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自然灾害风险评价的一级模型

1引言 风险,只能针对不确定事件而言。城市自然灾害,在时间和强度上,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既有偶然的成分,又有不分明的成分,它们对应于事物的随机性和模糊性.例如,地震发生是随机事件[lj,而地震烈度评价具有模糊性[z,s,4〕。在风险评价中,所涉及事物之所以出现随机现象,是由于此事物中存在大量未知因素的影响,而每一因素的影响又都不是决定性的阂。这儿的随机性,与人们的认知程度有关。未知因素的存在,产生了随机性。同样,模糊性也是与久们的认知有关。在自然灾害的认知过程中,宏观等级简化或是使用了非完备知识样本[.1,都会导致事物具有模糊性。 在通常的风险评价中,人们只考虑事物的随机性。概率统计方法是主要的分析工具,例如文献〔7,幻就是这样。此法的优点在于其依据的理论比较成熟,应用起来较为方便。但由于没有考虑模糊的不确定性,在解决实际问题时,可行性和可靠性都存在间题。例如,当分析者主要只能依靠一些定性资料或宏观描述时,风险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治黄科技信息》2011年03期
治黄科技信息

中国首次发布综合自然灾害风险“警示图”

一项历时近10年的自然灾害风险研究成果《中国自然灾害风险地图集》近日在北京发布,该地图集着重展示了中国各类自然灾害风险的区域分布特点,是中国发布的首部中国综合自然灾害风险“警示图”。参考数百年来发生在中国的自然灾害记录及相关损失数据,这本地图集收录了400余张地图及数十张统计表格,以独特的角度展示了中国自然灾害分布格局。尤为引人注目的是,这份地图集显示,中国自然灾害风险等级呈现出“东部高于中部、中部高于西部”的格局。其中,长三角及长江下游沿江地区、淮河流域、华北平原及京津唐地区、两湖地区、汾渭盆地、四川盆地、下辽河地区成为中国7个综合自然灾害高风险地区。此外,这部地图集还对影响中国的地震灾害、台风灾害、水灾、旱灾、滑坡与泥石流灾害、风沙灾害、风暴潮灾害、雪灾、雹灾、霜冻灾害、森林火灾、草原火灾等灾害风险进行了评价,着重展示了这些灾害风险的区域分布特征及规律、各省区市综合自然灾害风险的空间差异。该地图集主编、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副主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安全与环境工程》2017年06期
安全与环境工程

自然灾害风险沟通的研究现状与进展

风险沟通是风险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1-3],且是国外学术研究的热点之一[4-8]。与之相比,国内风险沟通理论和实践研究不多[9],在中国期刊网中分别以“灾害认知”、“灾害感知”、“灾害沟通”为检索词,对论文篇名进行模糊检索,检索结果显示到2016年12月31日为止,上述三类期刊论文数量仅分别为59篇、26篇和17篇;如果进一步缩小检索范围,篇名中含有“灾害风险沟通”的论文只有4篇,且全部发表在2012年以前。目前我国自然灾害风险沟通的实践还没有真正开展,大多数情况是公共事件突发时自上而下的单向应急沟通,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各种灾害风险有可能越来越大,尽管政府对灾害风险的响应是积极的,但是有限的防灾减灾投资应该投向何处,这一问题值得思考。在自然灾害风险研究中,风险分析最受重视,且成果最多[10],但是即使风险分析结果再精确,如果没有良好的风险沟通,风险结果不被公众所理解和认可,也难以实现风险管理目标。例如仍有很多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灾害学》2016年04期
灾害学

再论自然灾害风险的时空尺度

古人很早就意识到“尺度”的重要性。孔子就曾经说过“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后来,苏东坡在观庐山时更提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名句,简洁而形象地说明了我们需要一定的高度(距离),才能更好观察和理解庐山的全貌,而这些正是“尺度效应”的体现。“尺度”是地理学家观察世界的三大“透镜”之一,是理解地学中的各种过程和现象复杂性的关键[1]。对地球系统认识的层次依赖于观测的尺度。如:用望远镜观测目标时,我们会根据目标的特征及远近进行聚焦,选择观测目标层次最清晰时定格,其他层面的作为背景相对模糊。当我们再次调节焦距,看到的景物格局就会改变。这就是说,在一个空间尺度上是同质的现象到另一个空间尺度就可能是异质的,当尺度变化时,景观模式层次上的改变也可能会影响到观测的结果。在时间尺度上,天气变化,通常指在短时间(几小时到几天)内某个地区的气象要素的综合表现。而气候是指某个地区长时间(几个月到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内气象要素的统计特...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保险研究》2014年10期
保险研究

种植业自然灾害风险模型研究进展

3.北京师范大学环境演变与自然灾害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北京100875;4.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北京100875)一、引言保险是有效转移自然灾害风险的重要工具之一[1]。保险转移风险的成本与风险高低密切相关,是客观的和可度量的。建立在定量风险评估基础上的保险精算,是实现投保人与保险人通过保险交互实现互利共赢的前提,也是保险业务可持续性的重要保障[2]。种植业自然灾害风险模型以种植业生产中的自然灾害风险为研究对象、以定量风险评估为基础、以保险定价和风险经营决策方案为服务对象;其研发是地学、农学、精算科学等多个学科的交叉领域,是学界、产业界共同关心的重要课题。中国的种植业保险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曾几度处于停滞阶段[3,4]。种植业自然灾害风险模型的滞后是除制度设计的问题之外[5,6]最为重要的原因[7]。我国学者曾在农业自然灾害风险评估、区划、保险定价等方面进行过大量探索与尝试[8-14],但对保险行业实践的指导较为有...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安徽农业科学》2015年12期
安徽农业科学

国内外农户自然灾害风险态度测量方法研究进展

我国是世界上农业自然灾害损失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近年来农业自然灾害风险更是呈现日益加剧的趋势,农业自然灾害风险的存在严重威胁着现代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和国家的粮食安全,农业自然灾害风险管理成为我国农村经济发展的核心问题。能否有效地进行农业自然灾害风险管理与农业生产对象(农户)密切相关。在农业自然灾害风险中,农户是自然灾害风险的直接承担者,农户的防灾减灾行为决策对能否减少自然灾害损失起到决定性作用。而对于不同农户,在面临自然灾害风险时,由于个体特征、家庭特性和所处环境的差异,表现出不同的风险态度,相应地出现不同的行为决策。农户的自然灾害风险态度将影响其对自然灾害风险的认识及其防灾减灾行为决策,对防灾减灾行为起到先导作用。因此,基于农户的自然灾害风险态度科学合理判定是研究农户防灾减灾行为决策的前提,也是有效的农业自然灾害风险管理的前提。国内外学者对个体风险态度进行了大量研究,并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纵观现有学术研究,个体风险态度测度方法...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