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复杂系统的迷雾

1 复杂系统是复杂性科学的研究对象复杂系统是系统的一个子系统,是对系统进行分类的结果。当然,对系统进行分类的标准和方法很多,例如,根据系统的运动情况,可把系统分为静态系统和动态系统;根据系统的适应性,可把系统分为适应系统和非适应系统;根据系统与其周围环境的关系,可把系统分为开放系统和封闭系统。如果我们根据系统的复杂和简单属性,那么,就可把系统分为简单系统和复杂系统。复杂性科学本来是以复杂性为研究对象的,但通过分析〔1〕,我们知道复杂性的语义非常含混,特别是复杂性科学涉及的领域、学科、范围都很广阔,因此,也就没有统一、具体明确的“复杂性”。鉴于此,人们把复杂性科学的研究对象扩展为复杂性和复杂系统,有时甚至干脆称复杂性科学的研究对象就是复杂系统。例如,成思危教授就认为:“复杂科学是国外在80年代提出的范畴,主要是研究复杂性和复杂系统的科学”。〔2〕另外,美国的《科学》杂志在1999年4月出版了复杂性科学研究的专辑,该专辑的题目就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天风》2005年03期
天风

迷雾中的美

当你看到一个沐身受许多苦难而心中却满有喜乐有没有强烈的感受2当你看到一价人深)受试炼之苦却能得2群有余有没有深切的感染尸当你看到某个人身体虚弱却仍能保持继续忍耐和扰争的光辉能不欢欣鼓舞玛尸所有这一切健黔分我们至高无上的神所赋予的恩典提供了多么美好的见证了 通泛立精神生活我们处处能发现灵魂的直接反应,在我价臻于这种生活之前-我们看入拄徉是通过自身的利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风》2005年03期
《青少年科技博览》2019年02期
青少年科技博览

揭开层层迷雾

可对案发时段^在村子里的所有16至65周岁男子做DNA鉴定,却未发现与嫌犯DNA数据基因位点完全相m为什么警方凭借那名络腮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上海文学》2019年04期
上海文学

迷雾之岛

乳黄色的雅丹地貌夜武汉堆砌在草原的尽头即将枯黄的草场,骑着马的哈萨克族青年凌晨后,喝完最后一瓶啤酒让我记起高更的名画:马提尼克岛的风景武汉的微雨就落在我们眼前形同槽道一样的山路卡车一辆一辆,不多,从街角拐过去鱼贯而行的汽车,正被残酷的大自然审查这里是武汉的角落,最细密的脉络里的并没有一个人摁响喇叭血和氧,都在这里红色的尾灯闪烁着,像多情女子的泪眼贴着城市的心跳,我们走着那些白天让人躁动的想法都跑到哪里去了?白色蒙古包连绵驻扎在牧场,似整片成熟的当我们看到法国梧桐树下的人棉花田,也如疏离隔绝的岛屿当我们看到他们在疲倦的路灯下无尽的荒草与笼罩其上的水汽恬静地等待着下一个食客传递出一种出世的空灵落叶疏影,红色的塑料小凳子泛着油花的餐具旁,事先切好码好的菜蔬额尔齐斯河的蚊蚋好像也有一种鲜活的生命力,也有前世与今生的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消费者报道》2019年02期
消费者报道

破除消费迷雾 重塑新时代公信力

《消费者报道》希望能够与诸多检测机构联手探索,通过商品比较测评,为中国消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2018年02期
读与写(教育教学刊)

从史蒂芬·金的小说《迷雾》看精神的关键性

1引言画家大卫·德雷顿跟他年龄很小的小儿子比利共同生活在缅因州的一个风景优美的城镇中,经过暴风雨洗礼的小镇本该是泥土和树木的方向,可是远方飘来的大片迷雾,引起了大卫的注意,他有种不详的预感。易于常态的大规模迷雾笼罩了整个城镇,小镇瞬间被包围,除此之外,一股超自然、邪恶且恐怖的力量的出现在浓雾中,不仅仅人类遭受到了攻击,其他生物同样难逃此劫,一瞬间生灵涂炭。对于恐怖的迷雾的成因,大家各有论调,其中最靠谱的是,一项名叫“箭头计划”的秘密实验在小镇旁边的极其机密的军事基地里运行操作,由于实验的失败,危害了周边的生物。关于“迷雾”的成因,在千钧一发之际已经无暇考虑其成因了,怎样才能在危机的情况之下保证自身的生命安全才是最主要的。然而,他们太天真了,生存的希望几乎为零,再大卫·德雷顿带领着一小拨人,突出弥漫的雾体的重围,逃进了一家超市中,安全的躲过了一劫。此时在超市中的大卫才意识到,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外面的漆黑的迷雾,而是同在超市中熟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