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走向开放的科学史研究——关于科学史学科性质的思考

近年来,随着“科教兴国”战略和“知识创新”工程的贯彻和实施,国内在学术界和大众文化两个层面上都形成了科学文化研究和普及的热潮。起着所谓沟通科学与文化之联系桥梁作用的科学技术史,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由此,科学技术史学科在中国虽然还不能完全与诸如数理化、文史哲以及政经法等“显学”等量齐观,但的确已跟原来处于职业建制和学术建制双重边缘地位的局面大不相同,特别是在职业建制上有了明显的改观。在学术建制方面,零敲碎打、拾遗补缺式的研究阶段应该已告结束,进入学科建制化发展阶段。因此,关于科学史的学科性质问题日渐凸现,成为大家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在这方面,近年已有许多论者阐发了观点〔11〕本文着眼于与科学史学科性相关的开放性问题。认为从实践到理论、从方法到内容等等方面看,科学史都具有历史学的学科性质和特征。但从其研究的对象和领域看,科学史又不是普通的历史学科,具有强烈的交叉和跨学科性质。这些都说明科学史不应该是一个封闭的,而应该是一个开放的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南商学院学报》2002年04期
湖南商学院学报

李约瑟难题对科学史研究的启示

纵观科学史的研究历程 ,学术界长期存在着内史论与外史论的纷争。由于内史论和外史论都只是代表了科学史研究的一个方面 ,因而它们的争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李约瑟难题是关于中国科学技术史上的问题 ,即近代科学为何不是从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古代中国文明中演绎出来 ,而是在文明程度相对落后的 15世纪的欧洲诞生。本文通过对李约瑟难题的剖析 ,得到的启示是 ,纯内史研究和纯外史研究都是不充分的 ,而用系统论的方法来研究科学史或对科学史进行反思 ,既可以消除内史论与外史论的界限与纷争 ,又可以更全面、更有价值地认识科学史。一 科学史研究上的内史论与外史论及其纷争科学史内史主要研究科学知识自身发展的历史 ,包括各门自然科学学科发展史。在 1931年的伦敦大会之前 ,科学史研究领域一直是持内史论观点的内史学派的天下。 192 9年出版的英国著名科学史学家丹皮尔的《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就是内史学派的经典性著作。内史学派的主要观点认为科学的发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4期
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世界背景下的中国科学史研究刍论

科学史是研究科学发展历史的学科 ,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传统。当国际科学史研究走向未来的同时 ,中国的科学史研究在世界背景下的发展状况如何 ,值得认真思考。  一、国际科学史发展的历史回顾科学史的最初形态出现在古希腊时期。中世纪一些阿拉伯的学者也对科学的历史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从 1 8世纪开始 ,伴随着启蒙运动和近代科学的兴起 ,科学被看作是社会进步的源泉 ,典型的学科史开始出现。许多专业学术文献和著作中都有专门叙述该学科历史的章节 ,这些被称为是科学家阵营的编史传统。他们所写的科学史 ,主要是专科史 ,是为科学工作者和学习科学的学生们而写的。与此同时 ,还出现了哲学家、历史学家的编史传统。他们认为理性标准可以建立在对自然知识的历史发展的考察之上。他们的科学史关注科学与社会、文化、经济等因素之间的关系。科学史的重大转折是综合性科学史的发现。科学史家乔治·萨顿 ( 1 884- 1 95 6)毕生从事科学史的研究事业和学科的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学技术与辩证法》2002年05期
科学技术与辩证法

科学史研究的语境分析方法

科学史作为一门独立性学科的标志是 1913年ISIS杂志的创立。在近一个世纪的发展中 ,她经历了内史研究、外史研究、综合史研究三个阶段。相应于这三个发展阶段 ,其方法论经历并形成了内史方法、外史方法和语境分析方法。受内史与外史、“辉格”与“反辉格”、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科学思想史和科学社会史的长期争论以及系统论、语境论和多元主义方法的影响 ,2 0世纪 80年代以来 ,科学史研究走向了综合化和语境化 ,语境分析方法逐渐成为科学史研究的方法论。所谓语境分析就是将科学理论的形成、科学事件的发生或科学研究放到与其社会、历史、文化相关联的因果联系中去研究 ,分析科学历史的前因后果。本文在概括和总结成熟的内史方法和外史方法的基础上 ,重点探讨科学史研究中的各种语境分析方法。1 语境分析的内史和外史基础语境分析是一种综合分析和整合研究。在科学史研究中 ,内史方法和外史方法无疑是进行语境分析的基础。因此 ,在探讨科学史的语境分析方法之前 ,有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自然辩证法研究》2002年05期
自然辩证法研究

科学史研究中必须区分四对范畴

引言人们常说 ,历史是一面镜子 ,它可以透视过去 ,照亮未来 ,科学史同样也是如此。通过对科学史的研究 ,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科学发展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密切关系 ,帮助我们更合理地制订科学、技术发展战略 ,从而推动科学和社会的进步。然而 ,要充分发挥科学史的这些功能 ,我们首先就必须对科学史研究本身进行“正本清源”。事实上 ,我国学术界在科学史研究中存在着许多根本性的模糊认识 ,这些模糊认识不仅严重阻碍了科学史研究的进一步深入 ,而且更重要的是大大削弱了科学史的启示 ,借鉴和解释功能。例如 ,直到今天我们也不可能从科学史研究中找到“中国近代以来在科学技术方面突然落后”的真正原因 ;科学史也没有令人信服地告诉人们 ,我们土生土长的中国科学家为什么至今连一项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也未获得 ;我们甚至不可能从科学史研究中弄清楚对制订科技发展战略具有重要意义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科学史研究之所以不能很好地回答、解释现实问题 ...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1期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大数据语境下的科学史研究

科学对人类社会文明的推动作用是不容怀疑的。正因如此,科学技术便有了与人类其他社会活动完全不同的特征,从而其历史似乎也与其他学科的历史的研究方式、研究内容等有所不同。特别在我国,科学技术史作为一级学科建制而与历史学平行,这一突出地位使科学史的学科独立性与自主性得到了充分发挥。事实上,科学史一直是作为一种“特殊的”历史去描述的,尤其是当科学与文明交织在一起时,只有将科学置于文明的演进中去研究才有语境意义,这也正是李约瑟的成功之处。然而,科学史研究格局在20世纪中后期发生了内史向外史的转变,以致随着文化解释力的不断增强,有学者主张“科学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1]3-5,提倡从文化的角度去阐释科学史。可在具体的研究中,科学是有形的,而文化是无形的,从文化解释科学的发展历史有一定的缺陷。因为从历史语境的角度讲,科学一直是特殊人物从事的特殊智力活动,内容的独特性决定了其历史的特殊性,历史的独特性造就解释的多元性。近年来,大数据技术分析在经...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