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世纪晚期中国乡村治理的改革与变迁

农村税费改革以来,我国农村展开了新一轮的体制改革。关于乡镇机构的设置、村级组织的地位、村民自治的前景、两委关系的调处以及整个乡村治理体系的走向等等,再次引起人们的激烈争论。虽然这些争论有全新的社会经济背景,但是,我们也不难看出,不少矛盾和问题事实上形成于上个世纪。虽然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乡村治理体制和方式也开始发生历史性的转变。但是,实践表明,从20世纪晚期开始的我国乡村治理体系的转型和改革并没有完成。制度的变迁和实践是一个历史的过程,后人的创造从来离不开前人提供的基础和设定的条件,过去的制度安排在相当程度上决定和制约着未来制度变迁的方向。本文旨在回顾和描述20世纪晚期中国乡村治理体系的改革进程,探讨改革的原因、动力、特点及其发展走向,分析改革的成效和存在的问题,为当前正在进行的乡村治理改革提供历史借鉴,进一步明确我们改革的任务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一、20世纪晚期中国乡村治理体系的改革和重建20世纪80年代初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江西师范大学学报》2005年04期
江西师范大学学报

第二届“中国农村宗族与乡村治理”学术研讨会在南昌举行

2005年7月12-14日,第二届“中国农村宗族与乡村治理”学术研讨会如期在江西省南昌市江西社会主义学院会议中心召开。来自海内外的近百名学者分别进行了为期两天共八个专题的密集讨论,每场讨论都依次采取主持人介绍报告人、学者报告、评论人评论、听众提问以及报告人回应等程序。会议收到论文50篇,现场报告并讨论了其中36篇。按讨论顺序,这些专题是“宗族及其治理功能:历史维度”、“农村公共物品建设”、“宗族及其功能的现代变迁:区域比较”、“民主与治理:中外比较”、“宗族及其结构与活动”、“村干部选任与宗族、派系”、“宗族与经济、民间社会”和“宗族功能的总体评估”。江西财经大学现代中国研究中心温锐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张鸣教授、厦门大学社会学系胡荣教授、西南政法大学政治文明与地方治理研究中心宋玉波教授、南开大学历史学院冯尔康教授、国立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朱云汉教授、南开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常建华教授、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项继权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村观察》2005年06期
中国农村观察

近年“中国农村宗族与乡村治理”研究的进步与不足——第二届“中国农村宗族与乡村治理”学术研讨会述评

2005年7月12~14日,第二届“中国农村宗族与乡村治理”学术研讨会在江西省南昌市召开。来自海内外的近百名学者分别进行了7个专题的报告与讨论,另外来自海外的3位学者还在7月13日晚奉献了“民主与治理:中外比较”专场学术报告。每场讨论都依次采取主持人介绍报告人、学者报告、评论人评论、听众提问以及报告人回应等程序。按照会议主办者———肖唐镖先生为首的课题组设想,此次会议实际上是2001年6月在江西井冈山召开的第一届“中国农村宗族与乡村治理”学术研讨会的继续,因而其宗旨在于检阅与交流学界近年来有关农村宗族与乡村治理研究的主要成果,以切实推进该领域的学理研究和政策实践。笔者作为肖唐镖课题组成员,参加了两届会议,以下拟先向学界汇报此次会议的主要内容,同时在对比两届会议成果的基础上,总结近年来学界关于“中国农村宗族与乡村治理”研究取得的进步与存在的不足。一与首届会议一样,这次会议的主要特征依然是“跨学科”。来自政治学、历史学、社会学、人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村经济》2005年02期
中国农村经济

新公共管理与我国的乡村治理

近年来,我国乡村治理中的各种矛盾日益突出,已经成为整个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对于如何做好新形势下的乡村治理工作,专家学者从不同的角度提出了许多观点和思路。笔者最近专门到德国等欧洲国家考察、学习、研究新公共管理工作,亲眼目睹、亲身感受到新公共管理的潮流及其对经济社会发展所带来的影响,由此形成了对我国乡村治理工作的一些观点和想法。一、乡村治理工作面临着新的挑战搞好乡村治理,实现农业发展、农村稳定、农民富裕,事关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和整个现代化建设的进程。20世纪80年代,农村由于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全社会走在制度创新的前列,由此带来乡村社会欣欣向荣、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局面。但是,进入90年代以后,由于农村体制改革没有大的突破,旧体制对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制约日益显露,乡村治理中的各种矛盾开始加剧。从矛盾产生的具体内容看,主要集中在以下8个方面:①税费征收。这曾是乡村最为普遍的矛盾,现在,随着农村税费改...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湖南农业》2019年09期
湖南农业

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

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于2019年6月24日出台。这份指导意见对于公众关心的乡村治理问题进行了针对性回应。亮点1:如何解决农村“三留守”问题?——政府负责、社会参与、家庭尽责指导意见:加强对贫困人口、低保对象、留守儿童和妇女、老年人、残疾人、特困人员等人群的关爱服务。探索以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支持农村社会工作和志愿服务发展。专家解读:随着城镇化快速推进,乡村人口持续减少,一些地方农村儿童、妇女、老年人“三留守”的问题日益突出。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指出解决“三留守”问题,关键是建立健全“三留守”关爱服务体系,这项工作每年中央一号文件都强调,也在持续往前推进。他还说:“要形成一种政府负责、社会参与、家庭尽责的机制,关爱服务体系才能真正地建立起来。”亮点2:如何整顿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加强支部建设、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指导意见:加强基本队伍、基本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菏泽学院学报》2019年04期
菏泽学院学报

创新乡村治理体系路径研究——以山东省菏泽市为例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要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针对乡村治理问题,报告提出要加强农村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李克强总理在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将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列为今年政府的工作任务之一,指出“要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推广促进社会和谐的‘枫桥经验’,构建城乡社区治理新格局”。党和政府的一系列关于国家、社会、乡村治理的论述表明,乡村治理问题是当前农村工作的重点,关系到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成效。菏泽市位于山东西南部,在文化上由齐鲁文化与中原文化交汇融合而成,具有多元化的特点。这里的民风,既有齐鲁地区忠厚淳朴的文风,又有中原地区侠气风范。菏泽主要以农业为主,属于山东的欠发达地区,随着国家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等战略的实施,再加上菏泽城镇化的不断推进,给菏泽乡村的治理带来...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