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群体意识与回族凝聚力

民族意识是一个民族心理特质的核心部分 ,是民族存在的反映 ,是维系一个民族共同体的精神纽带。回族是一个民族凝聚力极强的民族 ,同时也是民族群体意识相当强烈且相当外露的民族。一、群体意识在回族发展过程中的历史作用群体是本质上有共同点的个体组成的整体。“群体——在一个相当有规律的基础之上相互影响的人和有共同特点的意识的人的集合体”。[1 ] (P392 )一位西方哲人以形象的语言如是说 :“大凡人们的一举一动 ,一言一念 ,所以如此不如彼 ,没有什么别的理由 ,只因为他们生在若干社会群体 (Social Groups)里面。[2 ] (P2 )另一位西方心理学家对于群体所表现的特征是这样表述的 :“不论组成群体的是什么人 ,不论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职业、他们的性格 ,或他们的智力是否相近 ,他们已转化为群体这个事实 ,便使他们具有一种集体心理 ,使他们以一种他们各自独处时完全不同的方式感受、思考并行动。” [3](下册 ,P312...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中学术》2016年04期
华中学术

越南汉文小说中的民族意识——以两种冯兴故事为中心的考察

冯兴故事是“生名将死名神”类越南汉文小说的代表。这类越南汉文小说都以民间流传的福神传说为题材,表现了越南河山不容外敌侵扰的主题,是研究古代越南民族意识的重要资料。“生名将死名神”指的是小说中的福神都是由越南历史上有名的民族英雄在死后升格而成,这些民族英雄因其排拒外敌的英勇事迹受到民众的崇奉,被立祠封神。“生名将死名神”类越南汉文小说叙述了福神生前追求民族独立或守卫越南河山的英勇事迹和死后福国佑民的显灵异事,具有高度类同的情节结构。本文以冯兴故事为例,通过分析冯兴故事的情节结构来把握“生名将死名神”类汉文小说蕴含的民族意识。据《大越史记全书》所载,冯兴本为土酋郎官,率众反抗中国唐朝起义,逐走唐都护高正平,入主都护府治事,死后被立祠封神,号布盖大王。越南古代称父为“布”,称母为“盖”,从冯兴受封的神号可见其在越南人民心中的地位,民间口传的冯兴事迹也成为越南文人反复创作的题材。《布盖孚祐彰信崇义大王》是《越甸幽灵集》中的冯兴故事,以冯...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新西部(下半月)》2008年11期
新西部(下半月)

对爱国主义本质的理解

爱国主义是从各族人民所处的经济、政治、文化等环境以及人民群社会实践中产生,并经过世代相传的丰富和连续不断的发展而积淀形成的一种精神财富。这种精神财富,在其产生和发展过程中,又反过来积极、深刻的影响和作用于各族人民的社会生活和思想道德。爱国主义作为中华民族的“民族心”和“民族魂”,作为凝聚中华民族的精神纽带和激励人们奋发图强的思想力量,它过去是中华民族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支柱,现在和今后也是我们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的巨大推动力。一、爱国主义与民族意识列宁曾对爱国主义作过精辟的概括:爱国主义就是千百年巩固起来的对自己祖国的一种最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表现为对祖国的土地、山河、历史和文化的热爱,对祖国前途和命运的关心,对人民事业的忠诚和为了祖国与人民利益不惜牺牲一切的献身精神[1]。中华民族是世界上具有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爱国主义作为不朽的民族灵魂而被世代相传、发扬光大,成为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优秀传统之一。爱国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成都师范学院学报》2018年04期
成都师范学院学报

论《鸽》的声音与民族意识

巴巴拉·汉拉汉(1939-1991)是澳大利亚著名的女作家,著有十四本长篇小说和无数短篇小说。她的双亲和继父都是劳动人民,“所谓的‘澳大利亚斗士’,不属于通常与文学和文化联系在一起的中上层社会成员。她的平民地位使她看见了社会薄弱的部分;她的写作策略使她既能寻找不同(阶层、性别和种族)的声音,也能艺术般地呈现反映表面单纯但事实上却揭示了人类举止的复杂和烦人面的作品”[1]173。《鸽》是她的第七部小说,描述了一个年轻女性的梦想、命运和她从出生到三十多岁的个人历史。本文探讨其叙述声音和民族意识。一、叙述声音《鸽》的女主人翁:鸽·斯帕克斯(Dove Sparks)在澳大利亚一个平静安全的丘陵乡村长大,她一直把自己看成是一个被选中的、特别的宝贝,无数次地听到有关她怎样在一个质朴宜人的村庄中出生,在舒适和奢侈的环境之中,如何被令人敬畏的阿登夫人选中和邪恶的小男孩瓦伦太·阿登又如何阻止她成为女继承人的奇异故事。这个故事一直萦绕在“鸽”的心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理论月刊》2007年02期
理论月刊

民族意识与文化自觉

文化是民族国家认同的核心基石,民族文化特别是民族传统对于民族国家生存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在全球化飞速发展的当今时代,当经济和领土意义上的民族国家受到跨国公司的强大冲击时,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自觉捍卫民族文化的重要性。这就涉及到文化自觉问题。“文化自觉”是费孝通先生近年来多次提到的一个概念,“指的是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并对其发展历程和未来有充分的认识。文化自觉就是在全球范围内提倡‘和而不同’的文化观的一种具体体现。[”1]有自知之明是为了加强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适应新环境、新时代文化选择的自主地位。有没有文化自觉,能不能做到文化自觉,对于回应全球化至关重要。而要实现文化自觉,增强民族意识是至关重要的。一般来说,民族意识有两层涵义:一是指人们对自己归属于某个民族共同体的意识;二是指在国家生活中,在与不同民族交往的关系中,人们对本民族生存、发展、权利、荣辱、得失、安危、利害等等的认识、关切和维护[。2]基于第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2期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试论新时期民族意识

在我国各民族之间经济、文化交流日益频繁以及世界经济、文化一体化越来越明显的形势下,民族意识越来越成为民族认同和表达民族意志的惟一重要因素。因而,探讨和研究民族意识的方方面面,对各民族正确认识和对待各自的民族的意识,以及对民族发展和进步,都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一“民族意识的内容大体有以下几个方面:关于本民族不同于有关其他民族诸特点的意识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民族认同和民族归属等;关于民族成员共同生活的意识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共同心理和民族情感;关于民族所处的社会环境和社会地位的意识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民族自尊、平等和自卑、歧视的意识;关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的环境、条件和出路的问题等。民族意识包括民族群体意识和个体意识,民族同一性是个体民族意识的核心[”1]44。此外,民族意识还包括民族成员对自己历史、文化及其传统的一致认同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文化及传统的眷恋、维护和排他心理。今天,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各民族对社会政治的认识也在不断提高,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