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宪政的人性分析

迄今为止,人类所进行的一切活动实际上都在于实现人的发展和完善,而任何的制度设计则都是以人为出发点和归宿的,因此对于一个怎样的人和怎样的人的关系的问题的认识是我们一切活动的基本前提条件。人们按照什么样的方式来适应环境和生存,本质上是和他们如何认识自己的水准相一致的。而在人类几乎所有关于自身行为的规范和准则的背后,实质上都蕴涵着这样一个潜在的命题:作为“人”,是这样的。人是怎样的这一问题的答案是任何制度设计的基础和目标,它决定着制度设计的方向和内容。一、问题的重要性及研究方法对人性在哲学上和伦理上的全面认识,直接影响着人们在进行制度设计时的态度偏向。制度的目的在于体现人性、适应人性并促进人性的发展和完满,因此对人性的认识和准确定位直接决定了在这个制度中如何来实现对人的关怀,以何种方式和思路来实现对人的关怀。对人理性或非理性、善或恶的绝对认识,从理想主义或基督教主义的思路出发,必然导致对人哲学上和伦理上的苛刻要求。理想主义将理性等同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07年11期
法制与社会

试论西方宪政的人性观

任何一种制度安排,都应当是建立在特定的人性基础上的,宪政制度的设计自然也不例外。宪政中的人性观问题,自从宪政问题提出来以后,就一直为思想家与学者们所关注。这个问题在后来的宪政实践中,直接对宪政制度的设计与安排产生了影响。我们知道,宪政是西方国家的产物。西方国家的宪政理念,是基于对“天赋人权”的确认与保障,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首先就必须对政府权力进行有效的监督和制约。简而言之,保障人权是西方宪政制度的根本目的,而限制权力则是达到这一目的的根本途径。西方宪政制度的建构和运作,依赖其对人性因素所做的充分而深入的考究,建立在其全面的人性观基础之上。了解西方宪政制度所蕴涵的人性基础和人文关怀,建立适宜的文化基础和宪政理念,对我国宪政制度的创设必将起到积极的作用。一、权利保障——对人性“善”的保护西方宪政理论以“权利保障”来阐释宪政,它认为,宪政最核心的价值就是对人类尊严的维护和对人权的保障,即用宪法和法律来限制政府专横的权力,保障公民的基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01年03期
上海行政学院学报

宪政中的人性预设与制度安排——“以德治国”的宪政分析

宪政是一种人性化的制度设计 ,必然要对人性因素进行充分的、全面的考虑 ,并以此作为实行宪政的基础。而“依法治国”与“以德治国”的互补与结合 ,从某种意义上说 ,也正是这种人性化的宪政制度安排和选择的结果。一宪政中人性预设问题 ,自从宪政问题提出以来 ,就一直为思想家与学者们所关心 ,并在后来的宪政实践中 ,直接对宪政制度的设计与安排产生影响。宪政是西方国家的产物。西方国家的宪政理念 ,是基于对“天赋人权”的确认与保障 ,而要实现这一目标 ,首先就必须对政府权力进行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因此 ,限制国家 (政府 )权力 ,构成了宪政的基本精神 ,宪政的核心就是“限政” ,规范与制约国家权力是宪政的终极目标。西方的宪法学家们在对宪政含义的阐释中 ,也大都集中在这一点上。卡尔·J·费里德希认为 :“宪政是对政府最高权威加以约束的各种规则的发展。”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丹·莱夫也认为 :“宪政意指法律化的政治秩序 ,即限制和钳制政治权力的公共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1期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宪政建构的人性诉求——以中西人性思想比较为视角

人性问题,是人生哲学和伦理道德学说的理论基础,这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人来源于动物界这一事实已经决定人永远不能完全摆脱兽性,所以问题永远只能在于摆脱得多些或少些,在于兽性或人性的程度上的差异。”[1]140从宏观层面看,宪政建设的主体是人,规范和保障的都是人的行为,调整的也是人之间的社会关系,满足人的需求,从而最终实现人的自身价值。从微观层面看,人是制定、实施、执行和遵守宪法的主体,人的主体性决定了宪法乃至宪政建设都必然是由人来掌握并为人服务的。事实上,实施宪政建设本身就是人性发展的必然结果,人们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防止国家权力的滥用而自发地创制并选择了宪法,其目的就是希望宪法能够更好地保障自己的权益,而将宪法的实质内容上升到宪政的角度则是确保宪法实然层面的实现。从这一点上看,宪政建设天生就具备了实现人性诉求的属性。一、中国宪政建设的应有之义宪政,一个令人们魂牵梦萦的神圣名词,它是文明与法治的象征。宪政一词见诸各类文书少说也已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武汉理工大学
武汉理工大学

法治政府的宪政维度及其实现途径研究

法治政府建设是法治国家方略的核心组成部分,对其进行研究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当前学界对法治政府的研究存在某种程度的简单化趋势,即将法治政府建设简单化约为依法行政问题。事实上,法治政府建设是一项系统的社会工程,法治政府的背后蕴藏的是一系列社会经济关系的现代化变革,它关乎到一国政治、经济体制的变迁和调整,也意味着在文化意识上对法治理念的吸收和接纳。法治是西方文明的产物,我们建设法治政府一方面必须从现实国情出发探求适合的法治道路,另一方面又要认识到我们已然置身于一种普遍性的现代化范式之中,我们的各项制度建设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西方政治文明的有益因素。就此而论,现代西方政治文明基本上是一种宪政文明,所以法治政府的宪政内涵必须得到有力地澄清。本文第一章先是对西方法治的源流进行了简要梳理,论述了现代法治的基本内涵,然后在阐述西方宪政的历史样态和现代面貌的基础上分析了法治与宪政的不同之处,最后得出结论,所谓法治政府也就是法治与政府的一种宪政整合。...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6期
济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限制恶性与保护善性——西方宪政制度的人性化特征

保障人权是西方宪政制度的根本目的,限制权力是达到这一目的的根本途径。西方宪政制度的建构和运作,依赖其对人性因素所做的充分而深入的考究,建立在其全面的人性观基础之上。宪政是西方国家的产物,了解西方宪政制度所蕴涵的人性基础和人文关怀,建立适宜的文化基础和宪政理念,对我国宪政制度的创设必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一、限政:对人的恶性的限制在现代西方政治学说中,宪政论的核心问题是对政治权力进行限制。宪政就是限政,建立有限政府,将国家权力置于宪法、法律的有效制约之下,防止国家权力对自由的侵蚀。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丹·莱夫认为:“宪政意指法律化的政治秩序,即限制和钳制政治权力的规则和制度,宪政的出现是与约束国家及其官员相关。”[1]秦德君也认为“宪政的突出本质就在于‘限政’”[2](P161)。刘军宁说:“宪政的本质的确是而且必须是限政。”[3](P123)“宪政的核心特征就是对国家权力的法律限制”,而且“宪政主义的最大目标一直是限制政府的权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