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波斯纳与科斯法经济学范式的解析

波斯纳以经济学打开法学的“黑箱”,科斯以法学打开经济学的“黑箱”,作为经济学和法学交叉学科的法经济学由此形成两种理论范式,即法律的经济分析和经济的法律分析。在人们的理论认识中,法经济学仿佛只是波斯纳创立的法律的经济分析,对于科斯创立的经济的法律分析,无论是规范探讨还是实证分析,法学界都很少涉及,充其量只是简单的介绍。分析两种法经济学范式的理论成因,进而明晰法经济学进一步发展的重点所在,无疑是必要的。一、经济学:波斯纳对法学“黑箱”的破解溯其本源,法学在一开始和神学、政治学、经济学等各种知识融杂在一起,是为“诸学合体”。工业革命和近代资本主义的发展使得各种学科得以从“诸学合体”中独立出来。使学科独立化、专门化成为致力学术研究的人们的理论追求。19世纪西方的大陆法学家开始努力创造独立的法学体系,“使法学纯粹化,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纯粹的法律现象及其意义上。”〔1〕其他“社会科学的理论、观点、材料都因为没有所谓‘法’的意义而被逐出法学研...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书城》2007年08期
书城

波斯纳父子兵

自从里根总统在一九八一年将他任命至联邦上诉法院后,理查德·波斯纳在第七巡回区的法官席上一干就是二十五年。在这四分之一个世纪当中,联邦最高法院的人事几经变更,传闻也经常披露波斯纳已经进人了总统先生的大法官候选名单,只是因为机缘不巧而与最高法院擦身而过。但波斯纳却也心知肚明,传闻只是传闻,终究无法当真。事实上,民主党人从不曾把波斯纳视为自己的朋友,在他们眼中,波斯纳代表的是美国政治生活中那股日渐崛起的保守势力,而共和党人也在怀疑波斯纳是否真正忠诚,这位学院派的法官经常从自己的那套理论中推演出一些大逆不道的结论。比如,他曾建议用婴儿拍卖市场来取代政府管制下的婴儿收养制度,也曾批评国家的反毒品运动只是一场堂吉诃德与风车间的战斗。凡此种种都触犯了共和党的大忌。波斯纳的境遇或许印证了“言多必失”这句老话。在如今这个司法政治化的年代,要想做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唯一的策略只有“闷声大发财”。但波斯纳却不愿为职位的升迁而夹起尾巴做人.他半生的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城》2007年08期
《南方论刊》2007年12期
南方论刊

波斯纳效率观之法理学探析

1.法律的经济学进路2.实用主义至上的波斯纳3.效率理论的优势经济分析法学的兴起肇始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并迅速扩大和传播。现在的影响已经延伸到北美、欧洲和亚洲的大部分地区。经济分析法学兴起的重要原因是:随着资本主义从自由阶段向垄断阶段的过度,国家的干预越来越多所造成的。而经济分析法学的理论基础恰恰是新制度经济学,这种学说反对过多的国家干预。“经济分析法学家主张运用经济学的观点,特别是微观经济学的观点,分析和评价法律制度及其功能和效果,朝着实现经济效益的目标改革法律制度。”经济分析法学从诞生之初就开始遭到许多法学家猛烈的批判,特别是规范法学坚定拥护者的批判。但是,“经济分析法学把经济的效益原理和方法运用于法学研究,为西方法学注入了新的生机,也为法学为现实服务开辟了新路。这是值得我们重视和批判地借鉴的。”理查德·A·波斯纳(Richard Allen Posner,1939 ̄)系20世纪70年代以来最为杰出的法律经济学家之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6年33期
法制与社会

用现实主义的力量迎对司法复杂性——以《波斯纳法官司法反思录》为视角

林达在《近距离看美国之三——我也有一个梦想》中写道:“从建国开始,‘挑战司法’就是体制内寻求社会改革的一个正常程序。在这个制度下,要推动改革的人们,也就会立即进入这个制度所设定的程序。”与林达的描述不尽相同的是,在《波斯纳法官司法反思录》一书中,波斯纳从自身经历出发,在阐述其司法之路的同时,指出了美国司法变化的复杂性,娓娓道来,旁征博引,以一种较为平和又不失风趣的教诲性的表达,向读者展示了其对美国司法所面临的复杂性问题的思考,展现了司法如何穿越错综复杂。一、波斯纳笔下的司法复杂性波斯纳以刑法和量刑为例,说明了司法内部复杂性和外部复杂性,指出内部复杂性的原因有将简单、直觉的定义进行阐述,也有把多质现象简化为单一术语,内部复杂性主要体现在司法机关内部人员的增长,尤其是法官和法官助理的关系方面,是否由法官亲自撰写司法意见书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构成,而司法意见书的冗长繁杂则是其另一个重要体现。而外部复杂性则主要来源于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技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交大法学》2016年04期
交大法学

波斯纳写错了贝叶斯公式吗?

在决策与判断研究中,贝叶斯(Bayes)理论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对于法律决策、司法判断的量化研究,也莫能例外,因为法官判案的过程可以视为在特定的证据条件下,对被告刑事责任(是否定罪、如何量刑)、民事责任(是否归责、如何赔偿)的判断和决策过程。在《法官如何思考》一书中,波斯纳举了一个无陪审团且证人是原告本人的关于性别歧视诉讼案件的例子。他在这个例子中,按照贝叶斯理论分析了法官判别证人是否讲真话的过程。这个例子表明贝叶斯理论能够帮助我们看到,在法官判案的过程中,法官本人的意识是如何起作用的,进而能够帮助我们去探讨有哪些“非法条主义的因素”可能潜在地影响着法官的判决(第61~62页)〔1〕。用贝叶斯决策理论的术语来说,法官的任务是判断假设H(Hypothesis)为真(在本例中是证人讲真话)的概率大小,执行这个任务的过程有三个阶段:(一)形成先验概率。在证人开始作证以前,有理由相信,法官对这个证人讲真话的可能性(概率)的大小,便会有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湘江法律评论》2016年01期
湘江法律评论

访波斯纳

波斯纳很聪明,上帝给了他一支神笔,他可以写任何东西。要什么有什么,喂,你们还要什么?——米尔顿·弗里德曼(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波斯纳进来了。他伸出柔软的手,温和地笑着,彬彬有礼。他个儿高而苗条,眼睛苍白得像鱼,着装保守,身形单薄。他轻轻地挪移,宛若在悠游而非站立,他的神情就像一个淡漠的、无所不知的管家,守着鬼屋。他会亲自把来访的人引到起居室,而后,客人坐在那儿,安然享受周围温馨的气氛,直到谋杀开始上演。波斯纳外表温和,单从表象,很难看出他是他这一代人中最无情、最会煽动的法理学家。也很难看出,他是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身居美国最具权威的法官之行列,地位仅次于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他的权力不仅仅***原文The Bench Burner:An interview with Richard Posner,载《纽约客》2001年12月10日。译者简介:王笑红(1977—),安徽涡阳人,译林出版社上海出版中心主任,编审。北京科...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