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都市社会的族群认同及其表述实践

伴随都市化与全球化发展进程 ,都市多元社会文化现象进一步凸现出来。在人类学乃至整个人文科学的视野中 ,都市族群认同与族群关系等问题已成为最为流行的研究主题之一。本文以广州满族为分析对象 ,从历史与现实的某些侧面 ,来探讨当代中国城市社会中的族群认同及表述实践问题 ,以之作为认识和理解都市多元社会文化现象的一种粗浅尝试。一满族起源于东北 ,17世纪中叶入主中原后 ,部分成员先后扩散到国土境内以大中城市为主的近百个驻防点 ,形成了今天多民族大家庭中极为特别的分布格局。除仍聚居在东北地区某些边远村屯的满族中仍有少数老人会讲满语 ,保存着较多民族特点外 ,散居全国各地尤其是中心城市的满人 ,因与当地居民在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方面长期的密切交往 ,已融入各自生存的区域社会。据 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材料 ,广州市的满族有4 15 5人 ,是该市已有 4 0多个民族成分中人口数相对较多的少数民族之一 ;而 195 3年第一次全国人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3期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略论东南亚华族的族群认同及其发展趋势

东南亚华人族群的前身是作为中华民族组成部分的东南亚华侨社会 ,2 0世纪 50年代以后 ,逐渐归化于当地社会 ,构成东南亚当地族群 (ethnicgroup)之一 ,是东南亚各当地国家民族的组成部分。东南亚华族从华侨社会到作为当地国家民族组成部分的当地族群 ,经历了从侨民社会到落地生根族群的蜕变过程 ,其根本标志是从全面认同中国到全面认同于当地社会 ,华人意识是东南亚华人族群认同的核心。本文旨在研究东南亚华人族群意识的形成和变化 ,从而探讨东南亚华族的发展趋势。一、东南亚华人族群认同的形成和发展二战以后 ,华侨华人作为移民或移民后裔的群体 ,也在近 50年里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不但传统的华侨社会由落叶归根转型为落地生根 ,归化为当地多元社会的组成部分 ,而且华人新移民也正在经历这一过程。在东南亚 ,除了新加坡以外 ,华人都属于少数族群 ,因此 ,在这一归化过程中 ,不可避免地体现了或多或少的趋同于当地主体族群的趋势。体现华人归化...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研究》2009年01期
中国研究

国家和地方语境下的族群认同

关于族群、民族与民族国家本文所用“族群”一词系英文“ethnic group”的中译文。“族群”指的是有主体性认同的社会群体。他们相互之间认为有着共同的祖先和血缘谱系,有着共同的历史,讲共同的语言,遵循共同文化和习俗,或信仰共同宗教,以及有着相同行为和生物特质。他们也可以被其他族群视为具有共同语言、共同文化习俗和宗教信仰,以及行为和生物特质的群体(http://en.wikipedia.org/wiki/Ethnic_group)。15世纪前的英文中“ethnic”源自希腊语形容词“ethnikos””,意义为“异族的”(gentile)、“异国的”(foreign)。而希腊文形容词“ethnikos”则是源自希腊文名词“ethnos”(人民、国民、异国人)。在翻译希伯来《圣经》时,希腊文“ethnos”又被用作为希伯来文“gōyīm”,即“gentile”(非犹太人)的译文。正因如此,1728年之后,虽然其形容词形式“ethn...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7年07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族群认同状态与心理健康:来自彝族青少年的证据

一、问题提出建构族群认同是青少年和成年早期个体的主要发展任务[1](P.117-134)。族群认同,被定义为是个体的一种自我认同,或者是一种作为某个族群成员的自我感知以及伴随着族群成员的一种情感[2]。发展心理学视角下的族群认同研究,多根植于Erikson的自我认同发展模型[3]。族群认同领域引用自我认同发展模型,证实了四种认同状态在族群认同领域的存在[4][5][6]。即族群认同经历探索(exploration)与承诺(commitment)两个过程,形成了四种族群认同发展状态:认同达成(identity achievement)、认同延缓(identity moratorium)、认同早闭(identity foreclosure)和认同混淆(identity diffusion)。具体来说,探索是指个体对所属族群一切相关因素的觉察、知觉和关注,表现在精力、毅力、时间等方面的投入;承诺是指个体对自己的族群身份及其文化的承认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城市版)》2017年07期
美与时代(城市版)

地域标签与族群认同建构

群范畴的共同利益具体化,族群社团便得以呈现。在这一点一、地域标签与族群的分类上,国外的各类宗教团体就是较具代表性的例子。上世纪70年代末,汉德尔曼(Don Handelman)曾在其最后,族群社区是汉德尔曼用来指代这类集团最高形所发表的一份论文中,尝试建立了一种有用的族群集团层式的概念。与其他三类概念有所不同的是,族群社区往往具有次类型学。在这篇名为“族群性的组织(The organization of一个或多或少永久属性的自然边界。在这一点上,作者认为基ethnicity)”[1]的文章中,作者区分了族群范畴(ethnic cate-于相应地域因素的族群组织给他们的成员带去了附加的要求:gory)、族群网络(ethnic network)、族群社团(ethnic associ-他们有责任区保卫他们的边界并保证对这一地域的持续控制。ation)和族群社区(ethnic community)等四个不同的概念,不过,也必须指出的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学术探索》2017年06期
学术探索

仪式、身份与文化:当代情境下的族群性与族群认同建构

全球化是当代世界重要的事实和趋势,它关乎一种价值的判断,不同的视角和立场都对这股历史潮流和现象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和关注。今天全球化波及人们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正在改变或即将改变着地球村上的行为主体——人——行事行为的方方面面。究其实质,全球化从一定意义上可以理解为是经济行为在一定程度上超越民族国家限制而在全球范围内的拓展,并由此导致各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方面在全球范围内的互动。安东尼·吉登斯认为,全球化可以被看成是世界范围内的社会关系的强化,地域性变革与跨越时空的社会联系的横向延伸是组成全球化的重要成分;全球化以这样一种方式将彼此相距遥远的地域联系起来,即此地所发生的事件可能是由许多公里外的事件引发,反之亦然。现代性是20世纪席卷全球的一场风暴,源于17世纪欧洲的社会生活或者组织模式,伴随全球化触及世界的各个角落,在很大程度上它改变了地方性知识的原有面貌。安东尼·吉登斯认为,从总体上来看“现代性”从两个方面对地方传统社会...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