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日本耶稣会史中教会本地化问题的矛盾与斗争

在16世纪至18世纪天主教东传的历史情境中,如何对待教会本地化的发展趋势是耶稣会士无法回避的重要问题。在早于中国的日本耶稣会史中,因此而展开的矛盾与冲突尤为激烈而复杂。不言而喻,分析这些矛盾与冲突的产生与本质,不仅会涉及到文化交流中深层次的问题,并且会促使我们思考文化交流中的更具一般意义的规律与本质问题。 一/‘擅长说教的日本人” 众所周知,沙勿略(P.F。isco Xavier)是日本耶稣会的缔造者与开创者,而在他留下的精神遗产中,最为宝贵的便是他对于日本民族和日本文化的基本认识,以及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传教策略。 沙勿略对于日本的最初认识来自于第一个日本基督教徒池瑞弥次郎。他在马六甲邂逅这位因杀人罪而避祸海外的鹿儿岛武土,将他带到印度,送人耶稣会设在果阿的神学院。后者很快受洗人教,取教名保罗。或许是因为弥次郎改宗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理性思考与他在印度和摩洛加土著居民间的传教体验大相径庭,沙勿略对此印象深刻井一再提及此事。他在致果阿...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史林》2001年02期
史林

范礼安与早期耶稣会远东(中国与日本)传教

一 范礼安(Alexandex Valignano),1538年12月20日出生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王国的Chieti城一名门望族。1557年在帕度洼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回故乡以后又去了罗马。后来成为Altemps枢机主教的随员。①1556-1664年,他受一件案子的牵连,曾被拘于威尼斯监狱。他曾向民事当局上诉冤情,希得平反。② 1566年 5月 29日,在罗马加入耶稣会,并被安排入圣安德烈耶稣会初学院。经过两年的学习,完成神学学业,即在初学院任教。1571年3月25日在拉特兰教堂晋铎,后在罗马继续攻读神学,并被派到利玛窦的故乡马切拉塔任学院院长。由于他出色的才干,1573年 9月,总会长迈居利安神甫( P. EverardMercurian)让他发四大显愿,并选他出任耶稣会远东巡视员,视察东方教务,指定并规划传教策略。③范礼安于1574年偕同伴38人自里斯本起程前往印度。9月6日抵果阿。1575-1577年,他在恒河附近及以外地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史林》2001年02期
《天风》2016年12期
天风

范礼安的本土化策略(二)

从1574年9月6日抵达果牙衣服,按葡萄牙习惯生活。总之,阿,到1606年1月20日在澳门成为天主教徒的同时,须努力变成去世,范礼安从未踏上中国内地,葡萄牙人,接受葡萄牙政府的管辖。相传他曾面对中国内地发出过这“即使中国人,一成为教友,就脱样的感慨:“岩石!岩石!汝何掉中国的衣服,改穿欧洲的衣服,时得开?”(曾德昭,《大中国其余非教友的中国人,才属于广州志》,213页) 政府所派的官员管辖。”(《利玛 身为专员,范礼安的任务不窦中国传教史》上册,台湾光启出在于直接传教,而在于协调各方版社,119页)范礼安对此忧心忡关系,制定传教策略。比如在日忡,力图寻找更合适的办法。于是本,他就协调了欧洲修士与日本他深入澳门,走访那些曾进入中国本土修士间的关系,要求欧洲修的传教士,多方了解先驱沙勿略,士学习日本语和日本文化。至于找来沙勿略留下的关于中国的文字到巾sm,他也麵本土化策簡,认額读,神醜地理、冑,或称文化适应策略。 历史和文化有了初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16年12期
《基督教文化学刊》2016年01期
基督教文化学刊

耶稣会文化适应策略源头之考察——论沙勿略时期“同宿”身份的形成

导言著名的西班牙耶稣会传教士沙勿略(St.Francis Xavier)传教期间利用与培养传教当地人作助手的现象,在16世纪末被范礼安(AlessandroValignano)作为制度固定下来。范礼安将传教地助手具体细分化为三个级别,即“同宿”、“看坊”、“小者”①。耶穌会中的“同宿”是日语佛教用语“同宿者”或“同泊者”的转用。②同宿的工作内容主要是为欧洲传教士提供口头翻译、向非天主教徒布道、为天主教信徒提供教义教育、为来客传话并负责接待、代笔文书、协助葬礼、弥撒以及圣餐仪式、在日常生活中照顾传教士等诸多方面的工作。③日本学者岸野久按照同宿工作内容产生的先后顺序将同宿分为以下三类:说教者同宿(向非天主教徒布道、对信徒进行教理教义的说明等)、服务型同宿(担当传教士的日常杂物工作)、神学院同宿(即神学生),其中说教者同宿是最早、也是最初的同宿?,而说教者同宿早在沙勿略传教时期即已出现了雏形。沙勿略时期“同宿”身份的形成是沙勿略在传教...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

《天风》2016年11期
天风

范礼安的本土化策略(一)

明清之际,天主教耶稣会在中国传教的成功,往往因利玛窦(MatteoRicci)的突出贡献,使我们忽略了其他人的作用。在所有被忽略的人中,有一位最不该被忽略,他就是耶稣会远东教务视察专员范礼安(AlexanderValignan)。1538年12月20日,范礼安出生于意大利那不勒斯,1566年5月29日加入耶稣会,1573年9月,奉耶稣会总会前二十多年,耶稣会士西班牙人沙勿略(Francisco Xavier)就认识到了中国的重要。沙勿略于1542年到达果阿,开始在远东传教,曾试图进入中国未果。他在回复罗马的信中称赞中国说:“中国在日本的对面,拥有多数杰出的人材与高深的学士,他们极重视学术;并且以为研究学术,是-件顶光荣不过的事情。在那里有大学问的人都有重要的位置,都是有权柄的,同依赖中錢居難神甫(P.Everard H学术文化賴關日本,完全Mercurian)的派遣,出任本会远东教务视察专员兼副主教。次年3月21日,他与另外38...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16年11期
《基督宗教研究》2011年00期
基督宗教研究

范礼安与中国——兼论中国教区与耶稣会澳门住院及圣保禄神学院的关系

在此前大多数讨论中,耶稣会远东教区视察员范礼安(Valignano,Alessandro)在中国教会史中的地位与作用常常被人忽略,但如果我们打开视野,就不难发现这位远东教会的最高上长对于中国教会的众多特殊贡献。除了指派罗明坚(P.MichelRuggiere)与利玛窦(Matthoeus Ricci)来澳门学习中国语言之外,范礼安还通过耶稣会澳门住院与圣保禄学院,对利玛窦等人的传教步骤与方式进行具体指导与严密掌控。从这一意义上说,如果忽略对这位“中国教区之父”的考察,中国教会史上的许多重大问题将无法得到充分而合理的解释。众所周知,在沙勿略(Francisco Xavisr)冒险失败后的三十余年间,明朝政府严禁外国人人居的政策几乎熄灭了大多数耶稣会士传教中国的激情,然而,首次抵达东方的耶稣会视察员范礼安神父,却在1580年完成的葡属东印度管区报告《东印度巡察记》中,以一个专章的篇幅,向总会长报告了耶稣会澳门住院的情况以及他为传教中...  (本文共2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