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球化视野下中国及东亚现当代文学的文化选择

一、全球化语境下中国现当代文学的历史境遇及其文化策略全球化是2 0世纪90年代出现的一个新话题,但也应该看到,当前我们围绕全球化所探讨的许多文化命题并非始于当下。可以说,这种在东西文化碰撞背景下如何进行自身文学现代性的思考,一直伴随着中国现当代文学发生和发展的全过程。1 9世纪末西学思潮进入中国,也正是中国传统文学和文化走向衰微之时。这是一次力量甚为悬殊的碰撞,它造成了中国固有文化体系的全面解体。也正是从那时起,中国现当代作家开始采取种种应对策略,着手进行中国新文学和新文化的建设。中国文化是东方文化的重要组成———准确地说,是东方三大文化圈之一的“东亚文化圈”的中心所在(另外两大文化圈分别是以印度文化为中心的“南亚文化圈”和以阿拉伯文化为中心的“西亚北非文化圈”) ,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东亚各国在文化遭遇上与中国有着大致相仿的经历,深入探讨中国现当代文学现代性的历史境遇和发展道路,对我们进一步研究全球化进程中东方文化的出路以及...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文学自由谈》2004年03期
文学自由谈

当代文学与当代文学教育

中国当代文学于1978年前后发生重大艺术变革,在整个新时期由复兴而繁荣,获得了巨大的发展,堪称近二十几年中国文化中最富有创造性、最多实际成果的门类。虽然在1980年代的后期,当代文学就开始失去轰动效应,但是文学创造的速度并没有减缓,各类文体尤其是小说和散文的创作质量在作家辈出、文学实验广泛进行的基础上也得到提高,名篇杰作层出不穷。然而,由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带来的这一文学盛况,在近二十几年来的中学语文教学中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反映。中学语文教育好像有意筑起了一道高墙,将一个繁荣的文学时代和它的炫目的创造成果拒之墙外(有中学语文课本为证)。与文学以及其他一些文化部门从1978年就大为开放相比,中学语文教育自外于历史新时期,坚持封闭,明显落后于改革开放的时代思想潮流。其做法令人大惑不解,如果究之以精神后果,中学语文教育无视同时代进步文化对受教育者“精神成长”的巨大而积极的影响,一意拒绝富有活力的当代文学进入青少年的精神世界,它在国民性格...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2004年05期
文艺研究

当代文学价值与批评的双重视角

当代文学的价值评价问题早在当代文学诞生的那天起就已开始了 ,它贯穿于 2 0世纪下半叶的全过程 ,并且因与我们的生存环境处于同构状态 ,所以这种评价往往带有较强的政治性、主观性和不确定性 ,缺乏应有的沉潜超越的品格。新中国建立不久 ,当周扬等人将这种新型的文学正式定性为“社会主义文学”的时候 ,当代文学的价值事实上也就被赋予了强烈的政治意识形态色彩 ,变成了高于现代文学、古代文学价值的等级概念。而新时期后期 ,伴随着“2 0世纪中国文学”、“重写文学史”口号的提出 ,一切似乎倒了个儿 ,当代文学固有的价值陡然下跌 ,以至于有人认为这个学科领域“没有一位值得专门研究的作家和一部值得专门研究的作品” ,如果说“现代文学有高山 ,当代文学却只有小有起伏的丘陵与广阔的平原”(曹文轩 )。然而近几年来 ,在新意识形态和文化批评的影响下 ,当代文学尤其是建国后十七年文学 (包括现代文学范畴的左翼文学、工农兵文学 )的价值评估又出现了明显的升...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2004年05期
文艺研究

从参与社会角度看当代文学的价值

“当代文学”这一概念已经从本质上不断受到质疑 ,因为作为一个时间范畴的“当代”总在不断变化 ,总有最新的东西把原来所谓的当代推向后面 ;作为一个价值范畴的“当代”又歧义纷呈 ,难见一份完整的答案。但我们仍不妨用约定俗成的眼光来看待它 ,也就是说 ,我们仍然不妨把它理解为新中国建立以后直到现在的文学。正面描述这一阶段文学的价值的确不容易 ,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不少人认为 ,评价这一时期文学应当避免社会学视角而应该回到审美视角 ,对这种观点应该认真分析。且不说任何文学在产生之初都经历了“当代”阶段 ,都不可避免地要和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发生共鸣 ;就理论层面来看 ,真有置身于各种时代思潮之外的所谓的审美独立性吗 ?我认为 ,将其审美功能视为文学的重要特征无可厚非 ,但若以此主张文学同介入时代的功能彻底割裂开来 ,则不过是人们面壁虚造的幻像。那些西方文学史上的现实主义、积极浪漫主义作家以文学表现人生为己任 ,从不回避介入当代社会生活 ...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2004年05期
文艺研究

当代文学的“主义”更替与现实窘境

如果从文学的“主义”更替这一视角来看 ,当代文学的五十年在多数时间内没能找到与“现实”之间的恰当关系 ,也没能在表现生活上达到应有的深度和广度。“文革”时期的文学按照被极左的意识形态定于一尊的“现实主义”表现生活 ,结果由于这种“现实主义”对生活的严重扭曲和歪曲 ,使新中国以来的文学遭遇了重大损害。 2 0世纪 80年代后期特别是到了 90年代 ,文学创作理念一改当年被极左的意识形态自上而下的严格规范 ,而较多地由文学市场进行“操作”。不过 ,市场运作出来的“主义繁荣”给文学带来的并不都是福音。换言之 ,尽管文坛上的“主义”或以某一时尚理念标榜的“泛主义”在市场运作下呈现风起云涌之势 ,但其来也如蜻蜓点水 ,其去也似过眼云烟 ,同样未能在表现生活的深度和广度上取得大的突破。当文学成了意识形态的附庸 ,而不再对良知和生活本身负责 ,文学的真正价值就有被抽空的危险。《青春之歌》的一再改写 ,不是因为小说记叙的生活场面不够真实 ,而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学评论》2004年06期
文学评论

寻找“当代文学”

当代文学千头万绪 ,处于无边无际的发展之中 ,正如中国当代历史在左冲右突中曲折地前行。历史只有通过文本化 ,才能被我们接触到和理解。因此 ,我们通常所说的“历史” ,已然是一个传说化了的故事 ,是充满了情感色彩的记忆。关于中国当代历史 ,突现在人们记忆中的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政治压抑 ,普遍的饥饿和死亡 ,以及对知识分子的大规模迫害 ,尤其是“文化大革命” ,已经被描述为“荒唐的岁月”和“历史的浩劫”。于是 ,在直线进步的现代历史图景上 ,成为了不堪回首的空白 ,正如谌容用文学的想象力所表达的———“减去十岁”。对于当代中国历史的所有这些记忆都是真实的。然而 ,谁能够讲述历史 ,什么样的历史能够被讲述 ,却是一个问题。一 “重写文学史”与“当代文学”的危机  人们普遍感觉到了“当代文学”的合法性危机。曹文轩发现 ,“当代文学”这一概念 ,“在近年来 ,是一个不断受到质疑的概念”。他说 ,在有些人看来 ,“当代文学”是一个“无效的概念...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