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意世界里的青春独白——评冯至早期的叙事诗

从《诗经》中的《东山》、《采薇》、《出车》等叙事作品到《孔雀东南飞》、“三吏”、“三别”、《长恨歌》,甚至于近代的一些叙事作品如黄遵宪的《冯将军歌》等,中国叙事诗的发展可谓源远流长。20世纪20年代,正值青春年少的冯至也创作了几首叙事诗,这便是收录在《昨日之歌》中的《吹箫人的故事》(1923)、《帷幔》(1924)、《蚕马》(1925)和《寺门之前》(1926)。但诚如张宽所说,“单从《孔雀东南飞》、‘三吏’、‘三别’、《琵琶行》这条中国叙事诗的传统中,似乎很难直接产生出冯至那样的极富浪漫主义气息的叙事诗来。”[1]一般来讲,中国古代的叙事诗多以现实生活为题材,作品脱离不了诗史的特征,往往承担起道德教化的功能,表现诗人对现实某些现象的态度。因此,不论是《孔雀东南飞》对封建家长制的有力鞭挞,还是“三吏”、“三别”对战争所造成的民不聊生的无情控诉,其对现实针砭的意义更超出对作品本身的审美鉴赏。与这些叙事作品明显不同的是,冯至早期的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民周刊》2018年35期
新民周刊

留学生文学的清新之作

这位生于1996年的女生,如此年轻,为何要选“昨日之歌”作为书名。她其实又有多少昨日可以追忆呢?很久没读到过这样的作品了。这是我在读过杨潇涵《昨日之歌》后的感慨。在展卷之前,我在想一个问题:这位生于1996年的女生,如此年轻,为何要选“昨日之歌”作为书名。她其实又有多少昨日可以追忆呢?看书。《昨日之歌》以温哥华某高中华裔女生莫百萱的视角,讲述莫百萱与韩忆的青春爱情,讲述莫百萱与一群好友柳惜时、顾怀等的成长,无疑,这算是留学生文学的一脉了。1990年代,诸如《北京人在纽约》《曼哈顿的中国女人》之类的留学生文学作品曾风靡一时,但很快这一类的写作就式微了。而读罢《昨日之歌》,我的感觉是,这部作品跳过了1990年代,直接与1960年代白先勇的作品对接上了,从文字的调性上看,更是如此。在《昨日之歌》里,没有留学生在市井嘈杂中谋生活的片段,也没有留学生为选择留在加拿大还是回国而彷徨的片段。反倒是有汤显祖笔下柳梦梅与杜丽娘“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6年20期
名作欣赏

浅析《昨日之歌》的独创性

《昨日之歌》是冯至于1927年出版的第一部诗集,全诗共收入诗人1921年到1926年所创作的五十二首诗歌,其中绝大多数是抒情短诗,有四首是叙事诗。诗人把诗集命名为《昨日之歌》多少有向过去告别的意味,同时也是对自己大学时期所创作的诗歌的总结。此时的冯至艺术上虽然不够纯熟,但对中国新诗发展有着独特的贡献。一、抒情诗表现出对艺术的节制冯至这时期抒情诗的最大特色就是表现出对艺术的节制。他以富于想象而又讲求艺术的节制见长。宗白华、郭沫若、田汉的通信集《三叶集》对冯至的诗歌创作具有启蒙作用。冯至欣赏浪漫主义诗人歌德、海涅等,写诗注重从个人感受出发,重视真情实感,强调自然流畅,反对无病呻吟和过分雕琢。他继承了郭沫若诗歌善于抒情的长处又克服了其诗歌中的一些短处。《昨日之歌》中的抒情诗大多从普通的事物和平凡的事情中攫取营养,通过赋予这些平常的事物新奇的意象展开联想,把要表达的情感用平实的语句表达出来,抒情却不直白。形式上大多采用半格律体,诗行也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顺师专学报》2001年03期
安顺师专学报

令人难以忘怀的歌——读冯至的《昨日之歌》

《昨日之歌》是我国现代著名诗人冯至于1927年出版的第一部诗集。它的出现,莫定了冯至在中国新诗史上的地位。诗集分为上、下两卷,上卷基本为抒情短曲,下卷是四首叙事性的爱情长诗。 《昨日之歌》中的抒情诗以其幽婉柔和的调子,铿锵悦耳的音节,浓郁含蓄的诗意和朴素无华的句子,以及强烈、真挚而又不外露的感情,形成了独特的抒情风格。这些诗在取材上多是平常生活中的感受,虽然是没有突出的社会意义的重大题材,但却能让人从中领略到不少超出表面描写的意旨。从诗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一时期的冯至和同时代的许多诗人一样,在军阀统治的恶劣环境中,苦闷、傍徨然而又不甘沉沦,所以希望之火在心中是时隐时现的。在《暮雨》中诗人就是这样描写自己的思想情绪的:“醒后正黄昏,/窗外雨声浙浙,/啊,初春的暮雨!/把我的心儿掩埋了,/眼前又是一春的/落花飞絮……”这种感叹正是“五四”以后一代青年心理状态的真实写照。诗人常常会对前途感到茫然,觉得自己就像“弹着哀怨的三弦,向没有尽头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09年29期
名作欣赏

论冯至《昨日之歌》的新诗史意义

一《昨日之歌》是冯至在1927年出版的第一本诗集,收录了诗人在1921年至1926年间所写52首诗歌。这些诗都写在冯至21岁以前,那时候诗人还没有从北京大学毕业,因此完全属于青春少作。另外,由于诗人自己对于这些早年的诗歌曾作过出这样的评价:“诗里抒写的是狭窄的情感,个人的哀愁,如果说它们还有一点意义,那就是从中可以看出‘五四’以后一部分青年的苦闷。”①因此,《昨日之歌》里那些只写“狭窄的情感”和“个人的哀愁”的青春少作长期以来很少被人重视。事实上,冯至上述这段话是上世纪50年代说的,这样说除了自谦之外也有当时文化环境的原因,因此决不是盖棺之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注意到这本诗集,研究也渐渐走向深入。但综合起来我们却发现,这些研究一般都在以下三种框架内论述:一种是对《昨日之歌》内的个别名篇(如《蛇》《我是一条小河》等)进行解读;第二种是在考察诗人一生的诗歌创作时,作为第一个创作阶段的主要作品谈及,这种情况下论者的讨论对象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04期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追寻“永久”:“终极”映照下的人生在世──冯至《昨日之歌》解读

冯至的《昨日之歌》,是诗人最早的一本诗集,记录了他早年的种种心绪、感受、情志、思考,以及初踏上人生之路后对世界的打量和评判。我们可以将这本小集子看作诗人一个时期内的一个完整的心灵世界。而通往这个世界的路径,我以为是《永久》这首诗:我若是个印度人,便迈入了浓密的森林;我若是个俄国人,便踏上了冰天雪地;因为它们都是永久的,在南天,在北极。我呀,我生在温带的国里,没有雪地没有森林──我追寻我的永久的,我的永久的可是你?但是我怎样的走进呀,永久里,永久里?这首诗绝不是《昨日之歌》中写得最好的诗,甚至还可以说它相当直白与缺乏情味,但它却承载了一个颇为重要的信息:冯至对“永久”的渴望。这种信息幽幽隐隐散落在集子中大多数诗的字里行间,比如《追忆》中对“甜美的境地”的心向往之,《不能容忍了》中“剖开胸怀”,取出“血红的心儿”,以及《吹萧人》中不停地追寻等,都从不同角度表达了一种对永恒至美的渴望。这种渴望在爱情友谊的场景中滋长着,在关于人生意义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