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专家、大众与知识的运用——行政规则制定过程的一个分析框架

一、问题的提出与概念界定在柏拉图的《普罗泰戈拉篇》中 ,有一个关于城邦的政治统治权应当掌握在哪些人手里的讨论。智者普罗泰戈拉指出 :虽然宙斯分给每个公民不同的技艺 ,但在政治德性上 ,每个人所得到的都是一样的 ,因此 ,每个公民都应当分享统治权。而苏格拉底的思路是 ,政治与医术、造船等等同样是一门技艺 ,因此城邦应当由掌握政治技艺的人来统治 ①。很显然 ,普罗泰戈拉所说的“德性”和苏格拉底所说的“技艺”并不是同一回事。前者所表达的是当时雅典公民普遍的观念———在政治公共领域 ,他们本质上是平等的 ,这种质的规定性并不考虑具体的统治行为是否明智 ;而苏格拉底则着眼于具体统治行为的明智性。如果我们将两种主张放到不同的层面上去 ,它们并不必然发生冲突。近代开始兴起的代议制民主国家就是这样 ,在普罗泰戈拉和苏格拉底之间采取了一个圆滑的立场 :理念上承认公民作为具有同样“政治德性”的主权者地位但仍将统治规则的具体制定权力交与公民选举出来的...  (本文共17页)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
南京大学

论权力清单的性质及制度构建

权力清单是我国政府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全面深化改革的进程中一次有益尝试,也是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推进行政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自权力清单萌芽到现在,各级各地政府及其工作部门都对权力清单的建设投入了很大的热情。在理论层面,许多学者也从各自的专业领域和角度为权力清单的研究做出了贡献。可以说,目前我国政府权力清单的建设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但是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权力清单作为一项年轻的制度,在目前的理论和实践中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从理论上来看,现有研究对于权力清单的定性并不统一,而且权力清单在实际的推行过程中也存在一些困难和不足,这些都不利于权力清单功能的有效发挥。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后续的一系列制度建设也没有办法很有效的展开,权力清单的推行和完善方面就会存在一些困难,那么就很可能沦为"纸面上的清单"。因此,本文从权力清单的实践出发,借鉴理论界对权力清单的研究成果,将权力清单定位为一种行政自制规则,兼具组织性行政规则和替代性行政规则...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

论中国行政规则制定正当性基础

本文试图通过对房价调控过程中不同利益主体的竞争的观察,反思行政规则制定正当性的获得过程。由于立法语言的宽泛性,行政机关被赋予了宽泛的管制权力,行政规则制定开始被用于调整本应由立法规定的重大社会和经济政策问题。然而,在广泛的立法授权带来了行政规则制定正当性的挑战。在“无法可依”的情况下,如何找寻行政规则制定的正当性基础,成为行政法学者必须回答的问题。赋予行政机关广泛自由裁量权的前提假定是行政机关能够合理的界定和兑现“公共利益”,但经济管制的复杂性和价值标准的多元性暗示行政机关作为公共利益“守护者”假定是值得怀疑的。首先,机关获知清晰可辨的“公共利益”的能力是可疑的;其次,使所有参与者达成“公共利益”问题上的一致也是难以实现的。对于行政规则制定过程的观察提示我们:行政规则制定个过程可以被理解为相关利益主体间利益竞争和利益协调的政治过程。从利益竞争视角对行政规则制定过程的观察,为我们提供了重新解释行政规则制定正当性的思路。相对于传统的...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公法研究》2014年01期
公法研究

美国行政规则制定的听证制度

随着现代行政国家的兴起,行政机关处理的日常事务日趋专业化和复杂化,立法机关越来越难以为其设定具体的规则,在某种意义上而言,行政法已经进入了行政立法的时代。相较于个案处理,行政规则能够涵盖更为广泛的议题和更为广阔的群体;相较于法律,行政规则可以更切合行政过程的实际,充分发挥行政机关的专门知识和专业背景,权衡各种利益与价值,更好地回应社会诉求。行政规则的重要性似乎已毋庸赘言,但其程序却纠结于诸多因素之间。一方面,行政机关有自我规制的内在诉求,在希冀增加行政规则可接受性的动因下,有可能一丝不苟地遵守法定听证程序,甚至超越立法要求,进一步精益求精、自我拘束;另一方面,行政机关又天然具有扩张性,追求自主性,重视效率与效果。当规则制定所涉及的决策事项被一个规制者描述为该问题寻找答案:“即何支箭将从箭筒中取出?”之时,〔1〕规制机构极有可能选择最简程序,减缩到只要能够规避诉讼风险即可。美国行政规则的制定程序,包括却不限于听证程序,但如果从广义...  (本文共26页) 阅读全文>>

《河北法学》2007年03期
河北法学

论环境标准在行政诉讼中的效力——以德国法上的规范具体化行政规则为例

环境标准作为环境行政的起点是环境法体系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我国学界对环境标准的讨论,一般限于环境标准的概念、制定及其法律意义。但在环境标准中,还隐藏着诸多值得我们深思的东西。本文讨论的主要是环境标准在行政诉讼中的效力,德国的经验———规范具体化行政规则的运用以及德国经验在中国语境下的借鉴意义。一、环境标准在行政诉讼中的效力环境标准在行政诉讼中的效力是指环境标准在行政诉讼中的作用,是对法院审查和判断行政决定合法性的一种约束,即法院裁判行政案件,是否必须适用环境标准。综观各国环境法的规定,有些环境标准已被个别环境法赋予法的属性,具有法的效力。例如,美国《清洁空气法》规定的周边空气质量标准(ambient air standard)就属于立法性规则。据悉,这一环境标准之所以具有法的属性,是因为它是行政机构运用其他机制实施该法的不可缺少的基础。“在EPA①经由规则制定程序颁布规定该污染物最高允许浓度的立法性规则之前,无论是EPA还是其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内部行政规则的对外效力研究

内部行政规则是政府行政权力运行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行政规则虽不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存在,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直接对外效力,但在实践中却产生了诸多争议。鉴于已有研究成果的薄弱,本文试图进行类型化分析内部行政规则的具体表现,并探讨其对外效力问题。文章分为以下四个部分:第一部分研究分析相关国家和台湾地区关于行政规则的规定,总结我国现有研究成果,提出内部行政规则的范围。各国、地区关于行政规则的规定和研究主要表现在:美国联邦行政机关制定的规则有立法性规则和非立法性规则之分,后者无法律约束力;法国行政机关的内部行政措施,对行政机关内部具有拘束力,并间接对外发生影响;德国基本法中规定了行政规则的发布主体,且在行政法学界关于行政规则外部效果的探讨通常认为是基于行政惯例和平等原则;日本行政机关制定的行政规则,包括解释基准、裁量基准、给付规则和指导纲要;台湾地区“行政程序法”则明确规定了行政规则的含义、范围和效力等问题。我国学界已有的研究成果中,...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