱玛回忆修道院的生活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她爱大海,只是为了海上的波涛汹涌;她爱草地,只是因为青草点缀了断壁残垣。她要求事物投她所好;凡是不能立刻满足她心灵需要的,她都认为没有用处;她多愁善感,而不倾心艺术,她寻求的是主观的情,而不是客观的景。”修道院的教育和爱玛的阅读经历造就了爱玛富于想象的人格特点,她过分追求个人主观感受,以至与形成不切实际的爱情观,认为婚姻就该是她所想的那样激情澎湃,而她的情人也该幽默风趣,不离不弃。理想主义是爱玛一切悲剧的源泉,也成了禁锢她一生的镣铐。爱玛的想象源于对生活的不满,她以为想象带给她的是对美好生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