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浙江的戏曲碑刻

浙江的戏曲,在近千年的历史中,留下了大量诸如古戏台、戏装、面具、切末、碑刻、砖雕、木雕、壁画、题壁、剧本、插图等文物,为戏曲研究提供了殊为珍贵的凭据。其中以戏曲碑刻为例,即有戏田碑、禁戏碑、庙台碑等,现依次简述如下。一、戏田碑所谓“戏田碑”是指古代某些人口密集的村落,为春祈秋报与村民看戏的需要,从集体的耕地中划出部分田亩,租给佃农耕种,将所得的租金收入用于修建戏台、雇请戏班演出等开支。为此,往往在当地所建的神庙戏台旁立一碑碣,名之曰“××戏田碑”。例如原嵊县上江村(今属嵊州四明乡)的中欲唐土地庙戏台的东西两侧,即分别立有建于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与乾隆六十年(1795)的两块“戏田碑”,文字基本相同。其中立于乾隆五十九年的,为青石碑,碑高205厘米,宽92厘米,厚8厘米,除碑名“戏田碑记”四个大字以隶书横刻于碑首外,其余均为行书直写。字径约2厘米,计24行,每行49字,凡1176字。序文10行,计414字。因年代久远,已有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曲学》2016年00期
曲学

中国戏曲文物研究综述

中国戏曲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的一朵奇葩,也是最具民族特色的中国传统文化代表之一。由于戏曲在古代的社会文化地位不高,所以传世的文献资料相对较少,而戏曲文物的大量遗存可以弥补这一缺憾。通过几代学人的努力,戏曲文物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已出版学术专著6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近千篇,发现并公布的戏曲文物几万种。一戏曲文物指与戏曲有关的有价值的遗物与遗迹。文物指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遗留下来的、由人类创造或与人类活动有关的一切有价值的物质遗存。古本图书自然也属文物,但一般称这些为文献。本文所指戏曲文物包括:一、所有出土的与戏曲有关之文物(包括抄刻本);二、地上遗存的与戏曲有关之文物,包括戏台、碑刻、雕塑、戏画(包括绘画、壁画、年画等,书中插图版画除外)、舞台题记、服饰道具等;三、一些民间私人珍藏的祭祀礼仪抄本,与主要供传播的戏曲抄、刻本有别,也列入戏曲文物范畴,至于公私藏书、海外孤本等文献则不作为文物进行研究。研究中国戏曲史的学者,一般认为戏曲...  (本文共4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曲学》2016年00期
《晋阳学刊》2005年06期
晋阳学刊

碑刻文献的新收获——《明清山西碑刻资料选》评介

古代文献的载体,大体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软质载体,例如丝帛、麻布,例如纸质书籍;另一种是硬质载体,例如龟甲、鼎钟,例如石质碑刻。一般而言,软质载体所载文献比较集中,易于研究者直接利用,硬质载体所载文献则比较散乱(竹简例外),利用前需要做大量的先期整理工作。由张正明、科大卫两位先生主编的《明清山西碑刻资料选》一书,就是对古代硬质载体文献之一——碑刻文献的一次有益整理,必将方便于研究者的利用。山西碑刻资料十分丰富,山西究竟有多少碑刻?由于散落全省各地,很难做出准确统计。关于山西碑刻的丰富,本书主编之一、英国学者科大卫博士曾这样戏言:“在山西,随意踢一脚,就是一块碑刻。”这是其自1999年至2001年三次利用暑假来晋考察的一个体会。将这些丰富的资料汇集起来,为全球研究者利用,这可称为此书的贡献之一。古人对碑刻资料的价值早已重视,仅就山西而言,清季曾任山西巡抚的胡聘之,在职时就主持编印过《山右石刻丛编》一书,收集了自北魏到元代的山西碑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博》2005年05期
文博

陕西碑刻的现状与保护对策研究

碑刻,即含有文字内容的石刻, 是历史文化重要载体之一。碑刻文化 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 分,它集历史、文学、书法、镌刻于 一体,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碑 刻又是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资源,保 护碑刻是各级人民政府义不容辞的责 任,是每一位华夏儿女应有的义务。 陕西是文物大省,也是碑刻珍藏 和拥有数量最多的省份。陕西碑刻, 根据形制可分为五大类:碑褐、墓 志、塔铭、造像、摩崖等。根据内容 可分为四大类:纂言、纪事、述德、 文学艺术等。纂言类如官方文书、私 家文书、乡规民约、告示、诉讼、制 浩、禁碑、劝诫碑等,纪事类如各种 建筑及道路桥梁的创建、重修碑、兴 修水利碑、族谱等,述德类:如墓志 铭、传记碑、德政碑、墓碑等;文学 艺术类:如诗词、警句、书法等。这 些珍贵的第一手史料,内容涵盖了中 国古代及近代政治、经济、军乎、民 族、文学、人物、科技、宗教、民 俗、教育、地理等各个方面,堪称中 国古代史料特别是陕西地域史料之百 科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博》2005年05期
《中国书法》2019年18期
中国书法

清代吴骞友朋关于碑刻信札六通考释

胡适藏稿本《清代学人书札诗笺》包含上、下两册,上册共有十二小册,前七册标题为《国朝名人书翰》,后五册标题为《国朝名人诗翰》。这十二册里面共包含清代一百四十七位学者、文人的信札一百零六通、诗笺一百件和杂帖十八件,因此就内容来说包罗广泛。一九五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胡适曾记载:『右鲍廷博寄吴骞书一段,原本收在东京一个山本书店所藏一大部清人手札墨迹里面。民国四十二年一月十九日我同王信忠去买书,得见此书,抄出这一段。』[1]一九五四年胡适由友人崔万秋陪同再次到此书店买书,发现这十二册书籍还在书架上,于是共花费七万五千日元得获得此批文献。随后,胡适将这些信札诗笺编成《清代学人书札诗笺》存世。第一至十一册目录和内页均有胡适校改或批注,书札和诗笺不同部位有手写小传,是清代收藏者金尔珍所撰写。从时间和地理上看,金尔珍有机会收藏吴骞家族手迹,经过一番装裱和隶书题签后就成了《国朝名人书翰》和《国朝名人诗翰》。金尔珍家族没落后,这批信札和诗笺流落到日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荣宝斋》2019年09期
荣宝斋

碑刻前的碑刻——中国古代碑刻探源

本文探讨了学术界对碑刻起源的研究现状,研究了本体意味的碑,在最迟不超过孔子时代已作为测方位、定时辰'丽祭牲之礼仪性质的器物使用,亦有下棺助葬之木制丰碑之器。但作为铭功纪德的功用,最早是在西周之时青铜鼎彝铭文上开始的。随着青铜器的衰微,『庸器渐缺,故后代用碑,以石代金,同乎不朽。』(南朝刘勰)在过去青铜铭文铭功纪德的功用与此前碑的形制上的结合,使今天意义上的石质碑刻及其相关制度在汉代初步定型。为后世历久不衰的中国古代碑刻及其制度的发展奠定坚实基础。中国古代碑刻研究从古至今代不乏人。尤其是清代碑学崛起之后,更是风靡一时。碑刻字体在书法史上的重大价值,以及碑刻文字所承载的丰富历史内容和作为第一手资料的特殊历史价值,使得学者们对此始终热情不减。然而,对于碑刻本体的研究,却显得十分模糊,其最早出现年代更是一个悬而未决的疑案。一些学者认为,从古至今既有『碑』这个称谓。如王思礼、赖非在《汉碑的源流和分期及碑形释义》中写道··『「碑j这个名称自...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回族研究》2019年03期
回族研究

试论回族历史碑刻多元价值及其挖掘保护

文化遗产是历史上留存下来的具有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的物质文化遗产,并具有与生活密切相关、世代相传的知识、技艺、习俗等非物质文化的表现形式[1],是人类发展进程中所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历史见证,因此,保护和传承文化遗产意义重大。碑刻是石质载体的文化遗存,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文化遗产。隶属其中的回族历史碑刻也同样,不仅有着显明的历史、文化和艺术价值,而且承载着多方面历史信息,是不可再生的珍贵历史文化资源,应受到重视并得到有效保护。然而,笔者近期在参与国家民委“回族金石图录”项目调研中却发现,回族历史碑刻在许多地方并没有得到很好的重视和保护。有鉴于此,笔者不揣浅陋,就回族历史碑刻价值及其挖掘和保护问题展开专题探讨,以期抛砖引玉,引发学界对这一重要历史文化遗产的关注。一、回族历史碑刻的价值回族历史碑刻经历了漫漫历史长河得以留存下来,是以石制材料为载体的回族古籍文献,其范围涵盖宋元时期至1949年①数百年间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