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都市社会的族群认同及其表述实践

伴随都市化与全球化发展进程 ,都市多元社会文化现象进一步凸现出来。在人类学乃至整个人文科学的视野中 ,都市族群认同与族群关系等问题已成为最为流行的研究主题之一。本文以广州满族为分析对象 ,从历史与现实的某些侧面 ,来探讨当代中国城市社会中的族群认同及表述实践问题 ,以之作为认识和理解都市多元社会文化现象的一种粗浅尝试。一满族起源于东北 ,17世纪中叶入主中原后 ,部分成员先后扩散到国土境内以大中城市为主的近百个驻防点 ,形成了今天多民族大家庭中极为特别的分布格局。除仍聚居在东北地区某些边远村屯的满族中仍有少数老人会讲满语 ,保存着较多民族特点外 ,散居全国各地尤其是中心城市的满人 ,因与当地居民在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方面长期的密切交往 ,已融入各自生存的区域社会。据 1990年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材料 ,广州市的满族有4 15 5人 ,是该市已有 4 0多个民族成分中人口数相对较多的少数民族之一 ;而 195 3年第一次全国人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3期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略论东南亚华族的族群认同及其发展趋势

东南亚华人族群的前身是作为中华民族组成部分的东南亚华侨社会 ,2 0世纪 50年代以后 ,逐渐归化于当地社会 ,构成东南亚当地族群 (ethnicgroup)之一 ,是东南亚各当地国家民族的组成部分。东南亚华族从华侨社会到作为当地国家民族组成部分的当地族群 ,经历了从侨民社会到落地生根族群的蜕变过程 ,其根本标志是从全面认同中国到全面认同于当地社会 ,华人意识是东南亚华人族群认同的核心。本文旨在研究东南亚华人族群意识的形成和变化 ,从而探讨东南亚华族的发展趋势。一、东南亚华人族群认同的形成和发展二战以后 ,华侨华人作为移民或移民后裔的群体 ,也在近 50年里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不但传统的华侨社会由落叶归根转型为落地生根 ,归化为当地多元社会的组成部分 ,而且华人新移民也正在经历这一过程。在东南亚 ,除了新加坡以外 ,华人都属于少数族群 ,因此 ,在这一归化过程中 ,不可避免地体现了或多或少的趋同于当地主体族群的趋势。体现华人归化...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研究》2009年01期
中国研究

国家和地方语境下的族群认同

关于族群、民族与民族国家本文所用“族群”一词系英文“ethnic group”的中译文。“族群”指的是有主体性认同的社会群体。他们相互之间认为有着共同的祖先和血缘谱系,有着共同的历史,讲共同的语言,遵循共同文化和习俗,或信仰共同宗教,以及有着相同行为和生物特质。他们也可以被其他族群视为具有共同语言、共同文化习俗和宗教信仰,以及行为和生物特质的群体(http://en.wikipedia.org/wiki/Ethnic_group)。15世纪前的英文中“ethnic”源自希腊语形容词“ethnikos””,意义为“异族的”(gentile)、“异国的”(foreign)。而希腊文形容词“ethnikos”则是源自希腊文名词“ethnos”(人民、国民、异国人)。在翻译希伯来《圣经》时,希腊文“ethnos”又被用作为希伯来文“gōyīm”,即“gentile”(非犹太人)的译文。正因如此,1728年之后,虽然其形容词形式“ethn...  (本文共21页) 阅读全文>>

《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我国边疆族群认同要素的构建与维系——以西藏珞巴族为例

族性凸显已然成为当今世界发展的主导趋向,而“作为全球化的一个结果,文化也正在迅速地消逝,基于多样性和差异性的多元文化主义似乎正受到全球趋同性的威胁。现代化似乎已经导致了世界范围内的那些少数民族群体最为直接认同的文化特征的衰败”。[1]在推进现代化的过程中,传统社会的封闭性被打破,开放性不断提高,族群现实性的自我表达与认同也因而遭遇了诸多困境。文化选择的多元化虽然为族群认同提供了多种路径可能,但是同时也对族群原生性认同(如语言、习俗、宗教信仰等)的维系带来了挑战。在彼此间交往、交流与交融程度不断加深的过程中,族群如何恰当地进行自我表述并建构完善的认同机制,已经成为必须面对的一个十分紧迫的问题。同时,族群认同可以建立一个民族,也可以撕裂一个民族。H“在全国团结的态度得到巩固之前,各种不同的经济、地区和种族集团由于首次认识到国家其他集团以及同政治体系的关系,会造成集团间的冲突”。P■因此,在适应全球化过程中,重点研究族群认同在维系多元...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8年03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

国内族群认同研究:现状与反思

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各国各民族之间的交流和交往日益频繁,但是族群矛盾及与国家间的冲突依旧存在。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族群的冲突和对立并不是现代社会才有的现象。值得关注的是,在现代社会,族群认同不仅变成了一个独立存在的问题,甚至变成了一个无法解决的致命问题[1](P.1-20)。中国是一个多族群国家,在当今族际交往日益频繁和紧密的情况下,在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条件下,对族群认同进行研究,有着重要的意义。本文在介绍国内、外学者关于族群认同概念的基础上,梳理和总结了近年来国内该领域的相关研究,发现了现有研究的不足,并对现有研究进行反思,指出未来研究的方向,以期为今后的研究提供新思路,为促进国内群际交往和改善群际关系提供理论支持。一、族群认同的概念关于族群认同的概念,西方和中国的学者从不同的视角进行了阐述。西方学者从社会分类的角度,定义了族群认同,如有人认为,个体的族群认同是基于群体分类研究中的自我分类,主要关注对一个族群或文化群体的认同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城市版)》2018年04期
美与时代(城市版)

探析后流放时期犹大回归者族群认同的构建

一、对现有族群认同理论的概括目前的学界,关于族群认同的理论及定义有许多不同的分类,我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比较具有权威性及受到普遍认可的理论有三种:第一种,以西尔斯(EdwdadShills)、格尔兹(Clifford Geertz)等人的“根基论”,也有人称为“原生论”。第二种,德斯皮斯(Leo.A.Despres)和哈尔德(Gunnar Haaland)等人提出的“工具论”,也被称为“场景论”和“建构论”。第三种,挪威人类学家弗雷德里克·巴斯(Fredrick Barth)开创的“边界论”。中国学者王明珂在这三种构建方式的基础上提出了族群边缘论。王明珂的基本观点为:“第一,族群由族群边界维持,造成族群边界的是一群人主观上对外的异己感,以及对内的基本情感联系;第二,族群成员间的根基性情感来自‘共同族源记忆’造成的血缘性共同想象;第三,强调客观资源环境对族群认同变迁产生的影响;第四,客观资源环境的改变所造成的族群认同变迁是通过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