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单纯集与可计算编号的一些性质

本文所使用的记号、术语均可在文献“,“〕中找到,特别地,设甲。‘k’,甲:‘k’,…,叭‘k’,…为全体k元部分递归函数的一个可接受枚举,它满足通用机定理及卜m一n定理.用domain叻表示部分函数价的定义域,range动表示功的值域。记Wx=domain甲x(此处甲、=甲x“’),则序列W。,W,,…,W、,…给出了全体r.e.集的一个能行枚举,称i为r.e.指标。这里r.e.表示“递归可枚举”,以N表示全体非负整数的集合,功表示空集,若对xeN,部分递归函数功(x)的计算在有穷步内终止,给出输出叔x)或功(x)有定义,则记为价(x)番,否则记为功(x)个。 Post和Dekker两人首先引进了产生集、创造集、单纯集及禁集等一系列概念. 设Ac=N。若存在一个部分递归函数价使得 (分x)〔W二c=A,〔功(x)杏&必(x)。A一Wx〕〕,则称A是产生集。显然产生集必定是无穷集且是非r.e.集. 若A是r .e.集且河(互二N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作文(初中版)》2017年04期
新作文(初中版)

爱上“行走”

★老师点评行走大漠,才真正感知大漠中的诗意和苍凉。边塞诗中的那份壮阔意境,在真正的行走中才被那么真实、细致地触摸到。至此,作者真正走进了诗句的核心,走进了诗人的心里。这段经历是独特的,也是值得感恩的。行走,是我的兴趣。四五年前的我,古诗对于我,就像是一本无字天书,常常是视其字而不知其意。那年暑假,我的手上拿着一份迷迷茫茫的成绩单。父亲说要带我去新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心不在万卷书上,那我们就去走万里路——驱车走过茫茫大漠,哈密魔鬼城里面,有一座丝绸之路时期的古驿站。说是“古驿站”,其实破败得只剩下一个大致能看出轮廓的墙体。脚抵在驿站墙上,我骤然忆起一幅画面。是什么时候呢?清澈的驼铃荡漾在大漠风声里,那个茫茫的沙漠围绕着一片绿洲。自张骞始,后至大唐盛世。赶骆驼去塞外的商人,顶着粗砺的黄沙,倚在滚烫的驿站墙上,用廉价的酒湿润干裂的嘴唇,大声地朝在驿站里来来去去的店小二吆喝,给骆驼多加些草料!在数千年前的那个午后,是不是有人就着燃烧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初中生世界》2017年24期
初中生世界

格物致知 创物致能——江苏省苏州市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实验初级中学“百工”课程教育掠影

“百工”课程是江苏省苏州市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实验初级中学“活力教育”文化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在课程改革的背景下,基于苏州本地得天独厚的传统“百工”文化,依托可供学生选择的24个工坊,以“格物致知、创物致能”为基本教育理念,旨在“以工树德,以工启智,以工求真,以工育美”,融合了综合实践活动与研究性学习方式,是一种全新的校本课程体系。“百工”课程通过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国际关系学院学报》2009年02期
国际关系学院学报

论外语教师由讲解者向致能者转变的能力要求

著名的应用语言学教授基姆·斯克里温纳(JimScrivener)把教师大致分为三种类型:讲解者(theexplainer)、参与者(the involver)与致能者(the enab-ler)[。1](P·6)与之相类似,国际英语教师学会原主席阿德里安·昂德希尔(Adrian Underhill)也把语言教师分作三个类型:讲师(Lecturer)、教师(Teacher)和导师(Facilitator)[。2](P·125)虽然两位专家采用的名称不同,但在意义上却基本相同。第一类被称为讲解者或讲师的人,他们熟悉自身所教授的学科知识,却不很了解教学方法和教学技巧,只依靠单纯的阐释和说明把信息传递或灌输给学生。第二类被称为参与者或教师的人不仅仅熟悉本专业知识,还能合理运用教学法,使教学活动有步骤、有组织地顺利开展。他们尽可能地参与到师生互动当中,课堂的掌控权和话语权始终被他们牢牢把握在手里。但是当学生出现负面消极情绪时,当教学效果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河南科技学院学报》2013年10期
河南科技学院学报

高职教育“三致”课程目标的比较与整合

美国著名的课程论专家泰勒认为:“目标即有意识地选择的目的,也就是学校教职员所向往的结果。”[1]它是教育所欲追求和达及的培养结果,是课程价值观的具体化,是课程的灵魂。徐国庆博士认为,“课程目标就是我们预期的课程结果,即期望学生学习某门课程后,在知识、技能、态度等方面所能达到的状态”[2]136。什么是高职教育的课程目标?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观点。姜大源先生认为:“职业能力是课程的核心目标,职业导向目标是职业教育课程的根本指向。”[3]王敏勤教授提出:“职业教育必须实现由能力本位向素质本位(目标)的转变。”[4]李尚群先生认为,“高职课程目标的基本取向包括针对性目标、适应性目标和创造性目标,是三种取向的整合”[5]。笔者在此提出高职教育的“三致”课程目标,即致知、致能、致思,以就教于方家。一、“三致”课程目标的内涵及表征的不同人才类型从字面看,“三致”课程目标所指涉的语义内涵应当是自明的。即通过课程实施实现教会学生知识、能力和思维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北方论丛》2005年01期
北方论丛

论动力情态的现实否定

引 论本文考察现代汉语情态动词 (文献中也叫能愿动词或助动词 )受现实否定词“没”否定这一语法现象 ,看看哪些情态动词能受“没”否定、为什么只是部分情态动词成员能被“没”否定、这些句法现象背后的语义与认知动因是什么。情态动词是情态 (modality)的主要表达手段。情态是说话人对命题真值所持的态度。说话人想表达对一个命题是否为真或者是否成真而说出的句子 ,可以称为情态句。情态作为一个语义范畴 ,具有跨语言特征 ,但是 ,以什么样的语言形式来表达情态语义 ,不同的语言之间却又有类型学意义上的区别[1] (p .86) 。跟英语等许多语言一样 ,汉语的情态语义的主要表现手段之一是情态动词。大部分情态动词都可以直接被否定。但它们在与现代汉语的两个基本的否定标记相容性上表现出这样的特点 :能用“没”否定的 ,也能用“不”否定 ,但可以用“不”进行否定的而又能用“没”进行否定的情态动词却只有“能”、“能够”、“敢”、“肯” ,“要”。①...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