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存在与踪迹——德里达对海德格尔及传统存在本原观的解构

海德格尔在“哲学的终结和思的任务”中曾说:“从哲学开端以来,并且凭借这一开端,存在者之存在就把自身显示为根据【arche(本原),ai-tion(原因),Prinzip(原理)】……作为根据,存在把存在者带入其当下在场。[”1](P68~69)存在———根据、本原、原理,这是西方哲学两千多年来始终未变的存在规定。于是,追问万物本原的哲学最终成了存在论,存在的意义也成了西方哲学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但是,存在真的是最后的根据和本原吗?通过对包括海德格尔哲学在内的整个西方传统存在论的解构(déconstruction),德里达发现,存在远非最终的根据和本原:在存在之“前”,还有更古老的“延异”(d ifférance);而存在自身,也早已是“踪迹”(trace)。一、踪迹:对“在场-不在场”的绝对超出对传统存在本原观的反思,从后期海德格尔就已经开始了。海氏后期不仅继续前期的存在之思,而且还给存在打叉;不仅重视在场,还重视非在场;不仅继续...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桂林航天工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年04期
桂林航天工业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关于本原无限布尔方阵的本原指数

0引言设A是一个无限布尔方阵,若存在有限的正整数k,使Ak0(即A是全1矩阵),则称A是本原无限布尔方阵(简称本原的),使Ak成立的最小正整数k称为A的本原指数。对于有限阶的本原矩阵,本原指数的研究已有相当完满的结果[1-4]。但对于无限布尔方阵,本原指数的研究还鲜见到,本文利用有向图对本原无限布尔方阵进行了研究,给出了无限布尔方阵为本原阵的一个图论刻画,最后给出了本原指数的一个上界估计。设A=(aij)是一个无限布尔方阵,则A=(aij)对应一个无限有向图D(A)=(V,E),称为A的伴随有向图,其结点集V={V1,…,Vn,…},从Vi到Vj有一条弧,即(i,j)∈E当且仅当aij=1。若无限有向图D(A)=(V,E)是强连通的[5](即任取Vi,Vj∈V,既有从Vi到Vj的有限有向途径,也有从Vj到Vi的有限有向途径),则称无限布尔方阵A是不可约的。1本原矩阵的一个图论刻划引理1[6](Schur)设s≥2,ai(i=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西社会科学》2018年02期
江西社会科学

北宋士人的文学本原论——从“文学的形上概念”说起

刘若愚在《中国文学理论》一书中认为,基于中国传统宇宙论,阐发“文”及其本原问题的相关文学理论皆可以称之为“文学的形上概念”,与西方文学理论相比,从形而上的宇宙视野思考文学本原及其相关问题是中国文学理论最为突出的贡献,具有构建世界文学理论的重要价值。这种探讨文学的方式出现在汉魏之际,刘勰《原道》篇在“天文—地文—人文”的宇宙框架下探讨文学的起源问题,是最为典型的“文学的形上概念”。他还指出唐代文学实用论中也包含着形上因素。值得注意的是,刘若愚在论及宋人的文学理论时着重分析了苏轼、黄庭坚、苏辙文学理论中的形上因素,而将欧阳修、二程等人的文学理论归入实用理论一派。[1](P27-68)问题是从柳开、田锡到范仲淹、欧阳修再到石介、二程等人都曾像刘勰那样,在天地框架中探讨“文”及其起源问题,刘若愚对此并未详述。结合现有研究成果来看,学界已经注意到宋人经由宇宙论思考诗歌本原这一现象。如周裕锴指出宋人对诗歌的认识有四个层面,其中一个层面是宋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教书育人》2011年13期
教书育人

本质,在浸染——读《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有感

“如果你与我们同在,忠诚于我们,你就带来了丰饶的祝福。”我宁愿选择这样的方式来理解卢米的诗句,慰藉我教师的心灵,也敬献给我们的学生。这是给一代又一代学生的祝福。教学是相通的艺术,很多时候,那些出类拔萃的学生群体,他们的生活往往被那些具有教学勇气的教师所改变;而这种勇气是从教师内心本原与世界的景观中最真实的地方开始的,它是一种引导和驱使学生在自己的生活中去发现、探索并栖身于此的力量源。我,揣悟着帕克·帕尔默的“教学勇气”,精准、独到而又切合实际;相持着,它激起了我内心的涟漪,并不断地蔓延、感染,给胆怯的我注入了一股强大的反思之力。工作一个多月了,开始逐渐地“老练”起来,感觉自己在课堂上游刃有余。没有了当初实习时对教材的生涩,也没有了进岗考试时的那种胆怯,我总能准时地完成四十分钟的任务,并看似“圆满”。由于是新教师,也就得到了学校特殊的关注:为了深化对我们专业素质的培养,进一步达到缩短成长周期的目的,以便让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站稳讲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育研究与实验》2016年06期
教育研究与实验

论教育本原精神的守护与学生积极品质的培养

在“空心人”成为社会讨论的重要话题时,人的积极品质培养就被提上议事日程。积极品质是个体在特定文化背景下赖以安身立命获取幸福的内在禀赋,不同的文化认可不同的优势,与文化相契合的积极特质才能帮助个体在这一社会框架内实现最好的发展。因此,积极品质必然在各个方面与文化相关,探讨积极品质与文化的关系并在其培养实践中贯彻文化的精神有其必要性。当下教育现实的平庸与教育的本原意义,要求教育重新审视其最初的责任,关注人的内在,追本溯源,传承其本原精神,为积极品质的培养创造良好的整体环境,以防其实践因缺少精神支持和环境熏陶而流于形式。一、教育本原精神、学生积极品质及其文化关涉一般认为,教育本原是“为学生的终生发展奠基”。叶圣陶先生曾说:“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因此,教育应该把“成人”的培养目标放在首位,教育终极目的是为了学生的发展。与此相关联,教育本原精神是指教育所具有的为人发展的价值、潜能和功效,是关乎人发展的文化精神,是教育结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世界知识画报(艺术视界)》2016年05期
世界知识画报(艺术视界)

李玮作品欣赏

君子壶14.4cm×10.2cm×8.5cm 2007年时代壶18cm×11cm×7cm 2011年云桂壶14.8cm×9.8cm×7.8cm 2013年琼智壶16.9cm×10cm×10.5cm 2010年时光漫步壶20.7cm×11cm×11.6cm ...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