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格致”到“科学”

一切概念都是在历.史中流动的,其流向和“流域”皆受制于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一社会条件。就中国传统文化本身而言,“格致”不是科学,而它终于演变为“科学”,是在开放的条件下不断接受外来文化冲击的结果。一、作为道德修养方法的“格物致知” 秦汉之际的儒家著作后》为题做过介绍,表明该书当完成在此之前。弄清这一时间是重要的,因为在《日本书目志》的“一册,卷二,理学门”中列有: “《科学入门”,普及舍译;《科学之原理》,本村骏吉著。” 虽然中日两国的“科学”在写法上没有差别,但中文从前无此词,康有为的书目志意味着把日文的“科学”译为中文,是中文第一次出现“科学”,在中国近代科学史上有其特殊意义。 我国学者有人认为是梁启超于1896年在《变法通议》中第一次使用了“科学”一词。③日本学者铃木修次在袁氏之前提到过这一点,他又同时指出,梁氏“在文中写的‘科学不改’似特指学制问题,用意近乎于说要破坏它。”④ 铃木氏感到费解的原因,来自检字排版的错误。作为...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晚清期刊中的科学话语研究

晚清期刊中的科学话语传播是在西学东渐、西力东侵的历史格局中进行,与科学话语传播结伴而行的是科学话语体系的建构。而晚晴科学话语体系的构建,经历了酝酿期、萌芽期与初步形成期三个不同的阶段。其中酝酿期以传教士的格致话语传播为主,萌芽期以维新报人的格致话语传播为主,初步形成期则以辛亥报人的科学话语传播为主。从格致话语传播到科学话语传播的嬗变,就是晚清期刊科学话语体系建构的内在理路与外在表征。格致话语与科学话语代表着两条不‘同的传播路径。一条是传教士格致话语传播路径,基本上沿袭明末清初传教士的“以学辅教”的宗旨,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格致”来指称Science,“科学”一词直到1905年间,《万国公报》上才开始使用“科学”词汇。传教士格致话语中的“格致”更多的是指称狭义上的科学,即自然科学,尚属“小科学”的范畴。并概述格致的本义、方法、分类、功能与精神等方面。鉴于晚清科学话语体系的构建实指中国人的自主构建,传教士只是起着一个中介与播种的作用...  (本文共3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学术研究》2009年12期
学术研究

从“格致”到“科学”:晚清学术体系的过渡与别择(1895-1905年)

从19世纪30年代开始,在华传教士借用“格致”一词传达了全新的来自西方的知识,它至少包括了我们今天所说的哲学、科学与技术、物理学三个层面的含义。其中指涉科学与技术的中层含义倍受国人青睐,且在洋务时期转化为中国求富求强的理论依据,有志之士无不趋而学之。[1]但是,随着甲午战争的失败,洋务运动中单纯的技艺追求受到质疑,国人开始寻求“格致”以外的救国良方。20世纪初年,“科学”一词在中国初现。有学者通过关键词检索认为,1902到1905年间,“格致”与“科学”出现的频率相差不多,称其为并用时;1905年前后,“科学”逐渐取代“格致”,为一个转折点;1906年以后,“格致”不再和“科学”并存,而迅速消亡。[2]“格致学”的消亡已然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格致”是否被“科学”取代,以及“科学”是否代替“格致”而存在,这似乎是被混淆了的两个命题。事实上,在以往的研究中,“格致”与“科学”多被看作对应概念,认为近代中国曾经出现过一个从“格致...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3年04期
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清末国人科学观的演化:从“格致”到“科学”的词义考辨

晚清以降,随着西方科学技术的广泛传播,“科学”(或称“格致”)在时人的言说中,已成为一个流行词。人们最初沿袭明末清初时的观念,以“格致”来称呼这种西来的知识,而后引进日语词汇“科学”取代“格致”。近年以来,国内外关于清末民初国人“科学”观念的研究,已有多种论著发表,如樊洪业《从“格致”到“科学”》[1],艾尔曼《从前现代的格致学到现代的科学》[2]等文,但其中仍有未发之覆,特别是对清末国人科学观演化的具体过程少有论及。本文通过检索清末学者使用的“格致”、“格物”、“科学”几个汉语词汇的具体内涵,辨析国人对西文“science”之译从“格致”到“科学”的演变过程,借以揭示清末国人“科学”观念的重要变化。一、中西“格致”之别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士东来,携来了有关数学、天文、地理、力学等自然科学知识。这些自然科学知识对中国人来说是陌生的。当时中文里没有意义对等的词来称呼它,利玛窦、徐光启等最初的西方科学传人就借用前人使用的“格致”一词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
山西大学

近代科学在中国的本土化实践研究

中国科学的近代化问题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术界持续探讨的重点论题之一,然而对此论题,从本土化的角度来加以系统性的解释,还是少有鲜见的。本文鉴于目前的这种研究情况,采用社会学、内部主义、微观分析的方法,试图“回到中国社会的内部”去对中国近代科学演进的历程做出新的解释。本文首先对目前中国科学近代化问题的研究现状与考察视角进行了分析,指出了以往研究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同时在借鉴过去研究成果和吸取新的理论成果和研究方法的基础上,提出了本文的几个重要观点,并进一步说明了运用跨学科的理论方法来研究中国近代科学的本土化问题的必要性和有效性;其次,从文化研究的角度,探讨了西方科学作为一种异质文化传入中国以后,引起的社会与文化变迁,以及中国本土知识精英阶层对外来科学文化所持的基本态度,从而说明西方科学传入中国并被中国本土社会所认同和接纳的过程,是一个充满曲折的选择过程,但无论这一过程怎样艰难,中国社会内部还是逐渐培育形成了一个推动中国科学近...  (本文共1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学文化评论》2010年04期
科学文化评论

从“格致”到“科学”,谁的考证? 汪晖论著涉嫌抄袭个案分析

在现任清华大学教授汪晖先生的学术生涯中,《“赛先生”在中国的命运——中国近现代思想中的“科学”概念及其使用》一文(以下简称《赛先生》,亦视行文需要简称“汪文”)是一个相当值得关注的研究成果。该文最初发表在江苏文艺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学人》集刊(汪晖本人为该刊三名主编之一)第一辑上。同年秋天,汪晖又以该文作为由头,与日本学者、中国思想史研究专家沟口雄三作了一个“关于科学与道德的对话”,并将对话发表在《学人》集刊第二辑上。1994年,汪晖论文集《无地彷徨——“五四”及其回声》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赛先生》和《对话》一文均收入其中。(本文所引《赛先生》一文均以《无地彷徨》一书为据,以下所引该文只出页码,不另注明)1997年,《赛先生》一文又被收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汪晖自选集》一书,作为书中《科学的观念与中国的现代认同》一文的第一部分再次刊发,该书于2000年被评为首届长江读书奖专家著作奖。到了2004年,《赛先生》一文又...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