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谈“直接适用的法”的性质与意义

一、“直接适用的法”的历史渊源传统的国际私法规范主要表现为任意性规范,以意思自治为主要原则,但是随着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日渐加强,以及国际私法调整对象的不断扩大,一些强制性的必须适用的规范也逐渐渗透到国际私法当中,最为明显的体现是一种新的规范的产生,学界称之为“直接适用的法”。它最早源于法国的司法审判实践,是一种有别于传统冲突规范的新的法律适用方法。法国学者福勒·弗兰西斯卡基斯(Phocion Francescakis)于1958年发表了《反致理论与国际私法中的体系冲突》一文,第一次提出了“直接适用的法”这一概念。〔1〕但这并不是最早的渊源,早在萨维尼的“法律关系本座”学说中,就已经体现出了相似的思想。萨维尼认为:法律的适用,应依据涉外民事关系本身的性质,适用“本座”所在地的法律,不去讨论法律本身域内域外效力,而主张平等的适用内外国法,〔2〕但是在某些情况下,有些严格的法律规则,不管法律关系的“本座”是否在法院地国家,法院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时代法学》2017年04期
时代法学

中国法院适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路径考究——以中国裁判文书网2007—2017年的裁判文书为分析样本

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1980年《公约》目前已有85个缔约国,美国、日本、法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等与中国贸易往来密切的国家都相继成为《公约》的缔约国[1]。中国是《公约》的原始缔约国,于1986年11月11日批准加入《公约》,自此,该统一实体法成为中国法院审理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的重要法律依据。然而,中国法院的审判实践仍然存在诸多问题,学术界常论常新。本文以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2007—2017年的案由为“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的734份裁判文书[2]为样本,管窥中国法院的审判实践现状及主要问题,以期探寻中国法院适用《公约》乃至国际民商事条约的正确路径。一、中国法院适用《公约》路径存在的主要问题随着中国的商主体日渐频繁地参与国际货物贸易,在中国法院审理的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件急剧增多,近两年来呈井喷式增长。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数据显示,自2007年元月至2017年5月在中国法院审理的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共734件[3...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理论界》2009年03期
理论界

论“直接适用的法”

1958年,希腊裔法国籍国际私法学者福勋.弗兰西斯卡基斯(Phocion Francescakis)在巴黎发表的《反致理论与国际私法中的体系冲突》一文中正式提出了“直接适用的法”理论。法律直接适用理论作为一个独立的学说流派,也是在此之后才逐渐形成其思想理论体系的。该理论对传统国际私法,尤其是冲突规范起到了极大的冲击作用,在欧洲国际私法学说中成为较为激进的一个学说流派。一、直接适用法的理论基础诚然,有关直接适用规则的承认,在学术理论和司法实践,尤其是司法实践中都还是20世纪的事。但事实上,如果追根溯源,这种法律的适用,早在国际私法产生之时,就已在法则区别说的考虑之中,甚至整个法则区别说就是从法律的性质来区分其是否必须在域内直接适用的。例如物法必须在而且只能在法律制定者领域内适用,人法中那些只要不是不利于当事人的规定也应在域外适用的观点,就是为了突破“皇帝只是为了他的臣民而颁布法律的,臣民必须受本国习惯法的拘束”的传统。这种直接适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3期
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直接适用的法”——以立法与司法实践为视角

我国学者认为,“直接适用的法”不是笼统的法律制度,而是一种立法模式。它是一项项具体的“法”,是由具体的法律规范组成的法律文件。这种特定的法律规范构成的法律文件对其自身的适用范围都作了明确的规定。准确地说,直接适用的法都是由自我定位的空间适用范围规范和实体性的规范两类法律规范构成的[1]。笔者认为,此种学术观点对于加强我国对于直接适用法的立法与实践不无裨益。一、“直接适用的法”概念论希腊裔法国籍国际私法学者福勋·弗兰西斯卡基斯(Phocion Francescakis),1958年在巴黎发表的《反致理论与国际私法中的体系冲突》一文中,首次提出了“直接适用的法”理论。他认为,为了使法律在涉外经济和民事交往中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利益,国家制定了一系列具有强制力的法律规范,以调整某些特殊的涉外法律关系。这些具有强制力的法律规范,可以绕开传统冲突规范的援引,直接被适用于涉外民事关系。这种法律规范,就是“直接适用的法”。继弗兰西斯卡基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9年22期
法制与社会

浅论直接适用法的若干问题

一、直接适用法的产生,背景及其渊源(一)直接适用法的产生直接适用法的理论和实践产生和发展于欧洲大陆的新的单边主义方法。直接适用法通常有这样几种称谓,如“警察法”,“优先适用规则”,“强行法”或者“强制规则”。这些称谓本质都是对直接适用法的认知和概括。笔者为了表述方便,以直接适用法为本文的称谓,避免名称上的误导。直接适用法是就这类规则和一般的冲突规则的关系而言的,表明直接适用法能够排除一般冲突规则而“直接”或“优先”得以适用。对于直接适用规则的定义表述有很多,巴迪福和拉加德认为警察法的概念和范围不确定,在某些问题上,所涉及的社会利益极为重要,法院地法只能根据其自己的规则使用这些问题。奥迪特认为,某些法律规范对其在跨国事项中的适用作了明显的规定,这些是“空间受调节”或“立法定位的”规范,它们的适用并非是原因冲突规范的结果。瑞士学者冯奥弗贝克认为“直接适用法”是指那些试图适用于某些法律问题并且优先于依照冲突快反的正常运作而本应得以适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5期
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略论“直接适用的法”——以立法与司法实践为视角

有学者认为,“直接适用的法”不是笼统的法律制度,而是一种立法模式。它是一项项具体的“法”,是由具体的法律规范组成的法律文件。这种特定的法律规范构成的法律文件对其自身的适用范围都作了明确的规定。准确地说,“直接适用的法”都是由自我定位的空间适用范围规范和实体性的规范两类法律规范构成的[1]。笔者认为,此种学术观点对于加强我国对于直接适用法的立法与实践不无裨益。一、“直接适用的法”概念论希腊裔法国籍国际私法学者福勋·弗兰西斯卡基斯(Phocion Francescakis)于1958年在巴黎发表的《反致理论与国际私法中的体系冲突》一文中首次提出了“直接适用的法”理论。弗兰西斯卡基斯认为:为了使法律在涉外经济和民事交往中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利益,国家制定了一系列具有强制力的法律规范,以调整某些特殊的涉外法律关系。这些具有强制力的法律规范,可以绕开传统冲突规范的援引,直接被适用于涉外民事关系。这种法律规范,就是“直接适用的法”。继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