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分期问题研究述评

200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近30年来,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简称“国史”)之历史发展时段的延展及其有规律的“阶段性特征”逐步显现,关于“国史”的分期问题,成为国内学界在“国史”研究和编纂过程中的一个热点议题。所谓“国史”的分期问题,主要涉及两方面的内容:其一,是指目前60年的“国史”在中国通史这个“大时段”中的“小时段”的划分及其称谓;其二,是指在60年的“国史”内部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之“小时段”的划分。关于这两方面问题的认识,国内学界仁智互见,争论比较激烈,有形成基本共识的主流意见,也有各自坚持己见的不同学术见解。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学者们不同的学术理念及其观点(如对于历史分期的依据、标准以及分界“关节点”的认识不同);另一方面,是由于“国史”研究对象之“正在进行时”的动态性而肇其有规律的“阶段性特征”尚未充分凸显。学者们的认识处于不断地“纠错”、“纠偏”的逐步深化...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广告大观(理论版)》2019年03期
广告大观(理论版)

浅析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品牌发展的历史分期问题

问题的提出:如何理解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品牌发展史?500强”榜单中,中国企业的入选数量达到了120家,仅次于美国的126家。[1]另据品牌价值评估机构品牌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拉开了改革金融(Brand Finance)发布的“2019年全球品牌价开放的大幕,中国品牌也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迎值500强”榜单显示,中国品牌入选前一百名的数量来了自身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渐强、从国内到达到了21家,占据入选前一百名中超过五分之一的比国际的发展历程。2018年《财富》杂志公布的“世界例。其中,中国的科技品牌表现抢眼。中国工商银行作为入选的中国品牌中的排名第一,进入总榜单前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品牌史的相关研究回顾名,排名第八。[2]无论是品牌背后的企业规模还是品牌的价值,中国品牌已经成为世界上不可忽视的一股需要说明的是,本文所研究的中国品牌发展史以力量。中国品牌虽然依旧面临着诸多问题,但是取得中国企业的品牌实践史为主,中国企...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学术探索》2014年04期
学术探索

人在历史中的主体作用:对马克思历史分期理论的解读

以往对于马克思历史分期理论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历史分期本身,包括历史分期理论的依据、对不同历史分期的界定、马克思不同时期的历史分期理论等,然而,“人”这一马克思历史分期理论的重要维度往往被忽略。事实上,马克思历史分期理论的重要意义,就在于全面而现实地从人出发考察历史,从而揭示出人在历史中的主体作用,这也是马克思历史分期理论区别于其他历史分期方法之处。一、中国传统历史分期方法中的“人”中国传统的历史分期方法主要有两大类:一类以王朝断代为分期单元,把王者世系作为历史发展的线索;另一类把不同的政治主体作为划分历史时代的标准。前者是传统历史著述最常采用的方式,利于历史记载、编纂,但不利于对历史发展规律的总结,后者则更合乎历史哲学的研究视角。其中,比较典型的是商鞅学派的“三段说”,把历史划分为“上世———中世———近世”三个阶段,“描述了‘血亲政治———贤人政治———君主政治’的进化过程”,[1](P86)韩非子的“四世说”在分期方式上有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西社会科学》2008年01期
江西社会科学

从求真到致用:周谷城历史分期观的演变

历史分期问题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无可回避的重大问题,也是学者们长期争论的理论难题。①周谷城是现代中国史坛上“纵论今古,横说中外”的学术大家,其历史分期观可谓独树一帜。遗憾的是,学界有把其历史分期观等同于“东汉封建说”的简单化倾向②,这就忽略了其丰富内涵和复杂演变。笔者不揣浅陋,拟就其演变情况加以梳理,以期学界的重视和进一步思考。一周谷城是大革命的参与者。大革命失败后,他走上了教学、科研之路,但仍很关注中国革命的前途和命运。在大革命失败后的几年间,他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特别是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方法和阶级斗争理论,相继撰写出《中国社会之结构》、《中国社会之变化》和《中国社会之现状》三部力作③。周谷城在书中提出了他对中国历史分期问题的最初见解:自黄帝至周初为贵族政治时代,但封建政治也在孕育之中;自周至秦为封建政治时代,但专制政治也初露端倪;秦代为封建政治和专制政治的交替时代;秦代以后专制政治成为常态,封建政治成为余波。[1](P46)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党史研究与教学》2005年03期
党史研究与教学

论中共历史分期的理论资源与科学体系

历史分期理论不仅是中共历史学基础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共历史学学科建设的重要课题之一。近年来,学术界对中共历史学的分期问题进行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在理论和实践方面都取得了重要进展。但是,在研究中也存在一些不足:就理论而言,中共历史学的分期标准还不够科学,分期原则还不够明确,分期理论体系还不够完备,有待进一步科学化、系统化;就实践而言,对具体时期的多种阶段划分还有待整合,并给以有说服力的解释。为此,以马克思历史分期理论为指导,从西方历史学、中国历史学等理论资源中汲取有益的养分,对形成中共历史学分期理论的科学体系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理论价值。一、西方历史学关于历史分期的思想在西方古代历史学家的视野中,历史分期并不成其为问题。从希罗多德、修昔底德到塔西佗,他们在编纂历史的实践中,多以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来记载历史,并不知历史分期为何物。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著有《历史》一书,被誉为西方第一部史学巨著。《历史》内容丰富,脉络分明,有史有论...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漳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1期
漳州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马克思社会历史分期思想渊源辨析

前些年,我国学术界对马克思的社会历史分期思想曾经展开过相当广泛的讨论,但是讨论很少涉及问题的渊源。刊于《齐鲁学刊》1996年第2期上的《历史分期讨论与发现真理的两种方法》犤1犦(以下简称常文)一文首次涉及到这个问题。常文说:“有意识地把历史分期作为纲领,是基督教史学的一项创造。”犤2犦“基督教支配欧洲史学长达10个世纪,历史分期已成为史学研究基本的手段,同时也成为人们的思想习惯。”犤3犦“19世纪的西方是历史哲学盛行的时代,思想家从历史上接受了这笔遗产,纷纷借历史分期来阐述自己的历史观。”犤4犦“所以到马克思和恩格斯创立他们的学说时,用历史分期的方法构造自己的历史观念体系已由前人提供了基本的思路,这种情形与古代思想家借用天道论证他们的政治思想没有什么不同。”犤5犦这就是说,从基督教史学到马克思历史观诞生这段时间内,历史分期不仅成为史学研究的基本手段,而且成为人们的思想习惯。马克思的历史观就是建筑在这一史学成就之上的科学理论体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