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境外中资金融机构监管的立法完善

近年来,我国境外中资金融机构发展很快,但另一方面,境外中资金融机构监管立法存在不少问题,已不能适应境外中资金融机构发展需要,应尽快完善境外中资金融机构监管立法。一、我国境外中资金融机构监管立法之过程如果以立法主体为标准,我国境外中资金融机构监管立法过程可分为两个阶段。1998年之前,立法统一由中国人民银行进行。随着我国金融监管体制的不断改革,1998年之后,则由不同的金融监管主体针对不同的监管对象立法。为了加强境外中资金融机构的管理,保障我国金融业的健康发展,中国人民银行于1990年4月发布了《境外金融机构管理办法》,对境外金融机构的管理机构、管理对象、管理内容等方面做出了具体的规定,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首部针对境外金融机构管理的法规。《境外金融机构管理办法》总共23条,其就中国境内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境外中资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投资设立或者收购境外金融机构应当具备的条件、应提交的申请文件及其内容、审批程序和权限、经营业务管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方金融》2008年03期
南方金融

中资金融机构国际化的路径选择——基于中国—东盟建立自由贸易区背景下的思考

金融机构的国际化是国际经济金融合作持续发展的必然,也反映着国际经济金融合作的广度和深度。目前,中国一东盟经济合作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从而带动着金融合作的不断深化。温家宝总理在2007年1月14日第十次“10+3”领导人会议讲话时倡议:“10+3”金融合作已有良好开端,我们应继续推进“清迈倡议”多边化进程,加快亚洲债券市场建设,推动建立区域投资与信用担保机制,优化本地区投融资环境,提高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在这样的背景下,中资金融机构作为金融市场的主体,正积极“走出去”,有力地支持着我国企业在东盟区域的发展,同时,也为中国与东盟全面加强经贸合作关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然而,中资金融机构在东盟的发展存在着组织模式单一、业务发展仍主要依赖国内市场且发展步伐滞后、分支机构数量有限、地域覆盖范围小等问题,使其在东盟的国际化进程受到一定的阻碍。本文以中国一东盟建立自由贸易区为背景,分析中资金融机构国际化的现状和不足,探索研究中资金融机构国际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2008年06期
中国乡镇企业会计

提高金融创新效率 打造中资金融机构的竞争力

随着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外资金融机构已不满足只在大城市发展业务,目标客户也不再只锁定高端客户,而是开始把触角伸向了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为一般客户提供服务。中资金融机构怎样应对?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武器迎战,可能中资金融机构连最后的一点本土优势都会消失殆尽。金融机构作为服务部门,以提供高质量的金融产品和服务赢得客户从而创造利润。面对目前客户对金融产品需求的转变,金融机构也应从原来的只提供单一的、大众化的金融产品而转变为提供复合型、个性化的金融产品,这就需要不断地跟随需求变化,进行金融创新。一、中资金融机构金融创新的现状2006年12月29日上午,离中国金融业全面开放刚过去18天,建设银行宣布,总行级个人金融产品研发中心正式在深圳挂牌。建行也因此成为首个在深设立总行级研发机构的四大商业银行。为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越来越多的中资金融机构,包括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信托租赁公司等都意识到了金融创新的重要性,纷纷成立了相关的金融产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金融家》2006年12期
中国金融家

中资金融机构冷静应对

2006年12月11日的到来,对于中国金融业来说是一件大事,意味着全方位“与狼共舞”时代将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这是一个人们揣测已久,担心已久的时刻。但中资金融机构却对此表现得极为冷静。他们说,这一天是迟早要来的,我们已等了很久,已准备了很久。因为竞争早就存在,不同的是,今天的竞争者更多、更国际化。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说,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的确会带来相应的市场冲击,但中资金融机构早有所准备,挟有本土优势的中资金融机构在竞争中挑战与机遇并存。北京银行董事长阎冰竹说,金融业的全面对外开放会产生三个效应:金融市场的“鲶鱼效应”、外资金融机构的示范效应和中资金融机构的改革效应。对于中资银行来说,开放人民币业务无论对中资银行还是对外资银行BEHIND THE NEWS新新闻闻背后40而言,都将面临更多的竞争对手。在中外资银行共同参与市场竞争、共同做深市场的过程中,随着银行内部组织的专门化、业务的细化以及外部业务空间的拓展,双方都会获得更多的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金融经济》2018年05期
金融经济

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我国金融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有助于促进我国金融领域改革和金融创新。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国改革发展的成功实践。改革和开放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开放必然要求改革,改革反过来可以促进开放。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是我国对外开放的重要方面,是促进金融业改革、创新和稳定发展的重要途径。通过境外投资者参与金融机构公司治理,为持续推进中资金融机构内部体制机制改革提供“催化剂”。借鉴国外金融机构先进的管理经验、技术手段及公司治理机制,推动中资金融机构在风险管理、内部控制、财务管理、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的改革向纵深发展。稳步放宽外资金融机构的市场准入,在更大范围内和更高层次上实现外资金融机构与我国金融企业同台竞争。通过与成熟的海外金融机构展开竞争,推动中国金融机构自身改革。用开放倒逼改革,促进我国的金融机构进一步市场化改革。金融业对外开放度的不断提高,也有助于推动外汇管理体制、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等金融管理制度的改革发展。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有助于更好地服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方金融》2016年12期
北方金融

中资金融机构急需培养自己的海外反洗钱合规官

一、中资金融机构海外分支设立状况随着中国企业越来越多的“走出去”,跨境金融业务也日益繁荣,由此催生大量中国金融机构设立并持续增加海外分支,其中中资银行业金融机构已经有上千家海外分支机构。设有海外分支的中资银行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三大政策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中信银行、平安银行、中国光大银行、招商银行等股份制银行。设有海外分支的保险公司有中国人寿保险公司、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安邦保险等。中金公司、中国投资公司等国家级投资公司以及诸多其他金融机构都设有海外分支。二、近几年中资金融机构违反海外反洗钱规定遭受处罚的状况近年来,随着以中资银行为主的金融机构海外业务逐渐扩大,反洗钱合规审查应对风险压力也愈发加大。中资金融机构海外反洗钱成本巨大,并在逐渐加码。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中资银行派驻海外的分支机构连续遭遇所在国反洗钱处罚,数额较大的有2015年6...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