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易卜生作品在中国的流传及其影响

亨利克·易卜生 (H .Ibsen ,182 8— 190 6)是 19世纪欧洲著名的现实主义作家 ,欧洲现代戏剧的创始人 ,挪威文学最杰出的代表 ,“社会问题剧”的开创者。他是西方文坛上继莎士比亚和莫里哀之后出现的第三座戏剧高峰 ,有“现代戏剧之父”的称号。 2 0世纪初期 ,他的作品开始传入中国 ,对中国社会的进步和中国文学的发展都产生了较大的推动作用。易卜生已经成为中国人民最为熟悉和尊敬的西方作家之一。一、易卜生作品的翻译和演出易卜生作品最早的中译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学术界曾有过不同意见。 192 2年 ,胡适在为英文版《泰西文学》作序时曾指出 :“我是把易卜生介绍到中国来的第一个人”。如果这里把“介绍”理解为“翻译”的话 ,胡适所讲的就是事实。林纾虽然是清末著名的文学翻译家 ,早在 1899年就翻译出版了小仲马名著《巴黎茶花女遗事》 ,本世纪初又译介了莎士比亚、狄更斯、司各特、托尔斯泰等名家的作品数十种[1 ] ,但他...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国际学术动态》1999年05期
国际学术动态

易卜生与现代性:易卜生与中国

易卜生是19世纪娜威最伟大的戏剧家,也是世界上少数几位最有影响的戏剧艺术大师之一。他的一些重要剧作曾多次在我国上演,引起了我国不同时期的观众的极大反响。1995年,在中娜两国文化界和翻译界的共同努力下,包括易卜生的所有重要作品在内的八卷本《易卜生文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同年,由中娜两国学者共同主办的首届易卜生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1996年,中国中央实验话剧院分别在中娜两国上演了易卜生的著名剧作《人民公敌》。1998年,该院又和娜威国家剧院合作上演了《玩偶之家》,从而把中国的易卜生研究推向了新的高潮。为了推动中娜两国的文化交流和易卜生研究在中国的发展,由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娜威奥斯陆大学和中国艺术研究院等单位共同发起主办的易卜生与现代性:易卜生与中国国际研讨会于6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举行。出席会议的有中国、娜威、丹麦、美国和英国的专家学者60余人。会议主要探讨了易卜生与现代性这一具有学术意义的理论课题,同时探讨了易卜生在中国...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国际学术动态》2007年02期
国际学术动态

不朽的易卜生与易卜生研究新发展

2006年8月21日,卡尔约翰大街(Karl Johans.gate)奥斯陆大学最古老的建筑Domus Media大厅里,第11届易卜生国际学术研讨会隆重开幕。开幕式上,挪威宋雅王后(Queen Sonja of Norway)莅临大会并致开幕词,为这次盛会拉开了帷幕。第11届易卜生国际学术研讨会是该系列历次研讨会中最隆重的一次。早在1997年10月,挪威文化部就成立了以前文化大臣拉尔斯·罗阿·朗斯勒为主席的国家易卜生委员会,以便继续培育和更新易卜生遗产。委员会不仅以监督和协调者的身份负责易卜生宣传工作的计划与组织,而且还通过与各易卜生组织进行磋商以鼓励各组织之间的合作和在全球范围内促进易卜生研究。2002年秋,国家易卜生委员会成立了2006年易卜生年秘书处,负责筹备在挪威奥斯陆举行的第11届易卜生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在全球各地开展纪念易卜生的活动。因此,这次会议实际上是由国家负责的一次国际性学术活动,意义深远。亨里克·易卜生是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16年05期
青年教师

做自己

非常欣赏易卜生的名言:奋斗着、享受着。虽然我也会人生的第一天职是什么?答案迷茫,但我不会逃避现实;虽很简单:做自己。然我也会怯懦,但我不会丢掉每个人在这个世上都是必要时的勇气;虽然我有些冷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有属于漠,但遇到对的人,我也会燃自己的价值。记得哲人曾说烧。你的追求我不奢求,你的过:天下没有相同的两片树成绩我不艳羡,因为我的快乐叶。那么,作为人,这世上虽然我自己知道。有几十亿人,但我只有一个,我很平凡,我只是漫漫红没有谁能取代。尘中的一粒尘沙,我只是辽阔我也崇拜英雄们的叱咤大地上的一棵小草。茫茫的人风云、壮怀激烈,但我了解:我海中,我微不足道。我不优秀,没有舍得一身剐的勇气和胆像所有普通人一样,我身上有量;我也佩服巨匠大师的笔落很多缺点和瑕疵,但这并不妨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但我清碍我有我的骄傲。我热爱生楚:我没有生花的妙笔和泉涌活,我真诚、我善良、我自信。的豪情;我也欣赏精英们的审做自己喜欢的事,交自己喜欢时度势、掌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学术动态》2010年02期
国际学术动态

跨文化的易卜生

第12届国际易卜生年会于2009年6月14~20日在上海召开。本次大会由易卜生国际委员会主办,由复旦大学外文学院和复旦大学北欧文学研究所承办,会议得到了易卜生国际委员会、挪威驻上海领事馆、复旦大学北欧中心等单位的大力支持。大会的中心议题是“跨文化的易卜生(Ibsen AcrossCultures)”,旨在讨论易卜生作品在不同文化中的研究和传播,交流从不同文化视角研究和改编易卜生作品的成果。这是国际易卜生年会首次在欧美以外的国家举行。易卜生在《玩偶之家》等作品中所宣传的女性独立意识对于我国五四运动时期的女性解放运动和思想解放运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有着独特的文化意义。现在,研究的视野从对争取自由、平等角度延伸开来,将易卜生对人的生存状态,人对自然、生态的关注与作品相联系。在当今跨文化的语境下,易卜生的戏剧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开幕式上,复旦大学副校长桂永浩教授、挪威驻上海领事馆大使Svein Ole Saether、国际易卜生委员会主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2008年01期
北京大学研究生学志

论五四时期的“易卜生热”及其文化逻辑

作为五四启蒙话语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①,个性解放与女性解放,对于中国现代思想文化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而挪威作家易卜生(1828-1906)及其笔下“娜拉”形象的被译介到中国,在五四前后发挥了特殊的推动作用。早在1925年,茅盾就对此深有感触,他这样论述易卜生的影响:易卜生和我国近年来震动全国的‘新文化运动’是有一种非同等闲的关系,六七年前,《新青年》出‘易卜生专号’,曾把这位北欧大文学家作为文学革命、妇女解放、反抗传统思想……等等新运动的象征。那时候易卜生,这个名儿萦绕于青年的胸中,传述于青年的口头,不亚于今日之下的马克思和列宁。总而言之,易卜生在中国是经过一次大吹大擂的介绍的。②的确,在1918年6月《新青年》杂志推出精心设计的“易卜生专号”,刊载胡适、罗家伦合译的《娜拉》(即《玩偶之家》)三幕剧以及胡适撰写的《易卜生主义》等文之后,那个“砰的一响”的关大门声极大震动了当时中国的知识青年。娜拉毅然离家出走的影子迅速风行全国,成为...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