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颜延之诗文四篇写作年代考

南朝宋文学家颜延之(字延年),与谢灵运、鲍照并称为“元嘉三大家”。他一生写作了大量作品,在梁昭明太子所编的《文选》中,延之入选22篇,仅次于陆机(44篇)、谢灵运(32篇)、谢朓(31篇)、曹植(27篇),是收录作品数量位列第五的大作家,为当时的文坛领袖,在转移一代诗风、文风上作出了重要贡献,并对后世文学产生了深远影响。当代对颜延之进行深入研究的,首推缪钺先生的《颜延之年谱》,[1]该年谱对延之的生平和主要作品进行了考证并加以系年,后来学者的研究大抵根基于此。但颜延之作品中有四篇写作年代不详,它们是:《行殣赋》、《白鹦鹉赋》、《夏夜呈从兄散骑车长沙》和《吊张茂度书》,①缪先生的年谱对它们均未提及,也几乎未见于其他学者的文章,或虽有简单提及,却未提供任何依据,令人疑惑。故本文试对这四篇作品的写作时间逐一进行考证。一现存《行殣赋》篇幅颇短,疑非完篇,兹录如下:嗟我来之云远,睹行殣于水隅。崩朽棺以掩圹,仰枯颡而枕衢;资沙砾以含实,藉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颜延之及其文研究

颜延之活动于刘宋初期,与谢灵运共同执掌刘宋初期文坛,在转移一代诗风、文风上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谢灵运的成就在五言诗,而文笔方面颜延之则为当时巨擘。遗憾的是目前学术界多把重点放在颜延之相关诗歌研究上,对其文的关注度则是微乎其微。本文旨在对颜延之文章进行相关挖掘,以期对颜延之研究有所突破。全文分三章,第一章主要介绍颜延之一生经历和思想。这一部分主要是对其三十岁出仕说进行质疑;同时,延之一生经历七位皇帝,两个王朝,两晋的玄学风潮、宋初流行的佛教思想加之延之本系儒学世家出身,故而其思想受儒释道三家思想熏陶。第二章则是对延之文章内容的梳理。由于颜延之文章结集成集的时间较晚,文章在战火中遗失较为严重,而纵观颜延之所存篇什,其文体多样,乃是名副其实的文体大家。故本文在介绍颜延之文章时,遂按文体分类一一介绍。此外,在收集有关颜延之资料时,对颜延之三篇文章的创作时间做了考证。第三章主要是有关颜延之为文风格的分析以及延之对后世影响的陈述。“镂金错彩...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7年03期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古文考辨二题

一《哀江南斌》写作年代考辩 关于《哀江南赋》的写作年代,有庚信入北后早期和晚期两说。陈寅洛论本赋作于公元578年皮信66岁之时,也即他去世的前三年。其主要论点是根据麟中“天道周星,物及不反。”“零落将尽,灵光岿然。”而来。他认为岁星一周之后是天和元年,而其时王褒尚在,不能说灵光独存。所以只能是作于岁星再周之后。①然而此说有两点不妥。其一,赋中说“余烈祖放西晋,始流新龄东川。泊余身而七叶,又遭时而北迁。提掣老幼,关河累年。死生契阔,不可问天。况复零落将尽,灵光岿然。”一直说的是自己家之事,所以“灵光”独存也是指家里的人大多零落,惟己独存。(正如《伤心赋》中所写那样)“零落将尽”中不应包括王褒。其二,《北史·庚季才传》:“常吉日良辰与琅邪王褒、彭城刘毁,河东裴政及宗人信等为文酒之会。”庚信在北朋友甚多,即使王褒去世,颜子仪、庚秀才等人尚在,也称不得“灵光”独存。鲁同群则论本赋写于公元557年即庚信出使北朝三年之后。他认为赋中的“三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徐州师范学院学报》1987年03期
徐州师范学院学报

《金瓶梅》故事地点考

《金瓶梅》洋洋近百万言,写了以山东为大背景、以清河县为中心的许多地方,都是实有其境,言之确凿,仿佛令人毋可置疑,特别是清河县的描写,更其具体。但查阅许多接近于《金瓶梅》写作年代的地方志,结果却表明:《金瓶梅》与清河县根本沾不上边,作者对清河县的知识几乎等于零,可能根本没有到过清河县,《金瓶梅》的写作背景既不在清河县,也不在阳谷县。一、清河县的行政归属 《金瓶梅》第29回提到“大宋国山东清河县”,第66回又说:大宋国山东东平府清河县.。第1回更把清河、阳谷说成是“东平一府两县,,实际情况是:北宋时,清河县属河北东路恩州;明初属直隶大名府,洪武六年改属广平府,即今河北省清河县。阳谷县,北宋宣和元年属京东西路东平府,明属山东充州府,即今山东省阳谷县。两县从来没有隶属一府的历史。 《金瓶梅》有些地方甚至把东平府与东昌府相混淆,如第49回,写蔡御史和宋御史‘一同京中起身,行至东昌府地方,使人先来(西门庆)家通报。这里西门庆就会夏提刑起身。...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贵州文史丛刊》1987年01期
贵州文史丛刊

《九歌·山鬼》等篇的写作年代、地点及其他

《山鬼》是屈原清新典雅、芬芳绚丽的《九歌》中的一篇,(名为“山鬼”,实是“山神”,在古代“鬼”和“神”是相通的。鬼犹神也,神犹鬼也。《说文》:“人所归为鬼,” 《国疡》:“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就是例证。从某种意义上说,鬼比神更通人性,更亲切机灵、平易可爱。因此,·至今人们称活泼可爱的小孩子为“小鬼”,称机灵、俊俏的妙龄姑娘为“小鬼头”或“鬼’r头”)。这首诗写的是一位女山神追慕游人的恋爱相思故事,其艺术特色独具一格。读之如同含英嚼华,沁人心脾,使人倍觉真实亲切,缠绵排侧,感人肺腑。 此诗写作年代是在《九章,涉江》的同年秋天,是屈原放逐沉湘之间,晚年“幽独处乎山中”写的①。时间是顷襄王二十年(即公元前二七九年)左右。地点在湖南益阳的桃花江境内。 位于沉湘之间资水中下游流域的桃花江(今为桃江县),是一个山青水秀的丘陵山区。浮丘山、九冈山、凤凰山(即屈赋中提到的高丘、九坑……均在其境内。这里“峰峦突兀、岩壑幽邃”②,山上或...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杭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7年02期
杭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李清照《浯溪中兴碑颂》写作年代商榷

李清照有两首《涪溪中兴碑颂和张文潜韵》,研究李氏者都认为写作年代在北宋。张朱 (字文潜)是北宋人,李氏却是跨北宋、南宋的人,两诗是否写于北宋,笔者认为尚可商 @。 唐诗人元结,曾作《中兴颂》,歌颂平定安史之乱的中兴功绩。颜真卿写了这篇颂刻在 酒溪(今湖南省祁阳县西)崖石上。张来写了两首《读中兴颂碑》诗,李氏和了两首。 张来原作也歌颂唐代中兴,结尾:“百年废兴增叹慨,当时数子今安在?君不见,悟 水荒凉弃不收,时有游人打碑卖。”张来写此诗时,已因党祸被贬,因而感慨兴废,隐隐然 告诫统治阶级不要重蹈历史复辙!有些同志认为李氏之父是张来好友,而且都名列党人碑, 李氏和丈夫赵明诚两家都受蔡京迫害,因而李氏此诗写作时代与张来相近,都在北宋。看来 有可能。但还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呢?哪一种可能性更大呢?同样的历史题材,写作时代、 动机、矛头所指,不一定相同。同是“借古讽今”,张来所讽之“今”,与李氏所讽之 “今”,是否相id?值得进一步思考。张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体育文史》1988年05期
体育文史

谈元人小令《观九副使小打》——兼说《丸经》写作年代

〔中吕.金字经〕观九副使小打静院春三月,锦衣来众官,试我花张董四掩。搬,柳边田地宽。湖山畔,翠窝藏玉丸。 步款莎烟细, 袖铿猿臂扇, 一点神光落九天。 穿, 万丝杨柳烟。 人争羡, 福星临庆元。 这两首散曲都是小令,“中吕”是宫调名,“金字经”是曲牌名,作者为张可久。题目中的“九副使”真名实姓不可考,只知此人排行第九,再联系第二首小令“福星临庆元”来看,可知此人是张可久家乡、元代庆元路(今宁波)的一位长官,任副职。 《观九副使小打》前一首的内容主要写捶丸中的撑棒打法。第一句写时间地点,阳春三月一个宁静的庭院里。第二句写人物,一群穿着彩衣的显贵官员来找庭院的主人。第三句写这群人要来干什么,“我”和姓花、姓张、姓董的四个人比赛掩棒。四五句,因庭院场面太小,比赛换一个地方到柳树边一块宽阔的田地上进行。六七句,写丸被击进了湖山旁边浅草中的球窝里。 《观九副使小打》后一首主要写捶丸远击飞行的比赛,这种打法叫作“扇”。第一句写捶丸者在刚刚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