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论我国政府行政改革的基本价值选择

中图分类号]D630.1[文献标识]A[文章编号]1000-5420(1999)04-0056-0一、导论经过20年的改革开放,人们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可以清晰地看到,政府行政改革是现阶段我国进一步改革与发展的最大的历史性要求。进而,人们在理论和实践上同样可以清晰地看到,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历次行政改革确实在不同的意义上取得了成效。然而,迄今为止,我们虽然提出了丰富的关于政府行政改革的政策阐释,却没有提出、抑或尚未形成用于指导改革实践的较为系统和理性的、较具前瞻力的理论阐释。换言之,理论滞后于实践的问题正在日益成为制约我国政府行政改革的一个突出问题。与此相联系,经过1982年、1988年、1993年乃至1998年的政府机构改革,人们不难看到,我国政府平均4~5年就要进行一次较大规模的机构改革,其频繁程度在当代世界各国中是少见的。即使是世人瞩目的1998年政府机构改革,也因其只在于着力解决当前突出的矛盾而具有明显的过渡性质①。这就产生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共青岛市委党校.青岛行政学院学报》1999年04期
中共青岛市委党校.青岛行政学院学报

一部探讨政府行政改革的力作

人,瓜节么,人峭尹么V么节么,人V人冷么 赵立波同志的新作—《政府行政改革走向21世纪的中国视点》,是近年来这一领域最有创新精神、学术价值与现实针对性的著作之一。本书对建国以来我国行政体制的沿革与行政改革的进程、特点,当前行政改革的难点与焦点问题,“重塑”改革模式等问题,作了深入、全面的分析与探讨,提出了许多有独创性的见解。另外,本书在分析阐述中,十分重视历史与逻辑的统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党政干部学刊》2002年02期
党政干部学刊

论政府行政改革的目标及职能的创新

当前正在进行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转变政府职能,校正政府在市场经济中“错位、缺位和越位”行为的最为迫切的工作,也是比较棘手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说,这比机构改革更为困难。因为审批背后就是权和钱的问题,有的还涉及到养人的问题,因此阻力很大,是自我革命般的痛苦过程。然而,这个痛苦过程是必须经受的,是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的。从经济的长远发展看,这种改革早晚是要进行的,否则经济就无法发展,因为市场经济的发展,使社会利益主体多元化,利益要求复杂化,利益实现手段多样化,这也使领导的范围更加宽广,领导活动的过程更加开放,特别是我国已经加入WTO,要求政府行为透明,这一切都要求传统的领导方式必须改变,以适应不断发展的新形势并与国际接轨。在这里,笔者认为有必要就政府行政改革的依据和目标及匹配市场经济的政府能力进行一些重新探讨。一、政府行政改革的依据我国正处于经济和社会的转型时期。在此时期,无论在观念上,还是在政治上、经济上,旧有的格局已被打破,而新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方企业文化》2014年03期
东方企业文化

试论如何进行我国的政府行政改革

中国共产党在党的十八届三种全会上对我国的政府行政改革作出了全新的部署,并做出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在决定中明确提出:“科学的宏观调控,有效的政府治理,是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优势的内在要求。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创新行政管理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这一观点的提出也为我国未来政府的行政改革作出了指示。那么,在未来究竟如何进行我国的政府行政改革呢?下面,笔者谈谈自己的几点看法。一、实现由传统的行政模式向新公共管理模式转变众所周知,我国的很多政府机构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同程度的存在效率低下的问题,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主要有:(1)相关的行政法规并不是十分健全,部分政府机关随意增加人员编制,长久持续下去必然导致相关机构的人员臃肿,人浮于事;(2)我国目前存在权力过于集中的情况,相关政府部门也管了很多管不好、不该管、也管不了的事。新公共管理理念强调政府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济体制改革》2014年05期
经济体制改革

“微创新”推动政府行政改革的策略机制研究

逐级理顺,从而使行政客体获得更好的政务体验。但这一方一、引言式并不适用于基层政府,基层政府受自身资源和能力所限,并不具备承担顶层设计的重任。[4]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笔者尝进入新世纪,新的知识社会、网络信息时代,以用户为试将“微创新”作为一种策略引入基层政府行政改革,以求中心、以社会实践为舞台、以协同创新、开放创新为特点的在一定程度上契合基层政府的行政改革策略。“微创新”作为用户参与型创新成为适应知识社会的新的创新形态。[1]正是在新的用户参与型创新方式,主要表现方式是在相对有限的能面向知识社会的新的创新形态逐步取代传统工业时代创新的动空间内通过流程的重新解构、管理服务的再精细化、新技大背景下,“微创新”作为新创新形态的一个典型代表越来越术和新媒体的综合运用、治理结构的重新多边构筑等手段来被学界所关注。[2]改善客体的实际体验,以最终实现客体感官满意度提升。将长期以来,我国致力于通过行政改革来优化政府的服务,“微创新”作为一种策略...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团结》2012年03期
团结

政府行政改革需要建立集中领导和推进机制

进一步推进行政改革的重要性政府担负着公共管理和服务的重要职能,一个地方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的绩效实际上就是该地区政府的绩效。适应和引领经济、社会的进步,不断改革和完善各级政府的职能、机构以及行政方式、方法,是提高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绩效的前提。不仅如此,从广义来说,行政是政治的组成部分,行政绩效的高低直接关系到政治体制的绩效和人民政权的稳固。当前我国政治体制面临的种种压力和挑战,有很大部分来自政府行政改革的滞后。推进政府行政改革,有助于化解社会矛盾,充分展现我国政治体制的发展潜力,维护和发展社会、政治稳定。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十分重视政府行政改革问题。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曾经专门论述过政府行政改革问题。正在实施的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列入了行政改革的内容,包括:加快转变政府职能,优化政府结构、层级、职责,完善公务员制度,降低行政成本,完善科学民主决策机制,严格依法行政,健全行政执法体制机制,推行政府绩效管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团结》2012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