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南方集体林区林业股份合作制经营现状与发展对策探讨

南方集体林区林业股份合作制经营现状与发展对策探讨黄士洪,罗福裕,王始平,叶闽(浙江省遂昌县林业局遂昌县323000)摘要介绍了林业股份合作制各种形式后,揭示了林业股份合作经营上存在着经营管理不善、承包手续不周、政府部门关心支持不够以及林种结构不合理、多种经营开展不活跃等问题,提出了要加强领导、健全林业股份制合作经营机构建设和制度建设、在政策上要予以优惠、资金上予以支持、技术上予以指导、制订一套利于林业股份合作制经营发展的管理办法、要顺应市场经济发展与商品经济接轨等对策与措施。关键词:南方集体林区;林业股份制;合作经营;对策南方集体林区自80年代初推行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的林业生产责任制以来,各地的林业生产经营机制由原来“队为基础,三级所有”的山林经营基础转变为家庭承包经营形式,在历时10余年的生产经营过程中,各地为完善林业生产管理机制,落实了林业“三定”,稳定了以家庭承包为主的林业生产责任制,完善了承包政策,健全了管理制度,促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研管理》2017年12期
科研管理

南方集体林区营林规模对林业补贴政策实施的公平和效率影响

1引言2003年开始的新一轮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在一定程度上调动了林农的生产积极性,也出现了林地经营面积小且分散等对农户经营不利的局面[1]。林业生产的外部性、生产周期长、风险较大等特征,使林业经营收益与社会其他行业相比不具备比较优势,需要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来进行调控,以激励森林经营者的营林积极性。2009年起,中央财政相继推出了森林抚育补贴、造林补贴、林木良种补贴、森林保险保费补贴、林机具购置补贴等林业补贴项目政策(后简称“林补政策”)试点工作。资金规模约百亿,并逐年扩大。以浙江省为例,2014年有中央造林补贴项目的县(市)共有34个,造林面积共8993.33公顷,补贴金额共计2336.2万元;开展森林抚育补贴项目的共9个地级市,森林抚育补贴覆盖面积共计6.67万公顷,补贴资金共20000万元。林补政策实施一方面是希望促进森林经营主体对营林环节的投入,降低其经营风险;另一方面,也希望通过林补政策,实现森林资源可持续经营。在林补...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林业经济问题》2017年01期
林业经济问题

南方集体林区依法行政与经济转型耦合发展机理研究

中国早在2004年就颁布了《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则再次强调“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的重要性。而经济转型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理论界和实际需要解决与面对的共同话题,习近平总书记的“两只鸟论”则精辟地阐述了实现转型和经济换挡的重要性。中国学者焦方义提出,政府的强与弱直接决定着市场运行的强与弱,一个在执行力与协调力上均强而有力的政府,才能有效服务于市场,才能保障市场的平稳运行,尽快建立“依法行政”“政府转型”与“经济转型”的互促机制,在中国改革攻坚的关键时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1]。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首先强调“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缺一不可”,再次明确了市场、经济与政府行为之间关系的重要性。有关“依法行政”与“经济转型”关系的研究是一个全新的研究视角,虽然相关文献资料较少,但二者之间相互共生、相互促进的关系是显见的。南方集体林区林业经济的转型发展,离不开市场机制的有效发挥,必须依靠市场,进一步...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吉林农业》2016年14期
吉林农业

基于南方集体林区森林资源 构建现代生态经营模式

森林是环境发展与社会发展统一的关键和纽带。南方集体林区的森林面积较大,各项资源丰富,然而经过对集体林区经营的实际状况分析表明,可持续经营是亟需解决的问题。根据国内南方集体林区的实际生产状况,总结出经营的特点,针对特点进行有效的调整,实现可持续管理。1南方集体林区森林经营的特点1.1权属复杂由于山林经营的体制变化性大,具体的经营权、使用权、所有权不断变化,关系复杂,各方面的利、权、责划分不明确,给经营带来麻烦。1.2经营形式多样化随着市场的发展,技术、劳动力、资金、土地等各种的林业生产要素合理组合,合作者的利益得到保证,陆续产生各种类型的经营方式,资源利用率的提升,参与者的积极性得到了提高。1.3经营水平差距经营的规模在各种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差距非常大,部分联合经营或是股份经营的山场过分分散。各种生产要素分配不均衡,技术水平不一致、投入差距大,造成经营水平差距高。1.4产品丰富南方区域的自然条件良好,林木类型多,产品丰富,能够生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林业经济》2015年08期
林业经济

南方集体林区林业产业结构变化规律及其驱动机制研究

林业产业是保护、培育、经营和利用森利资源,向社会提供林产品和森林服务的物质生产兼生态建设事业(蒋敏元,2005)。当前我国着力创新发展理念,大力建设生态文明,立足改善生态、改善民生发展林业,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要求把林业放在国家层面去认识谋划,认真实施好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等重大生态工程,为建设生态文明、美丽中国贡献力量。同时林业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在社会经济中的地位与作用日益突出。要实现林业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建立合理的产业结构是林业产业健康绿色发展的必要条件(陶黎,2006),同时也有利于林业产业间的合理资源配置,促进林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提高林区经济增长、农民收入增加(李宏,2000)。我国林业建Forestry Industry Structure Variation and Driving Mechanism in the SouthernCollective Forest Region of Chin...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安徽农业科学》2007年05期
安徽农业科学

南方集体林区林权改革研究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和完善,我国南方集体林区现有的林权制度表现出明显的滞后性,其制度上存在着产权主体模糊、权责不清、收益权不落实等问题。林权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我国林业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之一,深化林权改革势在必行。1南方集体林区林权改革的历史背景及现实意义1.1历史背景解放后,我国林权制度改革先后经历了土地改革阶段(1949~1953)、初级合作社阶段(1953~1956)、高级合作社和人民公社阶段(1956~1981)、林业“三定”阶段(1981~90年代初)以及20世纪90年代至今的林权改革阶段[1]。建国50多年来,林权制度经历了复杂的变化过程,每个阶段的改革,都是在一定的社会背景下产生,并在一定时期内发挥了重要作用。1.2现实意义市场经济要求市场中的各个要素产权明确,并且能够自由流通,以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林权改革正是从制度入手,使林业发展顺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要求。此外,林权改革不仅可以调动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