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骆明游记散文的文化内涵

骆明是新加坡一位颇有影响的华文作家 ,也是一位活跃在新加坡文坛的文艺活动家。 40年间他发表过数百篇文章 ,体裁多样 ,有杂文、散文、文艺评论等。他的散文以其清丽蕴藉的风格在新加坡华文作家中独树一帜 ,而在这些散文中数量最多、最优秀的 ,当推他的游记散文。这些游记散文以其扎实的中华文化修养和深厚的文化内涵深深地吸引住了读者的心。一、中华文化养育的敏锐心感骆明自幼受中国古典文学的熏陶 ,深厚的文化素养积累和心灵深处的故土情怀 ,使他在创作中往往情难自抑地运用熟稔的中国古典诗词、小说、典故、成语、传说等来抒发情感 ,传达对人生、对社会的感悟。在《骆明文集》上卷的 1 1 1篇游记散文中 ,就有 6 0多处援引古典诗词来形容眼前的所见所闻所感。他的一些杂文标题更是直接引用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成语 :《初出茅庐》、《以耳代目》、《小不忍则乱大谋》等。有的杂文 ,如《微笑》、《白发》 ,短短的几百字中即引用诗词典故、传说竟达 7处之多。博大精...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西党史》2000年03期
广西党史

深切的怀念──写在骆明同志逝世一周年

骆明同志逝世一周年了,我们作为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每当追忆往事,他的言行举止历历在目,倍添我们对他老人家的深切怀念。 骆明同志早在1936年8月参加革命,历经党的地下工作的艰险,抗日战争的烽火,解放战争的硝烟。四十年代后期,他是解放区的模范专员。广西解放后,他任广西梧州专区第一任专员、广西省人民政府秘书长、中共广西省委财贸部副部长、交通部副部长、宣传部部长。无论是在大别山上,在苏北解放区,还是在八桂大地,他名闻遐尔。正当他风华正茂,雄姿英发之时,却因为在广西饿死人的问题上,他直言不讳地批评了省委主要领导而遭到了不公正的对待,被打成右派分子,“文革”中又被无情打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他才得以重新回到领导工作岗位上,在他担任自治区人民政府秘书长、副主席、顾问期间,我们作为政府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在他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他待人诚恳谦和,作风严谨,身体力行,任劳任怨,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的高尚风范,堪称领导干部的表率。 骆明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文文学》1996年02期
华文文学

骆明简论

骆明,原名叶昆灿,另有笔名司徒文、丘野、司 列国”的见闻感想。年积月累,几年下来,也就积集马路、胡茄、唐尼、刘步、赵明等。1935年9月19 成了几十万字的、相继于1977—1983年间出版的五日出生于福建厦门。1937年沪沟桥事变,日寇大举 册颇具特色的《游踪》。人侵中原大地后不久,随家人逃难到南洋。二战结束 对于一个具有写作经验的人来说,利用其“周游后,直接上小学四年级。1956年考人南洋大学中文 列国”的见闻优势,写下一些观感式的记游文字,并系,大学毕业后担任过中学老师、教务主任、校长等 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换句话说,如果游记散文仅仅职,至1983年离开教育界,转而从商至今。是停留于一般的见什么写什么的有闻必录的层次的 早在青少年时期,骆明就显示出了他对文艺的 话,那么,这种游记与坊间摆卖的“旅游指南”一类浓厚兴趣和写作才能。1950年,《南方晚报》曾举办 的说明文字也就没有什么两样,因而也就根本无从全国性的征文比赛,年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风》2014年21期
南风

少年伫立在小巷

『开锁女侠,奈何为贼』黄昏正好。周末的体育馆格外宁静——如果忽略掉那不和谐的“哗啦哗啦”声的话。秦傲之一边往嘴里塞着巧克力,一边继续摸索着柜子,浑然不觉离自己不到五米远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直到那声叹息响起:“哎……原本是个仗义开锁的女侠,没想到你竟然来偷吃!”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秦傲之偷吃东西被发现的心虚反而消散了不少,她转身对上正朝她走近的骆明远:“周末你怎么还来学校?”“喂你到底有没有小偷的自觉啊?!”骆明远很惊讶。倒也是。秦傲之撇撇嘴,算起来,这不过是他们第二次正式见面罢了。“这些零食你又不吃,扔掉多可惜!我帮你分担还能给你的柜子腾出点位置呢!”秦傲之反唇相讥。“喂!你!”看骆明远气得嘴巴都歪了,秦傲之很乐呵:“你的魅力也就这样了,之前一直都有的果冻今天都没了,哎……只好拿费列罗凑合了。”“别说得好像我亏待了你!”骆明远反唇相讥,过了几秒才发现自己找错了重点,“之前?你到底来过多少次?”“从……”秦傲之歪着脑袋认真...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风》2014年21期
《南风》2015年18期
南风

一声叹息

『开锁女侠,奈何为贼』黄昏正好。周末的体育馆格外宁静——如果忽略掉那不和谐的“哗啦哗啦”声的话。秦傲之一边往嘴里塞着巧克力,一边继续摸索着柜子,浑然不觉离自己不到五米远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直到那声叹息响起:“哎……原本是个仗义开锁的女侠,没想到你竟然来偷吃!”明远柜子里拿出来的大豆分一些给骆明远,“我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秦傲之偷吃东西被们相识一场,也算是缘分!”发现的心虚反而消散了不少,她转身对上正朝“缘分?”骆明远眼珠滴溜溜一转,声音她走近的骆明远:“周末你怎么还来学校?”似乎也变得狡猾起来,“嗯……为了这段缘分,“喂你到底有没有小偷的自觉啊?!”骆我就去学校论坛发个帖子好了,就说有个姓秦明远很惊讶。名袄子的‘女侠’,把我柜子里的东西都吃了!”倒也是。开什么玩笑!秦傲之连忙塞了一堆大豆在秦傲之撇撇嘴,算起来,这不过是他们第他手里,如果被那群喜欢骆明远的妹子知道东二次正式见面罢了。西都被自己吃了,自己恐怕是没法活着毕业了...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南风》2015年18期
《故事家》2009年09期
故事家

谁偷拍了谁

骆努浑是一个班业分柑诊家,可他没有想对,这次他价柑时,沦是一个已经无去了时女人……骆明辉是一家报社的记者,暗地里他还兼了一份职业,那就是专门给一家网站提供一些特殊的图片,按点击率计酬。骆明辉给那家网站提供的所谓特殊的图片,其实,全是偷拍类的照片,这和那些专门曝光影视明星隐私的狗仔队性质差不多,只不过他的对象是普通民众,什么某某夫妻床上戏大曝光啦,又某某美女夜半裸体梦游啦,等等。这类图片在网络上点击率很高,因此,骆明辉的第二职业给他带来了不菲的收人。这个第二职业,骆明辉已经干了好几年了。虽然做这种事见不得光让人僧恨,但好在他在那家网站用的是代理IP地址,加上不断地更换马甲,很少有人能查出他到底是谁。最近一段时间,不知是大家都有了防备还是怎么回事,骆明辉一直没有偷拍到能吸引眼球的照片。那家网站的站长对他最近的表现很不满意,不断地来电话催促,说再没有新图片上来,他们之间的合约将自动取消。这天晚上,月亮很好,骆明辉草草吃了饭,便带了微型...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