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赵树理创作的文化代表性

在赵树理研究中,对于赵树理文学创作的文化代表性如何界定,一直是人们阐释和评价赵树理时所面临的一个核心的问题。在20世纪中,出生于农村,由乡村进入城市,进入现代社会文化秩序中的作家不在少数,但似乎只有赵树理,始终没有背弃民间的立场和乡间的文化传统。他是站在农民的立场上展开对乡村社会的基本艺术想像的,其中既无鲁迅式的居高临下的人生追问,也无沈从文式的对乡间民俗的温情想像和陶醉,更不同于五六十年代的柳青、浩然等作家,从政治的先验观念出发虚构乡村中的阶级斗争故事,来歌颂政治权力对乡村社会的强行“改造”。赵树理对乡间生活的描写是相当“务实”的,他所关注的往往是“农民在新政权领导下是否真正享有新生活的实际问题”,正如研究者范智红所概括:“其一是表现新的意识形态引导下农村生活所出现的正面变化,其次是揭发由于农村社会结构自身的复杂性以及农村政策执行者对此缺乏了解所造成的农民利益受损的隐情(也就是所谓“社会基层的秘密)”[。1]56赵树理的创作,...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赵树理阐释史

本文围绕“赵树理与‘现代启蒙传统'”、“赵树理与‘大众化'”、“赵树理与‘民间'”、“赵树理与‘时代政治'”、“赵树理与‘现代性'”、“赵树理与山药蛋派”等几个重要问题,全面梳理了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赵树理的阐释历史,重点考察了赵树理在20世纪中国文学追求“现代性”的历史过程中其身份与角色的复杂位移和其文化意义的生成与变迁。“赵树理”是20世纪每一次时代转折的独特映像,对他的褒贬毁誉都和不同语境下历史转折的复杂性密切关联着,赵树理有别于其他作家的独特文化姿态,也同时便在每一次历史转折所依托的文化资源和知识谱系中被凸现。赵树理与“现代启蒙传统”关系的复杂性,具体呈现为他对这一传统继承与超越的叠加状态。“赵树理方向”中被规约的“大众化”与赵树理创作中所呈现的“大众化”价值取向有着重大差异。赵树理以其对“自我民间”的一以贯之的坚守,从而使自己的“民间意义”归属既超越了左翼范畴,又实现了在“现代性”中对民间意义的重构;赵树理创作所表征...  (本文共22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西师范大学
江西师范大学

论赵树理小说中的女性形象

作为现当代文学史上独树一帜的作家,赵树理在小说中成功塑造了一大批农民形象,其中对女性形象的刻画尤为光彩夺目。在他的笔下,不仅有对落后女性的同情、批判和否定,在控诉封建思想毒害的同时教育她们要改正观念破旧立新,而且还有对踟蹰徘徊的前进女性的鼓励和鞭策,劝导她们只有解放思想才能跟上时代步伐,此外,更有对紧跟时代的先锋女性的赞美和表扬,倡导她们追求人格独立和自我价值。虽然赵树理本人从未意识到自己创作出如此丰富多彩、形态各异的女性形象,更没有对作品中的女性形象进行系统性的归纳和总结。然而,读者仍能从这众多女性形象中感受到作者别具匠心的个人见解。因此,笔者翻阅和梳理赵树理在不同时期创作的小说,力图勾勒其作品中女性形象的整体面貌和个性形态,进而更为深入地理解这位男性作家的性别观念,以及他对女性群体所抱的特殊情感,并以此切入点,把握赵树理小说的艺术特色和创作得失。本文共分为四章。第一章是基于文本对赵树理笔下的女性形象进行分类,根据其各自的年代...  (本文共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苏高教》2012年05期
江苏高教

文化使命与现代大学制度建设

一、保守意识与超越精神:大学文化使命的基石与灵魂文化是一个稳定、长期影响人们生活的要素。大学通过人才培养将优秀的传统文化一代一代地传承并不断发扬光大,推动着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可持续进步,这既是大学育人功能的体现,也是大学对人类优秀文化的传承和创新。大学的全部活动以知识为连结,并赋予知识以灵魂使其成为文化,大学因此也就成为文化共同体。大学的组织特性决定了它是一个具有高度自我调节和适应能力的社会组织,独有的开放与包容精神成了大学不断发展的动力,也决定了其在文化传承与创新方面独特的优势。因此,大学既要向前看,也要回头看,正如哈佛大学校长德鲁·吉尔平·福斯特(Drew Gilpin Faust)所言,一所大学的精神所在,是它要特别对历史和未来负责:大学关乎学问,影响终身的学问,将传承千年的学问,创造未来的学问,大学需要对历史的永恒作出选择与承诺。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各种社会机构不断产生和消失,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种:一是有些机构过于保...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求知》2008年09期
求知

文化使命:现代大学不容遮蔽的一项基本功能

随着大学在现代社会中地位的不断提升,大学承但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责任,当社会不恰当地赋予大学这样或那样的功能时,人们往往忽视大学更为本质的文化使命。虽然人们并不否认大学是文化性机构,也不否认大学具有一定的文化价值,但是还没有真正从关乎大学存在合法性的高度,从大学功能应有之义的维度来看待大学文化使命问题。然而,大学之所以称之为大学,关键在于它的精神存在和文化内涵。 大学具有文化性表征,这是由大学的文化本质和基本属性决定的。大学本质上姓“文”,文化性是大学的根本属性。大学教育归根结底就是通过高深文化的传承、启蒙、融合和创新,把个体从自在自发的生存状态提升到自由自觉的生存状态。在目前的高等教育研究和实践中,人们习惯于把大学的功能概括为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社会服务。应当说,这三大功能的确立,有其历史缘由和逻辑必然性,反映了大学职能不断拓展和演进的历史,反映了大学理念变迁和对社会发展的适应过程。但是,如果从大学教育的本真样态来审视,脱离了文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求知》2008年09期
《体育文史》2001年04期
体育文史

关注体育的文化使命

关于文化的定义至今仍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却是公认的,即文化是人类独创的意义体系,它将人类生存状态作为最高关注对象,表达人类生存的意义并构建基本价值,把提升人的精神境界,润泽人的心灵作为最终目的。从这点出发谈论体育的文化使命也许有点流于虚妄或过于沉重,但从体育本身就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来说又在所难免。   从外部形态上看,体育无非是一项身体运动,然而本能的身体运动一旦赋予文化的意义,任何生物的活动便不能与之相比,也就是说,身体运动具有了一种符号功能,一个指称着某种文化意义的符号,从而使得人类这种行为从一般生物行为变成了一种文化现象。   超越性是文化的本质特征,文化现象只有在其超越性中才会获得它自身的规定。体育所蕴含的超越性最直观表现在体育运动过程中,自然进程赋予人的各种潜在素质都被从“沉睡”中唤醒,使天赋和潜能得到充分的发挥,产生创造性表现,从而不断挑战与超越极限。这不仅表现在竞技运动中,即使大众性健身活动,也同样反映出每个个体对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教育科学》2003年09期
当代教育科学

校长的文化使命

在我们逐渐从大教育向强教育迈进的今天,一个学校的领导怎么能够营造出自己的学校文化,这是一个具有教育家风范的学校领导必须思考的问题。什么是学校文化?当初蔡元培先生办北大,提出“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办学理想,并相应建立了管理制度、师资标准、课程体系,形成了相应的师生关系、讲课方式等,构成了自己的文化精神。北大这一传统虽经历了多次历史性变迁,但始终一以贯之,还是北大。西南联大是几个学校在非常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临时组建的,但极差的办学条件挡不住老师和学生进行科学研究和对真理的追求,竟然培养出大批的优秀人才。杨振宁教授说过,西南联大那种对真理追求的精神与严谨的科学态度使他终身受益。“文化大革命”期间很多学校遭到了破坏,但后来一旦恢复了正常教学秩序,老校长振臂一呼,教师奔走云集,很快一个学校的传统又焕发出了青春。这,就是学校的文化。现在有些学校很漂亮,有花园式的、宫殿式的、宾馆式的,但却缺少学校文化。学校文化首先是正确的办学理念、办学思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