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性命问题看内丹学与禅之关系

一、引言 佛道二教都是人类通过自身的修炼探索生命宇宙的奥秘的宗教文化形态,佛教渊源于印度释速牟尼的菩提树下的悟道,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佛教形成了一套系统完整的修道思想体系和修行实践方法,以其对宇宙人生的深达的洞见和博大的智慧享誉于世,道教则立足于中华文化上古以来的修炼传统,综合吸收各家修道的智慧,形成了自己的一套修道证真的超越体系。佛道二教的最后修炼的成就与达到的超越境界,都远远超出了人类常规性的生命状态,而显现出生命世界深层的无穷的奥秘;佛道二教对生命无限潜能的开发与探索,成为今天人体生命科学取之不尽的传统资源,给我们探索生命演化的无限可能性提供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但佛道二教毕竟是不同的宗教体系,历史上佛道二教围绕着彼此的异同与是非争讼纷法几千年,佛道二教在生命超越理论上的相通与差别、成为我们今天进一步探索的重要理论课题。本文从理论探索的层面,以性命问题为核心一究内丹学与禅宗的关系,抓住了性命关系这个佛道争讼的根本问题,我们就可...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宗教学研究》2001年03期
宗教学研究

吕纯一的内丹学说及其现代意义

在二十世纪初叶,有一位内丹家对内丹丹理的阐论颇具现代色彩,他对内丹学的诠释比其同时代的仙学大师陈樱宁的更具科学性和思辨性,几乎可以被认为是在当时科学水平上最新的内丹学科学阐释。因此他的思想对内丹学的研究及对丹学现代化的变革均是极有价值的。这位内丹家便是民国时期的吕纯一。 吕纯一,苏州广济医院医师,生卒年月不详。其留传于世的著作,今只有(金刚经金丹直解)一部。该书第二篇序文是现代内丹史上极为重要的文献,亦是我在这里要阐论的主要内容。这篇论文曾以(佛经仙道与科学之研究)为题,连载于(扬善半月刊)!935年总第54、55、57期。该论文核心的思想有如下三方面的内容: 一、提出“元始子”的概念 西方传人的自然科学在当时的水平上对自然世界的微观结构已经认识到了电子的层次,吕纯一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更深一层的基本粒子——元始子。他说: “森森万象,浩浩乾坤,椎求其原始,混地无极,太空无象之可寻者,何物也?科 学可谓未成电子之元始子,古道所谓先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哲学史》2001年04期
中国哲学史

道教内丹学中的“性命先后”问题辨析

宗教文化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正确认识和评价宗教文化的本质及其 在人类文明进步中的作用和影响,必须对宗教的内在精神具有同情和深入的理解,在世纪之交的历史时刻,深入考察各大宗教的内在理论问题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本文通过梳理文献资料,系统研究道教内丹学中的“性命先后”问题,使我们能对道教内丹学的这一重大理论问题能有一透彻的了解,这对于我们发拙内丹学中的积极有益的成分为现代人服务,是十分有意义的。道教内丹学中的“性命先后”问题辨析《中国哲学史》2001年第4期 在内丹学中关于性命的概念有种种说法,而且性命作为内丹学的核心范畴与内丹学的其它范畴有内在的密切联系,《丹经极论》中有一段活:〖GK2!〗夫变化之道,性自无中而有,必籍命为体;命自有中而无,必以性为用。 性因情乱,命逐色衰,命盛则神全而性昌,命衰则性弱而神昏。夫性者,道也、神也、用也、静也,阳中之 阴也;命者,生也、(气也)、体也、动也,阴中之阳也。斯二者相需,一不可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苏轼与道教内丹养生

苏轼为人为学均受道教影响,前人对此已有所探研。(1)本文在前贤研究基础上,从苏轼诗文出发,进一步考察苏轼与道教内丹养生之间的密切关系。一、苏轼从事道教内丹养生的原因苏轼与道教内丹养生结缘,有其社会时代因素。由唐至宋,道教炼养方式发生了转型。著名道教学者卿希泰先生曾说:“入宋以后,内丹道取代外丹流行于世,特别是北宋张伯端《悟真篇》阐明其道后,内丹道更为盛行,成为宋明道教修仙之法的核心。”[1]苏轼生活的北宋中后期,正是道教内丹学兴盛之时,诚如任继愈《中国道教史》所言:“兴起于唐末的内丹炼养热潮流入两宋,愈益波澜壮阔。尤从北宋神宗朝起,内丹空前盛行,其学说趋于成熟,呈现代内丹以外一切道教传统炼养术之势。”[2]612内丹作为道士修炼方术,区别于借助服食药物的外丹,主要通过服气、胎息、反视内观、吐纳等修炼方法,在人体内部结成“金丹”,从而长生延年。因这种修炼方法在体内进行,故称“内丹”。宋人吴悞《指归集·序》云:“内丹之说,不过心肾交...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宗教学研究》2017年01期
宗教学研究

道教内丹学论“先天一气”

戈国龙,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主题词:内丹学先天一气本体真阴真阳一、概念疏解“先天一气”又名“真一之气”、“元始祖气”、“虚无一气”、“乾元一气”等等,异名甚多,然以“先天一气”在内丹学中用之最为普遍。在整个内丹学修炼的诀窍之中,“先天一气”与“玄关一窍”可谓是两个最关键且最具丹道特色的术语,关于玄关一窍我们将另题专述之,此处将对先天一气做一专门的论述。一般地、总持地说,内丹学的返本还原是回归本原的灵修途径,内丹学修炼最终是为了回归于道体之中与道合一。但这个本原(本体),在不同的修炼传统中有不同的术语来表现,从而也体现出不同传统的宗旨与特色所在。对内丹学而言,这个先天一气就是体现出丹道特色的本体概念,是本体之道在内丹学修炼体系中呈现出来的一个独特观念。正如陈致虚指出的:“道者,果何谓也?一言以定之,曰气也。”(1)内丹学注重性命双修,特别重视身心、天人之间的交互作用,而心物的会通与交合点则在于“气”,一切后天之气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南学术》2017年03期
东南学术

内丹学与道家文化关系考论

在以往许多人心目中,“内丹学”不过是道教的一种神秘修炼法门,不登大雅之堂。因此,在许多文化史论著里,内丹学常常被忽略;即便论及,也往往轻描淡写,未予以足够关注。在西方文化强势进入中国社会,对中国传统文化造成强烈冲击的特殊背景下,人们“忘记”或者回避“内丹学”,这完全可以理解。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基于身心健康的需要,民间社会在近年来却暗中涌动着一股践行“内丹学”的热潮。随之而来的文化现象是:内丹学的一些术语开始在社会上流行,例如“精气神”这一组概念,被贯入新的内涵后,已然成为当今民族振兴、国家治理的热门语词。如何评估内丹学的作用、地位以及社会影响?从不同角度观照,将会得出不同结论。本文拟以它与道家(1)文化的关系为切入点进行考察。一、内丹学对道家文化的因袭与发挥“内丹”之名首见于隋代道士苏玄朗。据陈国符考证,有青霞子苏玄朗,于隋代开皇中,“来居罗浮,乃著《旨道篇》示之”,于是,“道徒始知内丹矣”。(2)至宋初,雅好内修的养生实...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