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性”与人文社会科学的兴衰

“现代性”是一个包括现时代政治、经济和文化方方面面的总体性概念 ,按赵景来先生的说法 ,甚至于现时代的种种问题的症结 ,从科学技术到文学艺术 ,从国家形态到市民社会 ,从传媒到生态 ,从主流话语到少数话语 ,都以某种方式与现代性纠缠在一起〔1〕。作为一个包容性极大的概念 ,现代性及其问题已成为当代人文社会科学各个领域的共同话题。本文试图以近代自然科学飞速发展为背景 ,通过阐述社会科学的现代发展及其社会筹划和人文学科的相应失落 ,来展现现代性及其特征。从一定意义上讲 ,现代性与人文社会科学的进展关系是一个合二为一的过程 ,前者甚至是后者的一个技术理性筹划的结果。因而 ,考察现代性与人文社会科学的进展关系 ,不仅对思考人文社会科学的未来发展是必要的 ,而且对于理解“现代性”也是一条可取的思路。1 古希腊的智识学问及其人文目的古希腊人崇尚并追求自由的理想生活。当时的思想家发现 ,只有理性才能保证这样的自由 ,它充分地体现在爱智的哲学思...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哲学动态》2014年09期
哲学动态

技术现代性的本质还原——以“欧洲科学危机”的生活世界超越为视角

一科学的客观化:技术现代性的“隐忧”启蒙运动以降,随着基督神性的祛魅和科学理性的高歌猛进,理性变成了一条凸显现代性的主线和原则。特别是工业革命、信息革命以来,理性与科学技米的联盟,在使理性的谱系获得空前繁荣的同时,也使得技术理性一骑绝尘,甚至成为推动现代社会发展的主导力量。然而,随着技术现代性对于科学实证性及其技术理性的极度推崇与弘扬,也给现代社会带来两种悖论性的隐优:一是在奉实证性、客观性为圭臬的现代科学中,科学以其严格自明的要求竭力拒斥其中的主观性,却又在这种“客观化”、“实证化”的过程中变成了另一种自行设计着的“唯我主观性”的技术,将人变成主体而世界变成客体或图像[1];一是“在以技术方式组织起来的人的全球性帝国主义中,人的主观主义达到了它的登峰造极的地步,人却又由此降落到被组织的千篇一律状态的层面上,并在那里设立自身”[2]。这种现实中启蒙理性与技术理性的貌合神离,科学研究中客观性与主观性的决裂同一,以及科学技术系统的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当代教育科学》2008年05期
当代教育科学

对“教师专业化”现代性范式的批判和反思

近十几年来,随着教育理念的更新以及教育实践的深入,“教师专业化”问题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但是,在这个唯“工具理性”和“技术理性”、自然科学独占鳌头且受万人推崇的现代社会,人们对教师专业化还存在着认识上和实践上的误区,追求教师专业化的“愿景”并非一帆风顺。那么,到底该如何解读“教师专业化”?“教师专业化”的现代性范式究竟存在何弊端?“教师专业化”最终路在何方?本文将围绕这三个方面分别予以阐述。一、问题:对“教师专业化”的解读误区(一)对“教师专业化”的认识误区关于“教师专业化”,已经有众多学者对它的内涵做过阐释,在此,笔者不想在这个层面上进行赘述,而是要引入一个关于“职业”与“专业”的故事,以期引发读者对教师专业化认识误区的思考——有两个人同时在堆砌砖头,从远处走过来第三个人问他们在做什么?一个回答说:“我在砌砖头”,另一个则说:“我在建大厦”。看完这个故事,你有何感想?笔者认为,第一个人或许这辈子只能成为一个普通的泥瓦匠,因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材料新装饰》2004年05期
新材料新装饰

漆艺的现代性

~~漆艺的现代性@祝重华$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社会科学》2004年03期
天津社会科学

现代性的建构与当代中国发展

我国是在探索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以及反思我国社会转型、社会发展暴露出来的问题的进程中遭遇现代性问题的。2 0世纪90年代末,我国学术界出现了由呼唤现代化到反思“现代性”的热潮。研究现代性问题,对推进当代中国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从哲学角度来讲,现代性的一般涵义主要包括:(1)现代性是一种理念和价值取向,即在传统和现代的关系中,它是一种现代取向,它倡导解放人,倡导人的主体性与个人价值;(2 )现代性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历史状态与历史秩序,这就是在经济上实行市场经济,在政治上实行民主政治,在文化上倡导自由、平等、博爱;(3)现代性是人的一种存在方式,它尊重人的正当利益,注重人的能力发挥,确立理性的权威(注重规范与规则、标准与程序、精确与科学等) ,崇尚人的自立,维护人的权利;(4)现代性还是一种反思精神,它包含着对现代化进程中的进步与代价的一种审视、反思和批判。我们的基本观点是:当代中国迫切需要追求现代性,因为其利大于弊。一是为消除中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04年09期
名作欣赏

现代性的灰色本事与蓝色梦幻——《蓝色的马》的符码解读

说老实话,对台湾文学和台湾作家,我并没有系统清晰的认识,散落于脑际的几位如赖和、白先勇、余光中等,也都是盛名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作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的颇负盛名的作家如黄凡、李昂等往往只闻其名,难见其文,蔡逸君这样的新近作家更是难得一闻。我这样的阅读经验,恐怕在大陆的读者群中相当普遍。造成这种状况,除了历史、地域造成两岸阻隔的原因外,不同的物质文化背景和社会体制的差异,也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当代台湾物质生活的现代化和社会体制与机制的西方化,使生活于其中的台湾人的精神生活亦发生变化,这对于缺少这种现代性物质生活经验和对西方化社会体制较少了解的大陆读者(尤其如我这样的物质生活较落后的内陆读者)来说,试图去解读此类作品确有隔靴搔痒之嫌。但是一位优秀的作家,一篇优秀的文学作品,往往能够穿越历史的、地域的和物质文化的阻隔,抵达人类灵魂的共栖之地,拨动人类相同的情感之弦,引发不同群体的精神共鸣。蔡逸君和他的短篇小说名作《蓝色的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