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纯朴乐观和谐健康的人性之歌——汪曾祺小说人物世界透视

某种程度上可以这样认为 ,小说是作家的一种审美判断或人生感悟。作为社会现实中某一具体层面上的人 ,作家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氛围、文化背景、审美体验、创作心态。这种客观存在 ,使作家总是把个体的人生阅历、情感、价值评判标准融入自己所结构组合起来的一段或浓或淡的人生过程之中 ,让读者同自己一同去感受、咀嚼、回味这一段难以割舍的情感历程。因此 ,那些阅历坎坷的作家 ,在饱览了人世沧桑和品尝了人情冷暖之后写出来的小说 ,就能更加率直真切地描摹出生活的况味和情趣。在当代小说家中 ,汪曾祺的小说便是如此。汪曾祺的小说 ,多是以他故乡江苏高邮地区三四十年代的乡镇生活为素材 ,时代的久远 ,地域的荒僻 ,在感觉上本来会使人有点隔膜。然而读过他的作品的人都有一种虽然陌生但却熟悉亲切的现实感。因为这里是他生命的摇篮 ,故乡的一草一木给他的是真切而温馨的记忆 ,甚至应该说这块土地上的风俗民情 ,滋养了他作为小说家的艺术素质 ,激起了他的小说家的艺术底蕴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职技师院学报》2001年04期
河南职技师院学报

初论汪曾祺小说的语言技巧

汪曾祺的小说创作在当代文学众多作家中独具特色。这个特色主要反映在他的小说的语言上。清新的笔触 ,新鲜的色调和深厚的韵味 ,散文化小说的抒情写意 ,奇崛瘦硬、简洁传神的语言风格 ,言近旨远、追求和谐以及大巧若拙、大音希声 ,含蓄蕴籍 ,更表现了作家“创作心态之闲散自由、恬淡自适 ,艺术风格上之崇尚自然 ,反对雕饰 [1] 。”他的这种小说语言 ,使得小说的主导艺术功能和主要内容构成向散文化方向倾斜 ,引起了形式结构、表现手段和艺术风格向更自由灵活、开放多变、多重意义发展。本文进一步研究了汪曾祺的小说语言和词语组合技巧 ,努力寻找形成汪曾祺小说语言风格和作家文化素养之间的关系。1 汪曾祺的小说的散文化技巧“写小说就是写语言”[2 ] 。汪曾祺认为 ,“语言是一种文化积淀”。[3] “文学的语言 ,不是口头的语言 ,而是书面的语言”,[4 ] 是一种“视觉的语言”。他认为小说语言就象树、象水、不可切断 ,是有生命的艺术 ,语言是一种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1年01期
晋东南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着一个“散”字风情——汪曾祺小说艺术片论

汪曾祺是位颇赋创作个性的小说家 ,其文以善描人情风物、涂抹生活原色而见长。清灵洒脱、闲逸风雅 ,奇巧而精致 ,体现出作者对于艺术审美效果的一种特殊追求。细品汪曾祺佳作 ,不难发现 ,一个“散”字 ,极能包容他作品里展示其风格魅力的种种美学质素。一早在四十年代 ,汪曾祺就作过打破小说、散文和诗的界限 ,使三者结合起来的尝试。他十分推崇苏轼的理论 :“文如万斛泉源 ,不择地而出”和“大略行云流水 ,初无定质 ;但常行于所当行 ,常止于所不可不止。”(苏轼《文说》)并自我表白 :“我不喜欢布局严谨的小说 ,主张信马由缰 ,为文而无法。”(《汪曾祺短篇小说选·序》)可见 ,汪曾祺的小说构架谋篇之初 ,就在“有意”寻求一种自如灵活而近似散文的“散”体结构。散文在结构上讲求自由洒脱 ,随笔而至。然笔至意会 ,形散而神聚。汪曾祺的小说 ,可谓悟其精妙 ,大得其法。如写人物 ,便常借了散文的“链条式” ,将一个一个的人物“链”在一起 ,扯出了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东岳论丛》2001年03期
东岳论丛

汪曾祺小说的语言魅力

在新时期文坛上 ,汪曾祺的小说以其独特的美学品格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特别是他的小说的语言艺术愈来愈成为人们关注的重要层面。长期以来 ,人们总是习惯地把语言单纯地看作是表达思想感情的工具 ,实际上 ,语言不仅是形式 ,同时也积淀着丰厚的内容。对此 ,汪曾祺先生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 ,他说 :“语言不只是技巧 ,不只是形式 ,小说的语言不是纯粹的外部的东西 ,语言和内容是同时存在的 ,不可剥离的。”对于一位作家而言 ,语言是其全部生活感受、生命体验、个性气质、文化涵养乃至审美理想的最直接的综合性体现 ,往往正是从语言上 ,最容易鉴别出一个作家的艺术风格。汪曾祺有着深厚的古典文化积累 ,善于学习民间语言 ,同时也不乏现代意识 ,在其小说语言中 ,最能充分地展示出这位老作家的文化修养及美学追求。汪曾祺小说的语言艺术 ,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准确 ,干净 ,简洁汪曾祺非常重视语言的准确性。他说 :“语言的唯一标准是准确。”在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辽阳石油化工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1年03期
辽阳石油化工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细雨湿衣看不见 闲花落地听无声——试说汪曾祺小说意境的平淡美

平淡 ,作为一种风格美萌芽于东晋末年的陶渊明 ,然后历代文坛竞相盛开了一朵朵“平淡”之花 .梁钟嵘、皎然 ,司空图至王士祯 ,王国维在理论上进行了系统的探索 ,于是“平淡”之美在文苑中更是独树一帜 ,惹人顾盼神移了 .不能不说 ,传统美学理论 ,成为汪曾祺文学趣味中一个最为活跃的基因 .汪曾祺在小说艺术境界的构筑中表现出一种自由———自觉的艺术创造精神 ,并显出他取法自然的艺术追求 .带着汪曾祺的强烈主体创造精神的平淡美的意境 ,自然、淡朴、明净 ,却又是回味迥长的 ,犹如“细雨湿衣看不见 ,闲花落地听无声” .考察这种平淡美的内涵 ,可以发现以下特征 .1 表现的内容超而不脱汪曾祺的笔下有一个美丽而独立的小世界 ,那就是故乡高邮 ,他魂牵梦绕为之钟情的故土 ,于是他全部挚爱与浪漫气质就有了栖息的丛林 ,遨翔的天空 .他全部的作品几乎都写回忆 ,回忆那个美丽而独立的世界 .因为这种独立 ,似乎引起了一种“超脱” .汪曾祺似乎并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万里学院学报》2001年03期
浙江万里学院学报

树或溪流:对汪曾祺小说文体的一种描述

一  文体作为文学审美化的生成物 ,它既是文学内容发展演变的沉淀程式 ,又是一个不断冲破自身规范的可变的秩序。文体不仅是文学表现内核的一个“壳” ,而且它本身就是文学表现的内核 ,是文学作品整体结构中一个难以分解和支离的有机构成。如果撇开主题、内容不论 ,文体形式的选择其实就是语言的选择 ,浸润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精神、极富表现力和生命力的汉语 ,一旦组合成某种完整的文体形式 ,就必然会酝酿出某种文化氛围。那么 ,在汪曾祺散散漫漫的小说语言背后的 ,是一种什么样的文体形式呢 ?  我们很容易发现 ,汪曾祺写的都是短篇小说 ,没有长篇 ,甚至没有中篇。在整个二十世纪著名的中国小说作家中 ,他也算是一个例外 (鲁迅尽管没有长篇 ,但有个分量最重的中篇《阿Q正传》)。汪曾祺说 :“我只写短篇小说 ,因为我只会写短篇小说。或者说 ,我只熟悉这样一种对生活的思维方式。我没有写过长篇……我觉得长篇小说是另外一种东西”。① 作为一种独特的小说类别...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