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基诺族传统社会中的未婚青年组织

一分布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境内的基诺族,20世纪50年代前夕仍处于原始社会末期的农村公社发展阶段。在各地基诺族的村寨中普遍存在着按性别组成的未婚青年组织。男青年组织,基诺语称“饶考”,意为小伙子,女青年组织称“米考”,意为小姑娘。男女青年组织内部都有头目,头目的名称因地而异。青年组织的头目一般由选举产生,组织中的年长者、劳动好手、能歌善舞者往往是公众推举的对象。青年组织的头目一旦结婚,则重新选举他人担任。各个村寨的青年组织一般在本村寨内挑选一至数户热心善良、且住房宽敞的长辈家作为组织的驻地和活动场所,基诺语称“尼高卓”(即“玩之家”)。有的村寨则是利用村寨的议事公房“德来东”进行活动,[1]还有的村寨则设有一座专门的大房子作为“尼高卓”。[2]有的村寨要求参加“饶考”的男青年长期集中住宿,直到结婚为止。[3]参加“饶考”的手续各地不一样,一般都较简便,没有严格的程序和规定。在有的村寨中,到了一定年龄的青年人,只需带上一些酒...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浙江科技学院学报》2007年01期
浙江科技学院学报

第三部门青年组织的社会功能研究

西方后现代国家在福利政策上的失败使公众认识到,政府作为社会发展的推动力是有限的,弥补“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第三部门的发展。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向第52届联合国大会提交的工作报告中,把跨国性第三部门列为影响全球的第五大因素。而作为第三部门重要组成部分的青年第三部门组织由于满足了社会需要,在国际上迅速成长。其中负有盛名的组织有世界男青年基督教组织、世界女青年基督教组织、世界男童子军运动组织和女童子军组织,他们以塑造自立、负有责任心和同情心、对社会有贡献的公民为己任,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政府失灵”与“市场失灵”的问题。1中国研究“第三部门”组织的现实意义中国作为发展中的转型国家,客观上存在着弱势群体。计划经济时代国家对个人的一切都管起来,从出生到死亡都由国家或单位“包”了。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和深化,许多问题需要社会及老百姓自己来选择和解决。弱势群体势必就有很多自身无法解决的问题。如贫困学生的受教育问题,老龄化所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伯利亚研究》2017年05期
西伯利亚研究

俄罗斯青年组织及其思想与爱国主义的合意及偏差

国际经济与语言学院,伊尔库茨克664082)2017年3月末,俄罗斯许多城市爆发了以“反对腐败、要求社会平等、呼吁政府塑造有活力前景国家形象”为主题的大规模示威游行。一向被社会和政治家们忽视的年轻人包括中学生走上街头参与其中,这引起俄社会对青年人思想动态、青年组织的关注。历史上,俄罗斯青年运动既是对国家发展进程和意识形态变化的反应,也会影响社会发展方向和政权稳定。这在俄政治经济体制转型时期表现得尤为突出。如不加以关注和有效疏导,尤其是长期无端漠视非主流青年组织及其与外部世界思潮之间的联系,就会在某一时间节点上与其他力量形成合力引发社会动荡,这一现象在历史上并不少见。一、青年组织及其思想对苏联体制的影响苏联时代的唯一青年组织——共青团,是随着苏联体制的确立而逐渐发展壮大起来的。其后,这一覆盖全国的超级青年组织在苏联党的直接领导下和国家、政党保持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成为政权稳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坚实基础和不可替代的后备力量。苏联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年发展论坛》2017年01期
青年发展论坛

移动互联网时代青年发展与青年组织创新

一、移动互联网开创了一个新时代移动互联网(Mobile Internet简称MI),是互联网的技术、平台、商业模式和应用与移动通信技术结合并实践的活动的总称。截至2016年7月,中国移动电话用户总数达到13.04亿户,其中4G用户总数达到6.46亿户[1]。这个数据和这个产业发展状况已经表明,中国已经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互联网已经进入中国社会生活、工业制造、商业贸易、教育医疗、旅游服务、餐饮生活、人际交往等领域,产生新型的社会关系,改变着社会的生产生活。与任何新技术一样,当它在推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与社会发展不协调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也催生了新的技术和文化的发展,进一步推动社会的进步。(一)信息对称与青年身份移动互联网打破了信息不对称性,使信息的传播更加地及时有效,促进了互联网时代的工业生产、商业贸易、人际交往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颠覆性的变化就是去中介化。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使乡村青年实时获得与大都市白领同样的最...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青年研究》2017年04期
中国青年研究

香港青年组织联系凝聚青年路径与机制探析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香港青年组织持续活跃,年组织的发展历史和运行模式的研究。在涂敏霞、刘至今香港青年组织在凝聚青年上已形成常规化运行机强、唐兴霖、梁田、朱峰[1]等人的研究成果中,以制制度,在促进青年投身社会参与方面效果显著,乃香港青年社会组织为对象,从实证角度翔实研究香港至其中小部分香港青年组织在“占中”运动以来持续青年社会组织联系凝聚青年路径与模式的仍为空白。催生了激进青年行动。提炼香港青年组织凝聚青年的(2)基础性青年组织理论研究。如青年组织的内涵、路径机制,一方面可以为理解当前香港青年组织行动运行机制、发展现状、存在的问题,青年对组织的认同、的逻辑提供解释框架,另一方面也可为内地青年组织参与、评价等,其中容志等学者认为,青年组织是青在新形势下联系凝聚青年提供借鉴。因此,本文以香港年活动、成长和发展的集体,也是政党培养后备力量青年组织为例,探讨青年组织凝聚青年的路径与机制。和选拔优秀人才的摇篮[2]。(3)具体的国内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共青团》2017年10期
中国共青团

从国外政治性青年组织发展案例看政党青年组织自我革新发展

青年是政党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源泉所在,政党青年组织是政党政治纲领的重要实践者。上世纪末以来,由于市场化、全球化、网络化的深度影响,传统的政治生活发生改变,政党青年组织参与政治生活的内容和方式发生深刻变化。面对这些前所未有的挑战,各国政党青年组织采取了不同的应对策略,这些战略转型将决定他们或被历史的浪潮淹没,或在自我革新中实现新的发展。国外政治性青年组织发展的典型案例俄联邦共青团向俄青盟的转型。1991年,俄联邦共青团正式更名为俄罗斯青年联盟,最终将组织定位为非政治性、社会性青年组织。虽然失去了政治属性,但俄青盟的成功转型,为其最终在俄青年事务中占据一席之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俄青盟成立初期,俄罗斯处于社会局势动荡、青年组织大量涌现、青年工作主管机构缺失的真空期,俄青盟发挥自身优势,积极引导社会组织形成合力,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扩大了影响力和覆盖面。进入新世纪,俄青盟积极参与国家青年法律法规制定和信息技术推广,开展青少年公民意识教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