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方科学的文化基因初探

谁也不能否认,科学是一种文化过程,具有浓厚的文化色彩。因此,“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科学同其他文化现象一样,也表现出强烈的民族性”〔1〕,事实也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这意味着,文化基因是决定科学诞生和发展的最终决定因素。不言而喻,“西方科学几乎是惟一存留到今天的科学形态,取得了深刻影响人类社会生活的卓越成就,并展现了发展的远景”。〔2〕那么,为什么西方科学几乎是惟一存留到今天,并成为世界上所有民族和国家都努力学习的科学形态呢?而且为什么从总体上看非西方国家在科学(当然指西方科学)方面都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呢?这无疑是由于西方科学携带了西方文化的全套基因,这种文化基因的特殊性不仅使西方科学能发挥出特殊的社会功能,变成一种改变世界面貌的强大物质力量,而且这种文化基因本身也是促进其科学持续发展的内在动力或根本动力。这说明,非西方国家之所以在科学方面全面落后于西方国家,都是由于文化基因的不匹配、不吻合、不协调所致。换句话说,我们要想对症下药地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13年06期
炎黄纵横

历史上,反浪费为何陷入周期律

中国有着数千年的农耕文明,行勤俭、反浪费早已成为这个民族的文化基因。翻开历史,不少君主曾经推行节俭,却最终陷入俭始奢终的周期律。“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这其中的历史原因、深刻教训,值得思考,更值得借鉴。中国古代历史上,南朝宋武帝刘裕素以倡导节俭著称,史书称“未尝视珠玉舆马之饰,后庭无纨绮丝竹之音”。然而,效果却并不如意,刘裕在世时,子弟生活已日趋腐化,其弟荆州刺史刘道怜,“贪纵过甚,畜聚财货,常若不足”;刘裕去世之后,刘氏皇族则更是快速滑向奢侈。武帝之俭,二代而绝。隋文帝杨坚同样崇尚节俭,有一次看到太子杨勇佩戴装饰,遂语重心长地训诫说,自古帝王未有好奢而能长久的,你是储君,当以俭约为先。当时的晋王杨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18年07期
贵州民族研究

现代化进程中少数民族文化传承危机与应对——基于文化基因视角

我国是一个地域辽阔、民族众多的国家,不同民族基于不同的地理环境,并在长期发展中积淀了独特的人生观、宇宙观与思维方式最终凝结为各民族文化的核心基质——文化基因。随着民族地区城镇化,区域自然环境发生了剧烈变迁,解构了少数民族文化基因生长的原生物理空间。与此同时,以科学技术与理性知识为核心的现代性文化在少数民族地区广泛传播,少数民族群体的文化心理发生异变。民族地区自然与人文环境异变,少数民族文化基因陷入传承困境。一、少数民族文化基因的内涵及其特性“文化基因”一词是在借鉴生物遗传学基因概念的基础上建构的术语,用以说明并描述人类文化的传承与传播规律。1976年,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一书中将文化基因表述为“谜米(meme)”,意指“一个表达文化传播的单位,或一个复制的单位。”[1]在后续术语使用过程中,“meme”成为文化研究一个重要概念,并于1988年被收入《牛津英语词典》:“Meme:An elementof culture ...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沈阳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沈阳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时空维度中人类文化基因生成探索

按照马克思主义唯物论,世界的存在不可能是抽象的理念存在,世界是由具体的运动物质构成的,而物质运动必须发生于时空之中,其中就包括人类身体的运动及人类社会的运动。人类社会由独立的生命个体构成,所有的生命个体具有独一无二的时空秩序和时空结构。就人类个体而言,个体生命在时空维度中的存在状态是短暂的、孤立的;就人类整体而言,人类社会在时空维度中的存在是久远的、连续的。现实中的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够将人类个体与人类整体进行有机统一,形成一个完整而连续的历史链条,关键在于人类社会同时存在生理基因和文化基因这两大信息载体。一、生命存在的时空隔离性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一切存在的基本形式是空间和时间,时间以外的存在像空间以外的存在一样,是非常荒诞的事情”[1]56。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进一步指出,“世界的统一性并不在于它的存在,尽管世界的存在是它的统一性的前提,因为世界必须先存在,然后才能是统一的。在我们的视野范围之外,存在甚至完全是一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世纪》2017年05期
世纪

认清中国人的文化基因和身份

王蒙对于传统文化的自信、弘扬与发展,我们要做的是:用世界眼光、中国特色、现代观念,理解与选择、传承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反思中华文化充满辉煌与能动、焦虑与挫折、终于赢得伟大振兴机遇的悠久历史,总结经验教训,使之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深厚精神资源与动力凝聚标的。归纳起来可以从八个方面认识:第一、性善论是一个基础,一种情操,也是一种信仰,一种诉求。诉诸良知、良能、良心,即天良。把诉诸天良的信仰性,诉诸道德的正义性,诉诸民心的人民性与为政手段的文化性,即所谓“道之以政,齐之以刑,不若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结合为一,可以称之为中华文化中以善德为主线的“一以贯之”。但是,天性的善良仅仅是一个基础,这种人性的基础还要靠后天不断唤起、培养、深化,即文化立国,文化治国,曰“王道”。而全面治国理政,当然同时要靠经济基础、国家实力,靠科学、智慧、技术、法治、国防、王蒙,中国当代著名作家、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曾任文化部部长、中国艺术研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世纪》2017年05期
《今日教育》2016年12期
今日教育

新教材:厚植中华文化基因的沃土

“部编教材”启用,凸显文化自信2016年,中国教育领域的一个重大事件,便是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三科新教材在秋季学期正式启用。三科教材是落实党的教育方针、体现国家意志、传承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载体,在青少年学生思想道德教育中具有极其重要而特殊的作用,因而备受中央、教育部门、出版机构以及广大教育工作者的重视和关注。教育部组织三科教材编写工作于2012年启动,历时四年多,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教育部聘请了学术造诣精深、德高望重的一流专家担任总主编,组建了包括大学教授、学科专家、优秀教研员、特级教师、人教社编辑等在内的人员构成编写组。编写过程中,征求了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和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咨询委员会等百余位专家对教材的意见,每学科专门邀请百余名一线特级或高级教师审读教材,提出修改建议。严格教材审查工作,把好教材政治关、理念关和科学关。另外,还在东中西14个省市28个地区的121所学校开展了试教试用,参与试教的老师32...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