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林清玄散文的人文精神

人文精神本是现代散文乃至整个现代文学的基本主题 ,但由于它外延十分广大 ,以至于任何一个作家都无法穷尽 ,这就带来了这一基本主题在表现上的无尽特色。笔者在此论及林清玄散文的人文精神自有其特殊用意 ,因为林清玄散文一向被人们视为佛学散文 ,是以佛教教义为依托的 ,而佛教教义的真正内涵以及它和人文精神的离合关系 ,一般论者很少涉及。拙作《如何看待林清玄散文中的佛学》较为详尽地分析了林氏散文中的佛学和真正佛教教义的差异 ,指出 :“他并未以了义佛教为依托” ,“与其称林氏为‘虔诚的佛门弟子’ ,不如称他为佛教文化的欣赏者”。[1] (P 13 ) 从现象上看 ,80年代中期是林清玄散文创作的分水岭 ,因为此后的林氏散文的佛学意味渐浓 ,但实际上 ,不管此前此后 ,贯穿林氏散文的基本精神都是人道主义。这一观点 ,拙作的论述比较充分 ,此处不再赘言。然而 ,林清玄毕竟与佛学有很深的缘份 ,与儒家、道家、墨家和近现代的人本思想也有着千丝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5年10期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论林清玄散文的人文精神

林清玄,20世纪50年代出生于台湾高雄,是当代著名的散文作家,尤其擅写佛理散文,著述丰富。林氏最为擅长离析佛家教义和人生本质,加以艺术创新与疏导,往往于淡然之处见禅思佛理,抑或借助佛禅视域中繁富的故事另辟蹊径,体察自我,反思人生,于启发式的议论中悟佛禅之境。借助自身厚实的佛理学养,俯察生活,体悟人生,博爱生命,这种佛学意识已成为林氏风貌的艺术经脉与核心代表。他融合东方传统文化与哲学,建构了一项较为系统、独具特色的林氏佛禅散文体系。林氏散文中展示的人文精神,是佛禅圣域至人间的结果,其入世姿态促使林氏散文呈现出独特的艺术审美价值,即蕴藏着东方哲美的人文精神。一、佛教宗教式的悲悯与林式人文关怀佛教视域集中于“众生”之相,其真髓令人难以把握,其对修行者的约束也十分苛刻。佛理散文的基石便是佛教教义,而佛教教义的真髓在于其与人文精神的关联。“宗教的根本精神常通过文学艺术方式的过渡和沉淀,成为一种对人的终极关怀和对人的生命的终极追求。”[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寻找心灵归宿的“人间菩提”

台湾当代佛理散文在台湾产生了巨大影响,代表作家林清玄成为台湾当代知名作家、畅销作家,他的作品在大陆、台湾以及海外一再重版,产生了巨大影响。台湾当代佛理散文不仅是一种文学现象,更是一种文化现象。它以文学的形式传达佛教理念,不但开拓了散文创作的题材领域,而且传播了佛教,弘扬了佛法,给人们提供了优美而充满睿智的精神食粮,滋润着人们的心灵。林清玄佛理散文是在台湾“人间佛教”精神浸润下出现的文学现象,因而带有浓重的佛学色彩。它以“人间佛教”的理念为指导,注重现实人生,追求人格完善,将佛学意蕴与现实人生相结合,通过自己切身的生活感受来表达他对现实人生的理解和佛学义理的感悟,因而具有浓重的入世情怀。正是这种佛学色彩和入世情怀的巧妙结合,使其散文呈现出独具的艺术特色。本文试图从林清玄佛理散文的独特性出发,深入文本,并结合台湾社会实际,来探讨它的思想内涵与审美价值,以期对林清玄佛理散文作出公正而合理的评价。论文的突破之处在于,在细读林清玄佛理散文...  (本文共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全国新书目》2001年01期
全国新书目

阅读使人获得“免疫力”——评林清玄《心的菩提》、《情的菩提》

林清玄在20年的创作生涯中,多普·曾添缝‘噢有过两次“闭关修炼”的经历。 第一次是刚刚步出校门,虽已有几本磊悉书出版,但他还是被一种无所事事的空虚所困扰,不能解脱,于是便在木栅租一小木屋,是用堆积杂物的仓库改造成的两层阁楼,无浴厕,门窗简陋,四面透风,到处都是蛀虫和白蚁—那是林清玄住过的最烂的房子。 白天,从小木屋的窗子望出去,是一幅农家景象:一方大池塘,一个三合院,几间瓦房盖在山坡上。他或凭窗望远,或塘边散步,任思绪奔飞;夜晚,把窗子的破布帘垂下,一盏孤灯,阵阵虫鸣,伴他秉烛夜读,奋笔疾书胸中的块垒。这样的生活虽只持续了半年,但却给了他一种垄断的生活方式坚定的人生信念,磨炼了品质和意志。三月的时间写了20万字,《温一壶月光下》的出版,奠定了他在台湾文坛的地位。 第二次“闭关”大约距第一次1O年左,发生在其作品几乎得遍台湾所有重要学大奖,在报馆的工作也由记者、主笔最后做到主编的时候。他悄然远离鲜花和簇拥的人群,躲进深山,闭门苦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写作》2005年03期
写作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解读林清玄《有生命力的所在》

林清玄的散文,有着东方民族文化的心理机制,注重性情的广大融通,倾向于中和之情的徐缓舒释,追求人和社会、人和自然的和谐统一。林清玄的散文还继承了乡土文学的表现手法并对其加以意趣上的超越,用勾栏瓦社中的“人情味”来标注生活诠释人生,从而实现了“情”、“意”和“艺”的完美统一。所有这些,都在《有生命力的所在》一文中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体现。《有生命力的所在》能够深入读者的内心,使读者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的原因,首先是它那浅浅淡淡的情,是那种自然流露的存在在社会世情中的,被常人忽略了的温情给人的感染。《有生命力的所在》没有进行滔滔不绝的说教,而是以从容冲雅,舒畅协调的世态人情的描写来感染人、诱导人。文章一开始就以平实可亲的语言把读者安置在一个清晰明朗具有质感的“士林夜市”中去,紧接着用记忆中的往日的士林夜市做对比,表明这种人文精神的传承性。然后一连用了三个审美意象来点染,再接下来作者用对话式的侧面阐释,移步换景的描写,定点观察的细节展现,以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写作》2005年03期
《昆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1年01期
昆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小议林清玄散文中的佛境

林清玄是台湾地区最高产的作家之一 ,也是获得各类奖章最多的一位 ,他的主要成就还是在散文上。据说他的散文集一年中曾重印二十多次 ,受到读者的欢迎 ,这是和他的散文笔调和散文内蕴分不开的。他的散文笔调流畅自然、清新 ,表现醇厚浪漫的情致 ,在平易中有感人的力量 ;他的散文内蕴不仅继承了中国传统的审美观感 ,还把佛家智慧的光芒引入 ,显得更加隽永。这种特色的形成 ,是佛家思想对他的影响 ,在他的成熟期作品中 ,处处闪现着佛的光彩。有形之佛1 985年创作的《佛鼓》可以称得上是代表作。写作的起因在附记中提及 :到佛光山参观早课礼仪。但本文却没有写早课礼仪 ,只是为我们描写了几个物件 :佛鼓 ,大悲殿的燕子 ,木鱼、僧鞋。佛的意像在这里被形象化了。佛鼓实际就是佛钟之声 ,这是一种极常见的事物。佛寺一般都建立在树木葱郁 ,环境清幽的大山上 ,追求的是一种平和安静的状态。而早晚响起的佛钟声 ,浑厚的声音在这种环境中不断的 ,慢慢散开 ,使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州审计》2001年02期
中州审计

林清玄的三个梦想

问:您从小是否对未来想做什么产生过梦想或是憧憬?   答:我从小就有三个梦--   第一个梦:当一名作家。从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起,我就立志将来长大了当一名作家,整天说自己将来一定要成为一名作家。一天,我爸爸问我:“作家是干什么的?”我回答说:“作家嘛,就是坐在家里的桌子前,在本子上写写字,钱就会寄来了。”爸爸抬手打了我一巴掌,怒斥我不好好学习,整天胡思乱想,并且严厉地警告我,以后要把心思用在学习上。然后转身就往门外走,走到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爸爸倚在门框上,扭头对正在抹眼泪的我说:“混小子,世界上要是真有这样看房顶掉馅饼的好事,我早就去做了,还能轮到你?”   第二个梦:到世界各地去旅游。从小,我的脑子里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美妙稀奇的幻想,幻想有一天到世界各地去旅游。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因为一次考试成绩突出,老师奖给我一个世界地图册。我如获至宝,整天没事儿就把地图册捏在手里,看着五彩斑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