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加强产业集群党建的几点思考

产业集群党建,即依托一定区域范围内的产业集群建立党的组织、开展党的活动,推动党的组织和党的工作覆盖到产业集群内所有的企业、科研机构等组织机构。产业集群党建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而出现的基层党建工作实践创新,它的形成既是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实现党建工作全覆盖的必然选择,也是产业集群发展的内在需求。实践证明,做好产业集群党建,有利于充分发挥党组织和党员作用,有益于实现资源整合,更有助于促进产业集群的高质量发展。强化党建引领,实现资源共享首先,要明确产业集群党建的特点,着力通过集群党建,强化基层党组织功能、更好发挥党员作用、促进产业集群发展。其次,借助集群内各单位间存在的产业链等天然联系,打破各企业党建工作“各自为战”的格局,促使各企业变“单打独斗”为“联合作战”,将各企业连成“一体”。最后,在组织共建、阵地联建、人才联育、发展联动上下功夫,在党建资源共用、发展战略协同、人才队伍共建、技术难题共解、科研成果共享等方面求突破,着力解决党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18年10期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

产业转移下产业集群跨区域创新合作研究述评与展望

一、引言目前,中国正处于国际向中国大陆、中国大陆向国际与中国沿海向中国内陆地区的“三耦合”产业转移中,三大产业转移对中国产业发展产生不同的影响。产业集群是当今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进行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产业组织形式,它呈现出较强的创新优势,具有较大的创新动力。迈克尔·波特[1]认为产业集群是一个开放系统,随着其发育与成熟,它往往与相关产业集群联系日趋密切,互动发展。但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狭隘的区域化管理阻碍了区域之间相互的创新联系与进一步的创新合作,各个区域只是从本区域出发制定区域创新政策,从而使区域之间技术扩散滞缓、创新资源流动不畅等问题出现,导致区域创新体系和国家创新体系的创新效率较低。受此影响,我国大多数产业集群过度关注本地创新协同,强调本地产业集群内的企业、大学、研究机构、政府等创新节点的密切合作,忽视与其它区域相关集群的创新联系,使单个集群创新能力弱,在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GVC)或国家价值链(...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农村经济与科技》2019年08期
农村经济与科技

产业集群与城镇化互动发展研究

1研究背景及意义曾经有经济学家认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的两大引擎,一个是美国的高科技,一个是中国的城镇化。很显然,城镇化进程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国从建新中国成立以来,经济和社会发展越来越快,国家和各地区对城镇化进程非常重视,但是,只有城镇化的基础设施,而没有良好的产业配套,城镇化也无法实现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城镇化推动地区经济水平的提高,与当地产业相互促进,是当前我国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策略,因此,本文对广西田阳县产业集群与城镇化互动发展进行深入了的讨论研究,对促进当地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2田阳县产业集群与城镇化发展现状2.1田阳县简介田阳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西部,隶属于百色市,是著名的右江革命根据地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田阳县面积2349平方公里,人口达到40万人,长期以来,田阳县以种植业为发展的基础,依靠当地丰富的自然资源,农业产业化水平不断提高,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农业企业,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巨大的贡献。2.2产业集群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浙江树人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2019年01期
浙江树人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

从产业集群、开发区到特色小镇:演化与选择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区域经济发展已基本形成以下两种主导模式:以市场力量为主的产业集群发展模式和以行政力量为主的开发区发展模式。自2014年底以来,浙江涌现了第三种发展模式——特色小镇。在4年时间里,浙江坚持产业立镇、科技强镇、旅游兴镇和文化传镇,走出了一条具有鲜明浙江特点的特色小镇发展之路,并由浙江扩展至全国,由“盆景”变为“风景”。据Trustdata发布的《2017年旅游特色小镇行业研究报告》显示(1),2016—2017年住建部正式公布了两批共403个特色小镇(2)。“产业富有特色,文化独具韵味,生态充满魅力”的特色小镇,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由浙江扩展至全国,有两个关键问题需在理论上予以回应。首先,特色小镇的形成为何具有历史必然性?为回答这一问题,本文不仅聚焦我国产业集群的典型省份——浙江区域经济发展的逻辑,以探究“产业集群—特色小镇”的演化脉络,而且立足我国其他地区的区域经济发展现实,以探究“开发区—特色小镇”的发展轨迹,即...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际贸易问题》2019年02期
国际贸易问题

我国跨境电商与产业集群协同发展的机理与路径研究

引言产业集群式发展是我国对外贸易发展的典型产业特征,我国得益于产业集群的优势,经济迅速崛起。但随着集群自身的多重锁定及欧美等国逆全球化思潮的影响,集群的负面效应逐渐显现,体现在外贸领域中,“微笑曲线”低端且附加值低的价格优势逐渐丧失,附加值高的前端研发设计和后端品牌营销尚未确立,从2014年起我国的外贸规模和增速双双下降,因此解决产业集群的困境迫在眉睫。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及政府的支持,“互联网+外贸”的跨境电商在我国迅猛发展。因此,综合考虑我国外向型经济、“互联网+”、“一带一路”倡议等经济特征和时代背景,跨境电商将是实现产业集群升级的有效途径,而产业集群也将为跨境电商的发展提供产业支撑,两者是既相对独立、又相互影响的协同发展关系,也就是说跨境电商与产业集群的协同发展是实现产业集群和对外贸易转型升级的系统工程。两者在资源整合条件下有利于实现各自的全面建设以及相互的协同发展,有助于我国产业深度嵌入全球价值链,真正实现由外...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浙江学刊》2019年02期
浙江学刊

浙江省产业集群的时空演进与经济绩效分析

一、引 言产业集群(cluster)在浙江俗称“块状经济”,是指一个特定行业领域里相互关联的企业或机构在地理上大规模集中形成的产业空间组织。【注文1】改革开放40年来,浙江省产业集群从农村工业化和家庭工业中萌发,在对外开放进程中快速发展壮大,已成为浙江发展的“金名片”,是创造浙江经济奇迹的重要动力之一。据统计,2010年,浙江省年销售收入10亿元以上块状经济达312个,年销售收入100亿元以上块状经济共有72个,全省已有1/3县(市、区)的块状经济产值占当地工业总产值的50%以上,占据全省经济总量的半壁江山。【注文2】产业集群在浙江的蓬勃发展吸引大量本地学者开展研究,方民生将浙江区域经济的基本特征概括为“簇群经济”,并分析“簇群经济”富有生命力的根源。【注文3】金祥荣、朱希伟从产业特定性要素的空间不均匀分布解释产业集群的形成;【注文4】钱水土、翁磊则从社会资本、非正规金融的视角阐释浙江省产业集群的发展与演化;【注文5】盛世豪以温...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