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谈“直接适用的法”的性质与意义

一、“直接适用的法”的历史渊源传统的国际私法规范主要表现为任意性规范,以意思自治为主要原则,但是随着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日渐加强,以及国际私法调整对象的不断扩大,一些强制性的必须适用的规范也逐渐渗透到国际私法当中,最为明显的体现是一种新的规范的产生,学界称之为“直接适用的法”。它最早源于法国的司法审判实践,是一种有别于传统冲突规范的新的法律适用方法。法国学者福勒·弗兰西斯卡基斯(Phocion Francescakis)于1958年发表了《反致理论与国际私法中的体系冲突》一文,第一次提出了“直接适用的法”这一概念。〔1〕但这并不是最早的渊源,早在萨维尼的“法律关系本座”学说中,就已经体现出了相似的思想。萨维尼认为:法律的适用,应依据涉外民事关系本身的性质,适用“本座”所在地的法律,不去讨论法律本身域内域外效力,而主张平等的适用内外国法,〔2〕但是在某些情况下,有些严格的法律规则,不管法律关系的“本座”是否在法院地国家,法院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06年04期
云南财经大学学报

“直接适用的法”之理论分析

“直接适用的法”,也叫“必须适用的法”,是指在调整涉外民商事关系时,为了实现本国的公共政策和社会利益,无须通过法院地冲突规范的援引而必须强制适用于该涉外民商事关系的内国法律规范。“直接适用的法”是在欧洲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理论,它是类似政策定向方法的一种学说,反映着一种政策定向和某种程度结果选择的处理方法。一、“直接适用的法”理论的提出“直接适用的法”的理论最早可以追溯到德国国际私法大师萨维尼的“法律关系本座说”。萨维尼主张在平等看待内外国法律的基础上,通过涉外民商事法律关系的“本座”来确定应当适用的法律。这样,某些涉外民商事关系就会由外国法律进行调整,但是,萨维尼揭示了一种“本座”决定法律适用的例外情况:在特殊的情况下,某些特定的民商事关系只能接受内国法律规范的支配,它们具有强制的、绝对的法律效力,因为这些内国法律规范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而制订的,因此,不管法律关系的“本座”是否在法院地国,法院都要适用这些强制性的法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4期
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直接适用的法”性质探析

由于二战后现代国家加强了对本属私法范畴的经济生活领域的控制和干预,及对经济社会根本利益的保护,越来越多地出现国家以强行法、特别法、禁止性规范或其他方式规定特定的社会关系必须直接适用本国法的倾向,排斥外国法的适用。这就是所谓“国家干预主义”的倾向。在这种社会背景下,法国的国际私法学者弗朗塞斯卡基斯(Phocion Francescakis)在系统研究以往法国的判例基础上,在1958年发表了《反致理论和国际私法中的体系冲突》,首次提出了“直接适用的法”(loi d’application imm′ediate)概念。一、“直接适用的法”产生和内涵弗朗塞斯卡基斯认为,国家所制定的一些具有强制力的民商事法律规范在调整涉外民商事关系时,不经传统的冲突规范的指引,而直接予以适用,这类法律规范即所谓的“直接适用的法”。对于这类法律,应该说,在国际私法的历史上早已引起学者的注意。我国学者中以韩德培教授的观点较为全面,他认为,有些法律规则适用于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时代法学》2017年04期
时代法学

中国法院适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的路径考究——以中国裁判文书网2007—2017年的裁判文书为分析样本

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1980年《公约》目前已有85个缔约国,美国、日本、法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等与中国贸易往来密切的国家都相继成为《公约》的缔约国[1]。中国是《公约》的原始缔约国,于1986年11月11日批准加入《公约》,自此,该统一实体法成为中国法院审理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的重要法律依据。然而,中国法院的审判实践仍然存在诸多问题,学术界常论常新。本文以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布的2007—2017年的案由为“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的734份裁判文书[2]为样本,管窥中国法院的审判实践现状及主要问题,以期探寻中国法院适用《公约》乃至国际民商事条约的正确路径。一、中国法院适用《公约》路径存在的主要问题随着中国的商主体日渐频繁地参与国际货物贸易,在中国法院审理的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件急剧增多,近两年来呈井喷式增长。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数据显示,自2007年元月至2017年5月在中国法院审理的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共734件[3...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太平洋学报》2012年03期
太平洋学报

一个学理与实践中的难题——条约与协议在美国的直接适用与间接适用机理分析

美国《宪法》第六条第2款规定:“本宪法及依照本宪法所制定之合众国法律以及根据合众国权力所缔结或将缔结的一切条约,均为全国的最高法律;即使与任何一州的宪法或法律相抵触,各州的法官仍应遵守。任何一州宪法或法律中的任何内容与之抵触时,均不得违反本宪法。”上述条款可以理解为美国对国际法与国内法冲突的解决条款。但是,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冲突只可能发生于条约在美国具有直接适用效力这种情形之中。条约如果是通过国内法间接适用的,那就不存在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冲突问题。条约有狭义和广义之分。广义的“条约”除了“treaty”之外,还包括“公约”(convention)、“协议”(agreement)、“议定书”(protocol)、“安排”(arrangement)等形式;①狭义的“条约”仅指“treaty”。条约有可能在两个或数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签订,也有可能在数十个甚至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签订。条约的内容既涉及领土(海)的划分,也涉及关税的降低与非关...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法学研究》2008年03期
法学研究

直接适用条约问题研究

凡将条约采纳为国内法的国家,客观上都需要区别哪些条约可以在法院直接适用,哪些条约不能在法院直接适用,这就是所谓的直接适用和非直接适用条约问题。不过各国实践和学说对这一问题的表达并不相同。欧洲大陆一般采用“直接适用条约”和“非直接适用条约”的用语,美国采用“自执行条约”和“非自执行条约”的表达。但两种不同表达的含义是相同的,即条约是否可以由法院直接适用。〔1〕我国学者同时采用欧陆和美国的表达,但在定义和指称范围上有所不同。如有的学者认为,根据是否需要国内补充立法,可以把条约分为自执行条约和非自执行条约。〔2〕有学者认为,自执行条约可以直接由法院适用,也可以直接由行政机关适用。〔3〕本文使用“直接适用条约”和“非直接适用条约”的表达,并仅指对法院是否可以直接适用,不包括对行政机关可否直接适用。在我国,宪法没有对国际条约在国内的适用作出规定,但不少单行法律和法规对这一问题却作了规定,条约的国内适用问题一直是我国学者研究的热点之一。我国...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