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比较鲁迅与林语堂在国民性批判问题上的差异

鲁迅是“改造民族灵魂”的倡导者 ,也是这一主张的实践者。他的改造国民性思想是中国现代文学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代表了“五四”国民性改造的主旋律。特别是他所塑造的“阿Q”形象 ,更是一个不朽的国民性的典型 ,至今仍有着深远的影响和现实意义 ;以“两脚踏东西文化 ,一心评宇宙文章”自称的林语堂从对历史的继承和与西方文化比较角度所著的《中国人》一书 ,是当时唯一一部较全面系统从传统文化方面来反映中国人及其生活的文学作品。它对中国人人文精神的肯定 ,表明作者把握了中国传统精神的一个重要层面。一鲁迅与林语堂在 2 0年代中期 ,都曾经是《语丝》的主要撰稿人 ,他们共同坚持反帝反封建的社会批评和文明批评。到了 3 0年代 ,两人的意见发生了分歧 ,就散文的发展方向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鲁迅认为 ,现代散文是萌芽于“文学革命”以至“思想革命”的 ,因此 ,战斗性是它的一个基本传统 ,“以后的路”应该是“更分明的挣扎和战斗”。他批评了林语堂、周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伦理》2018年01期
法律与伦理

财政与国民性关系机理探析——兼论对国民性培育的现代启示

如果没有“国民性”的现代化,国家发展的现代化无异于沙上建塔。其实这是近代以来大多仁人志士的基本共识、思维逻辑和奋斗目标。不论是最先关注“国民性”问题的梁启超先生,还是陈独秀、李大钊先生,或者鲁迅与胡适先生,等等,无不如此。(1)道理或如英格尔斯和史密斯所言:“如果在国民之中没有我们确认为现代的那种素质的普遍存在,无论是快速的经济成长还是有效的管理,都不可能发展;如果已经开始发展,也不会维持太久。”(2)毋庸置疑,在“国民性”改造运动中,鲁迅先生的影响最大,最久远。而且,“鲁迅正是从对‘中国之情’的洞彻,对‘欧美之(1)(1)(2)姚轩鸽,《基层税务研究》副主编。《新民说·释新民之义》:“凡一国之能立于世界,必有其国民特具之特质。”而且,“然则苟有新民,何患无新制度,无新政府,无新国家。非尔者,则虽今日变一法,明日易一人,东涂西抹,学步效肇,吾未见其能济也。夫吾国言新法数十年,而效不睹者何也?”《梁启超选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  (本文共28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7年21期
青年文学家

浅析鲁迅书信在当下的意义

书信往来是上个世纪主要的通讯方式之一。书信是一种情感语言的载体,它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让对方更能了解自己的动态。虽然,随着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各种通信设备取代了传统的书信通讯,但是,书信能够全面真实地记录对方对自己的看法,书信到了对方的手里面就不会被自己改动,会被对方保留下来,具有真实性、保留性的特征。而且,书信是彼此真性情的书面表达,鲁迅也在他的两地书序言说:“常听得有人说,书信是最不掩饰,最显真面的文章。”[1]所以,通过鲁迅的书信研究,我们可以打破既有的思想观念,可以看到一个更加真实、全面的鲁迅。更重要的是,研究鲁迅的书信内容,对我们当下的启发意义。鲁迅给年轻人的信中,他耐心地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并且给予他们一些指导和建议,对于当下的启发,我们现在的文学大师,也应该学习鲁迅的这种低姿态,帮年轻作家解疑答惑,并从精神上鼓励他们,让他们对自己,对未来怀有信心,有勇气面对生活的各种困难和挫折。鲁迅信中对过国民性的看法,今天而言,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牡丹》2017年12期
牡丹

鲁迅与老舍国民性主题的不同书写

鲁迅与老舍在小说创作中,关于国民性主题的嫌弃;小说《孔乙己》中的穷书生孔乙己,也常常在书写包括两个层面:第一层面,鲁迅与老舍都注重对酒馆中遭受尊严被践踏;在《示众》中,冷漠的人们于国民劣根性的批判;第二层面,在批判的同时构建将看杀头当作看戏,不顾太阳的毒晒和人群的拥挤,作家理想中的国民性格。在对比中可以发现,鲁迅对争抢着去凑热闹,他们对囚犯毫不关心,只是为了寻国民性主题的书写中包含作家自身对于生命存在意义乐。这样的描写不仅反映出冷漠的人际关系、人们麻和价值的探寻,以及对国民灵魂的深刻审视与沉重批木至极的心理,更反映了人们身上严重的劣根性,在判。由于老舍与鲁迅所处的社会历史环境不同,老舍封建礼教的毒害下,人性被灾难和贫穷泯灭。更倾向于感性的创作,通过个人经历来书写创作。(二)启蒙者的困境一、鲁迅的国民性主题书写鲁迅笔下对于“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麻木(一)封建农民形象的塑造国民的描写入木三分,对于启蒙者形象的塑造也同样鲁迅小说塑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牡丹》2017年12期
《西北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14年05期
西北成人教育学院学报

燃烧热情抑或无奈缄默?——对当下我国国民性批判语境的检视

百多年来,我国知识分子站在文化启蒙、造就新人这一高度的国民性批判,具有空间上的延展性和时间上的绵延性。虽然不同时期国民性批判的火力强弱不同,但从未停歇过;孙隆基等人虽人已在美国,仍不懈地批判中国人国民性的劣根性。国民性批判虽也遭人(如上世纪末的林毓生、刘禾等学者)质疑和解构,但国民性批判的生命力可谓无比强劲,它总不能叫人释怀,总被我国知识界念想。然而,今天无论我们燃烧着怎样的改造世界的热情,千万别批判国民性。台湾著名学者南怀瑾在一次讲话中说道:“中国文化有君道、师道,到了后代师道超然独立,超过帝王和父母之上,这是做老师的尊严。我们中国称孔子为‘大成至圣先师’,作皇帝一样要礼拜,把师道尊奉在君道及父母之上,所谓师道的尊严到这个程度。上古历史有称三公,当了皇帝还有老师讲课……书上也有写,中国古代政治,譬如唐、宋朝以后,做皇帝的也要进修,每个月要请一个老师来讲课,老师是大臣学士或翰林院的大学士,请来的这些学者叫经筵侍讲,直到清朝还保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南冶金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6年01期
湖南冶金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凭阑静听潇潇雨,故国人民有所思”——反思毛泽东的国民性改造,兼与鲁迅的国民性批判比较

晚清以来,国民性问题曾引起过许多文人志士的关注和思考。一批批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见仁见智,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鲁迅、毛泽东等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鲁迅和毛泽东作为他们那个时代的两位巨人,在对国民性的批判和改造上都做出了各自的贡献。也许他们不曾谋过面直接接触过,但他们在精神和心灵方面却是相通的。不仅毛泽东对鲁迅的经典性评价早已为人们所熟知,而且毛泽东还以诗歌的形式表达了对鲁迅的钦敬。综观毛泽东的诗歌全集,以与他同时代的已故人士做对象的诗歌并不多,除了“谁与共平生”的“芳年友”易昌陶、御外侮“沙场竟殒命”的将军戴安谰、“红军队里每相违”可与商量国之疑难的战友罗荣桓、“红霞万朵百重衣”的“骄杨”杨开慧,就是鲁迅,并且为他做了两首[1]。代表新文化方向、被誉为“民族魂”的鲁迅,最大的贡献就是他的国民性批判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树起了一座丰碑,而毛泽东的国民性改造与鲁迅是并驾齐驱、相辅相存的。早在长沙读书期间,毛泽东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