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唐代的地名学成就

论唐代的地名学成就华林甫(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北京,100732)摘要唐朝地名学在3个方面取得了新的进步:(1)地名学规律的总结与运用,包括“因水为名”命名原则的最终完善、“因原而名”等原则的首次提出等;(2)地名渊源解释丰富,仅《元和郡县志》一书就达24类、931处;(3)开展地名“标准化”运动,贞观年间州县省并缓解了唐初的地名混乱状况,开元十三年(725年)更改州名提出了整理地名的基本原则“避文相类及声相近者”,而天宝元年(742年)更改天下110处县名,使同名县大大减少,大部分县名变得通俗易懂、易写易记。唐代地名学之成就,既是承袭汉魏以来传统地名学并向前发展,又是学术本身发展的产物,还与统治者的重视有关。关键词唐代,地名学,命名与更名原则,地名渊源解,地名“标准化”中国法分类号K928.6-42我国传统的地名学,萌芽于先秦,奠基于西汉,魏晋南北朝时有了显著的发展。以此为基础,唐代的地名学在学科规律的总结与运用、地名渊...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中州学刊》1960年60期
中州学刊

论应劭、圈称的地名学贡献

论应劭、圈称的地名学贡献华林甫(中国社科院历史所)自从我国第一部具有地名学研究内容的著作《汉书·地理志》问世以后,地名学研究的著作如雨后春笋般地大量涌现,仅东汉一代对地名渊源的研究即不乏其人,其中著名的有应劭、圈称等人,籍贯均在今河南省。应劭字仲远(一作仲瑗、仲援),东汉末年汝南南顿(今河南项城市西北)人。父应奉,东汉桓帝时为武陵太守,著有《汉书后序》。应劭年青时学习刻苦,博览多闻,灵帝时举孝廉,尝为汝南主簿,中平六年(189年)出任泰山太守(治所在今山东泰安市东)。当时正值黄巾起义,前太尉、曹操之父曹嵩打算从琅邪郡逃往泰山郡界,应劭正准备迎接,不料曹嵩在半路上被徐州牧陶谦所杀。应助怕被曹操治罪,便投靠了冀州牧袁绍,建安二年(197年)当了袁绍的军谋校尉,后死于耶城(今河北临漳县西南)。(后汉书)卷48有传。著作有(汉书集解》、(地理风俗记)、什三州记)。《汉官仪)、(风俗通义》等①,其中不乏地名研究的真知灼见。在(汉书集解)中...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60年40期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先秦时期我国地名学的特点

论先秦时期我国地名学的特点华林甫提要先秦时期,是中国传统地名学孕育萌芽时期,各种文献和出土文物当中包含了大量的地名学信息。其特点是:表示自然地理实体的通名多,人文地理实体的通名少,但就在较少的人文地理通名中,诞生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通名─—郡和县;专名由单名向双名、多名过渡;方位地名发达;然地名渊源解释零散。关键词先秦,地名学,通名,专名,地名渊源我国传统地名学源远流长,主要涉及地名渊源、地名通名、地名命名更名规律、地名定位、地名用字、地名读音等领域,包含了地名五大要素音、形、义、位、类的全部范围①,其中以地名渊源解释为主流。我国的地名学发展大致经历了个体地名研究、群体地名研究和地名整体研究三个阶段。先秦时期,地名学尚处于孕育的萌芽状态。“地名学”一词虽迟至本世纪20年代才传人我国,但“地名”一词先秦时业已诞生。成书于战国年间的调礼》卷三十三“夏官司马第四”载:“差师,掌四方之地名,辨其丘、陵、坟、衍、逼、德之名。”先秦时期虽然没...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地名》1997年02期
中国地名

地名学的误区与核心

走出误区 地名学首要的问题莫过于弄清地名研究的对象是什么?然而在这个问题上,一些模糊认识,一直没有很好澄清。有的地理学者认定地名学研究的对象是地理实体理山是,名是实的反映,名是形式,实是实质。这种理论显然站不住脚,这是把地名学压缩成了地名地理学。地名地理学在地名与地名实体的关系月1进行地理学的研究,把地理实体作为主要对象无疑是对的。而地名学固然要研究地理实体,但总的来说却是把地名现象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地名学不仅研究名与J也的关系,更要研究人、名、地的关系,人怎样用名称表示位置,地名怎样在社会中约定俗成、怎样传播,地名怎样才能方便地为人所用,等等。事实上在一些地名研究中几乎完全离开地理实体,比如大部分地名音译转写的研究即是如此。地名现象就是地名学研究的实质问题。 明确主张地名学的研究对象是地理实体的人井不多,但一些理论表述却没有脱出“名是形式,实是本质”沦的误区,有一种说法认为地名反映了实体的本质特征显而易见,地名的命名有着多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地名》1997年06期
中国地名

关于现代地名学理论体系的探索

现代地名学作为一门新兴科学,随着我国地名工作的蓬勃开展应运而生。近年来,地名研究取得可喜进展,获得初步成果,颇为社会和学术界瞩目。但也应看到,地名学尚未形成完整、系统的理论体系,与当前科学变革的步伐,地名工作的发展极不相适应,严重阻碍着中国地名学取得突破性进展。因此,尽快探索和构筑现代地名学的理论体系,应是我国地名学界的当务之急。 地名学理论体系,是现代地名科学的灵魂和核心,是地名学赖以生存和得以发展的根本所在,更是这门学科跻身社会科学之林,得到社会和学术界广泛承认的决定因素。 现代地名科学,就其本质而言,是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指导下,建立的一门认识和探求地名现象及其发展规律的认识性学科。它从属于社会科学的范畴,是综合性、系统性、交叉性很强,却有着特定理论的独立性学科。地名学理论以研究地名现象的地名学作为对象,探讨和揭示地名学本身的科学规律及概念体系,实际是地名学最为基本和基础的理论。其理论体系应是一个多层次、开放性的,有着严谨的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习月刊》2013年16期
学习月刊

近60年来中国地名学发展概观

新中国成立后至今60年以来我国地名学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第一阶段:新中国成立至上世纪70年代末我国地名研究主要以地名标准化为主,开始探讨地名学作为一门学科的理论问题。呼吁建立中国地名学并探讨相关理论问题的学者首推曾世英先生,他在1960年作出了《地名学应作为一个空白学科来建设》的书面发言,指出要把地名学作为一个空白的学科迅速建立起来,并说明今后研究工作的重点即进行正名的研究,首先研究边疆地名,清除殖民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残留影响,结合文字改革方向探索以汉语拼音字母转写地名的具体途径,研究制订各种语言的地名译音规则建立适合我国多民族统一使用的地名译音和转写体系。1962年他与杜祥明合作撰写了《地名学的国际现状与研究方向》,对地名学的研究和认识进一步深化,文章指出了今后地名研究工作的重点。之后,曾先生继续发表了《做好地名工作,展开学术研究》(《社会科学集刊》1982.4)等论文,出版了专著《中国地名拼写法研究》,进一步完善了其对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