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农村女性非农转移和流动的父权制因素探究

农村女性非农转移是指农村女性在空间位置上的改变或劳动力部门间的流动 ,即从农业转向非农产业或从农村转向城市或城镇的过程 ,主要有两种形式 :一种是进入乡镇企业的就地转移或离土不离乡的社区内转移 ,另一种是外出务工经商的离土又离乡的转移。研究表明 ,农村女性流动主要指农村女性社会地位的改变 ,即其职业地位的改变 ,这既包括水平流动 ,也包括向上或向下的垂直流动。农村女性在非农转移和流动过程中 ,深受父权的支配与约束。一、农村非农转移、社会流动的性别差异中国的工业化 ,尤其是改革后的工业化 ,不仅带来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和产业结构的调整 ,而且生产出巨大的财富和资源 ,为农村女性提供了从封闭的农村走向开放的现代都市 ,从家庭私人领域走向社会公共领域的非农转移和流动的机会。与农村男性相比 ,农村女性非农转移与社会流动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农村女性转移人数比男性少。此外 ,从转移者的婚姻状况看 ,社区内转移的农村男女并无太大的区别 ;但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培训学院学报》2008年04期
中国农业银行武汉培训学院学报

新农村女性人力资源开发刍议

1.新农村女性现状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中国妇女曾经有过长期受压迫、受屈辱的悲惨历史。从上世纪上半叶起,广大妇女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几十年不屈不挠的英勇奋斗,终于获得了历史性的解放。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她们以主人翁姿态积极地投身于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但由于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目前农村女性文化素质较低,对技术性强、有发展前途的工作追求不太高。而和谐社会是当前社会的主题,新农村女性问题也是和谐社会构建中的重大问题,研究、开发新农村女性人力资源是当前首要任务之一。那么什么叫人力资源呢?人力资源是指具有正常智力,为社会创造物质、精神和文化财富的人,包括人的体力、智力、知识和技能。因此人力资源既代表正常劳动个体,也包涵了劳动个体所带来的一切影响。怎样才能开发新农村女性人力资源?首先我们谈一谈现在农村女性情况。1.1现在新农村女性受教育的程度与学习、培训情况。知识作为人力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接由农村女性的受教育程度所反映,而技能则主要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华女子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中华女子学院学报

农村女性外出务工的障碍及其对策——以农村女性平等就业权保障为视角

中国城镇化进程对土地、人力、资本等生产要素的需求以及城乡二元经济结构产生的城乡差异吸引数以亿计的青壮年农民流入城市,成为农民工,其中包括大批女性。2015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抽样结果显示,该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7747万人,其中女性农民工9323万人,占比33.6%。[1]女性农民工在为城镇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的同时,承受着较男性农民工及城镇女职工更大的婚姻家庭离散风险,承担着更多的照顾流动未成年子女、流动老人的责任和家务劳动,面临着更为严重的就业歧视。女性农民工在就业数量、工种选择、工资待遇以及晋升机会等方面的劣势,造成了女性农民工婚姻、家庭、社会地位和就业竞争力的恶性循环,不利于其婚姻家庭稳定,并给未成年子女的成长带来不利影响,由此呼唤在国家层面的对女性农民工平等就业权的法律制度保障。一、父权制对农村女性外出务工的桎梏自西周初期建立的父权制是数千年中国社会妇女地位的基本制度构建,并使得妇女成为父权制维持社会秩序和家庭秩序的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2017年01期
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

身份政治与农村女性环保参与——基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视角的考察

建设和保护绿水青山的农村美好环境,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与积极行动。农村女性作为农村社会生活中的重要群体,也应当积极地参与到农村环境保护的行动中。然而,在农村环境保护的现实中,女性群体的环保参与作用并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从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视角来看,农村女性群体集女性、农民与公民三种身份于一体,她们的文化承认、分配公平以及平等参与等方面的身份诉求也需要在农村环保参与行动中得到充分的尊重。基于此,本文尝试以马克思主义身份政治理论为视角,分析我国农村女性环保参与所面临的困境,也努力为农村女性走出环保参与困境指出一条切实可行的路径。一、中国农村女性环保参与中的身份政治三维度自20世纪60年代起,在西方社会,以同性恋者、少数族群和妇女为代表的少数弱势群体在社会生活中遭遇到的身份不平等问题日趋突出。为了能够在差异性的基础上迫使国际社会对差异性公民身份给予应有的承认和尊重,而且在理论上掀起了身份政治问题的研究热潮。以查尔斯·泰勒、阿克塞尔·霍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老龄科学研究》2014年11期
老龄科学研究

农村女性老年人医疗服务利用的调查研究

一、前言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1998)曾在国际老年人年启动仪式上指出:“在老龄化过程中,我们还应特别注意性别差异问题。在几乎所有的地方,女性的寿命更长于男性。但是,女性老人一般比男性老人更贫穷,患慢性病及因病致残的比例更高,也更容易受到歧视和忽视。”在我国,农村女性老年人存在三重劣势——地域劣势、性别劣势和年龄劣势。这三重劣势的叠加使农村女性老年人日益弱势化,她们总是更少、更晚地从社会发展中受益:她们的经济保障水平低,物质生活贫乏,需要赡养而得不到赡养;她们的健康状况问题多,医疗保障缺失,需要关注而又得不到关注。与之相对应的是,社会和家庭震荡所产生的各种冲击和困难却又总是首先作用于农村女性老年人身上。从某种程度上说,老龄化问题即女性老年人问题。因此,能否根据我国实际情况,切实解决好广大农村女性老年人的老有所医、老有所养问题,使她们过上健康、积极、多彩、有尊严的晚年生活,既是我国解决老龄问题的核心所在,又是每个农村女性老年人的梦想...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商》2013年11期

读书笔记《心灵的集体化:陕北骥村农业合作化的女性记忆》

郭于华老师的这篇文章分析了农村女性口述的集体化经历、感受和记忆,讨论了农村女性关于记忆的内容和特点,以及这场宏大的革命性变革对农村女性生存情况和精神状态的重新建构。她们在承受生命中巨大的苦难的同时仍感觉到精神愉悦,正是建立在“误识”基础上的“符号权力”的体现。一、原文的基本思路梳理农村女性成为了农业集体化这一宏大的社会革命中的生力军,无论从理论还是实践层面,妇女毫无疑问都应该是这一宏伟历史过程的见证者和发言者。然而在正式的历史记述中,她们的经历和感受往往悄无声息。在“口述史”项目的调查和研究中,,她们的回答也经常是“不晓得”、“忘记了”或“去问男人”。克服了种种困难,郭于华老师整理了骥村女性的讲述,并分析了特定历史时段的社会与文化内涵。(一)家庭劳动变为集体劳动的女性记忆对女性而言,集体化促使她们从户内走向户外,从家庭领域进入到村社集体生活。她们对这段历史的讲述和记忆,是通过跟她们有切身联系的身体的病痛、养育孩子的辛酸和吃不饱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3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