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时期大陆韩愈研究述评

新时期的韩愈研究成果较为丰厚 ,特别是在全集整理校笺方面。除了出版韩愈研究专著十余部与发表了一些水平较高的论文外 ,1986年 11月 30— 12月 3日 ,韩愈学术讨论会在汕头大学召开。 1992年 4月 ,在河南孟州召开“韩愈国际学术研讨会” ,并成立了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韩愈研究会。19 96年在汕头召开了全国韩愈学术讨论会。目前已出版会刊《韩愈研究》两辑。这些学术活动对全面展开韩愈研究是一个有力的推动。综合考量 ,在全集校勘整理、综合研究、政治思想、文学思想、诗文艺术、韩学史、历史地位及影响研究、选注评析等方面取得了一些显著成果。下面拟就七个方面(侧重诗歌创作 )加以述评。一、全集整理校笺与资料汇编钱仲联《韩昌黎诗系年集释》 (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19 57年初版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4年订补重版 )分上下册十二卷依创作年月编排韩愈的全部诗作。各篇正文下有注释和集说。其系年多依方世举《韩昌黎诗集笺注》 ,文字校订以方崧卿...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周口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年01期
周口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二十世纪的韩愈研究

一二十世纪的韩愈研究大体呈现继承、反思、发展与繁荣三个阶段。世纪初的二三十年 ,涌现出不少研究韩愈的著作 ,如陈衍的《石遗室论文》(无锡国学专修学校丛书本 )、《石遗室诗话》(商务印书馆 1 92 9年出版 ) ,沈曾植的《海日楼札丛》(中华书局 1 962年新版 ) ,林纾的《韩柳文研究法》(商务印书馆 1 91 4年版 )、《春觉斋论文》(人民文学出版社 1 959年新版 ) ,李刚己的《古文辞约编》(柏香书屋 1 92 5年校印 ) ,吴生的《古文范》(文学社 1 92 7年版 ) ,徐树锋的《诸家评点古文辞类纂》(都门印书局 1 91 6年排印本 ) ,还有稍后刘师培的《论文杂记》和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因为这些学者都是十九至二十世纪 ,即清末民初的跨世纪人物 ,他们大都承继清人的研究方法 :偏重于诗文字句文献资料的具体考析、直观印象式的评点、个人博及群书及审美经验的积淀 ,内容丰富 ,评说精到 ,影响到近百年的学者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周口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年04期
周口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九十年代日本韩愈研究概况

在日本的古典文学界 ,对于韩愈的研究一直不算兴盛 ,主要原因是韩愈的诗文比较艰涩难懂 ,而且又具有过于丰富的内含 ;象白居易那种较为通俗易懂 ,而又十分感性的作品对于日本学者来说则是颇感兴趣的选题。不过 ,从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 ,也涌现出了不少韩愈研究专家 ,并产生了一些学术专著 ,如花房英树的《韩愈年谱》(京都府立大学人文学会 ,1964年 )、前野直彬的《韩愈的生涯》(秋山书店 ,1976年 )等。有些学者虽无专著出版 ,但也撰写了一些质量上乘的文章 ,像入矢义高、长泽规矩也等都是属于老一辈的韩愈研究专家。这一时期 ,在韩愈研究领域成就最为突出的是京都大学的清水茂 ,他前后撰写过几部有关韩愈的著作 ,比如 ,1958年由岩波书店出版的《中国诗人选集》本的《韩愈》,对韩愈的部分诗歌进行了注释、评说 ,对于韩愈诗文在日本的普及和传播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 ;以及 1987年由筑摩书房出版的《世界古典文学全集》本的《韩愈》卷等 ,另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东开放大学学报》2019年04期
广东开放大学学报

韩愈贬潮诗浅论

韩愈在中国文坛的地位不容小觑,他“文起八代之衰”[1] 627,但在研读他的诗歌时,发现历史上对他在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贬谪潮州时期的行为表现有诸多质疑。当我们从其贬谪潮州时期的诗歌创作入手,分析其所欲表达的主题内涵,归纳这些贬谪诗中的思想特色,或许能还原一个真正的韩愈形象。贬谪诗历史悠久,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禹锡、柳宗元等文人都写过著名的贬谪诗。韩愈一生遭受过两次贬谪事件,以潮州之贬对其打击最大,他把遭贬的所思、所感、所悟以诗文形式呈现出来,在其四百多首诗歌中,贬谪诗有百首之多,占到四分之一。根据钱仲联先生所编的《韩昌黎诗系年集释(下)》和中华书局出版的《全唐诗》以及钱仲联和马茂元点校的《韩愈全集》,笔者试整理出贬谪潮州时期诗作共四十三首,包括赶赴潮州路途中作、谪居潮州时作和量移回长安前作。在分析这些贬谪诗之前,本着“知人论世”的原则,我们有必要对创作背景先作一分析,以了解韩愈贬谪潮州事件。一、韩愈贬谪潮州事件始末一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盛京法律评论》2017年02期
盛京法律评论

韩愈法律思想中的罪责指向探析

韩愈(768~824),字退之,里籍唐河南府河阳(今河南孟州市),自称“昌黎”;贞元八年(792)登进士第,两任节度推官,累官监察御史。后因论事***本文是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研究课题“宗教戒律与唐代犯罪学思想研究”(项目编号:2018N11)阶段性成果。段知壮,法学博士,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讲师,研究方向:中国法律史。而被贬阳山,历都官员外郎、史馆修撰、中书舍人等职。元和十二年(817),出任宰相裴度的行军司马,参与讨平“淮西之乱”。其后又因谏迎佛骨一事被贬至潮州。晚年官至吏部侍郎,人称“韩吏部”。长庆四年(824)病逝,享年57岁,追赠礼部尚书,谥号“文”,故又称“韩文公”。一、生活经历背后对规则的渴望贞元十九年(803)时唐朝发生了重大的农业灾害,“是年京师旱,田亩少所收。上怜民无食,征赋半已休。有司恤经费,未免烦征求。富者既云急,贫者固已流。传闻闾里间,赤子弃渠沟。持男易斗粟,掉臂莫肯酬。我时出衢路,饿者何其稠。亲逢道...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周口师范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周口师范学院学报

数字在韩愈散文中的作用

韩愈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文章流传千古,光耀史册。对于其散文的风格,韩愈自己曾在《国子助教河东薛君墓志铭》中说:“为文有气力,务出于奇,以不同俗为主。”[1]246他在《答李翊书》中说:“气,水也;言,浮物也。水大而物之浮者大小毕浮。气之与言犹是也,气盛则言之短长与声之高下者皆宜。”[1]176韩愈“文章雄健浑厚,气势充沛,富于曲折变化,而又流畅明快”[2]。笔者在阅读韩愈散文的过程中,发现韩愈的散文不时可见数字的身影,故特此从数字这一角度来进一步分析论证其在韩愈散文中所起的作用。数字对于韩愈散文来说,所起的作用是不可替代、不可或缺的。笔者通过对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出版的钱仲联、马茂元校点的《韩愈全集》目录进行统计,发现韩愈的散文种类较多,包括古代的赋、书、启、序、哀辞、祭文、碑、志、杂文、状、表状、杂著等文体。在这些文体中,数字都有所体现,据统计,《韩愈全集》共有文章319篇,数字的具体使用情况,见表1。从表1可以看出,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