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骆明游记散文的文化内涵

骆明是新加坡一位颇有影响的华文作家 ,也是一位活跃在新加坡文坛的文艺活动家。 40年间他发表过数百篇文章 ,体裁多样 ,有杂文、散文、文艺评论等。他的散文以其清丽蕴藉的风格在新加坡华文作家中独树一帜 ,而在这些散文中数量最多、最优秀的 ,当推他的游记散文。这些游记散文以其扎实的中华文化修养和深厚的文化内涵深深地吸引住了读者的心。一、中华文化养育的敏锐心感骆明自幼受中国古典文学的熏陶 ,深厚的文化素养积累和心灵深处的故土情怀 ,使他在创作中往往情难自抑地运用熟稔的中国古典诗词、小说、典故、成语、传说等来抒发情感 ,传达对人生、对社会的感悟。在《骆明文集》上卷的 1 1 1篇游记散文中 ,就有 6 0多处援引古典诗词来形容眼前的所见所闻所感。他的一些杂文标题更是直接引用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成语 :《初出茅庐》、《以耳代目》、《小不忍则乱大谋》等。有的杂文 ,如《微笑》、《白发》 ,短短的几百字中即引用诗词典故、传说竟达 7处之多。博大精...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电视研究》2000年06期
电视研究

《西游记》续集的不足

今年年初《西游记》续集终于出炉,四大古典名著的视觉化过程也终于得成正果,然而遗憾的是,我发觉周围的很多人似乎对此并不热心,我也觉得《西游记》续集的确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首先,从观众的心理方面讲,它打碎了人们的观剧期待。1987年拍的《西游记》在中国观众的记忆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迹,满足了当年广大观众的娱乐审美需求,因而《西游记》前25集便自然而然地在观众心目中竖起了一道丰碑,这也就筑起了一道《续集》难以逾越的屏障。同时,当观众知道《西游记》续集将要开拍时,一种好奇的观剧期待便膨胀起来,他们预感一种重温往日情怀、享受高品位艺术的机会即将来到,更何况,观众心目中认为特技的运用比之前25集更为娴熟,更为高级。因而,当《续集》在新千年春节之际播出时,观众的心理期待便自然膨胀到了极点。可以想见,若是续集搞不出什么新意,只是停留在前25集的水平上,观众将会何等失望。似乎续集中的情节本身的故事性便不如前25集那么曲折跌宕,观众自然就不能感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电视研究》2000年08期
电视研究

电视剧《西游记》(续集)叙事上的得失

与以前根据中国四大古典小说拍摄的电视剧相比,电视连续剧《西游记》 (续集 )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情况,即电视剧在叙事上对原著有明显的摆脱。这种叙事上的变化有得有失,并将如何处理原著与影视剧关系的思考引向深入。   我国 80年代以来拍摄的大型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与老《西游记》,虽然和原著总有这样或那样的一些变化,但其叙事的格局却陈陈相因,未有根本变动。这样一来,《西游记》 (续集 )在叙事上的革新就格外耀眼。这种革新主要有二:第一,叙事人由个性模糊的局外人转为身份明确、个性鲜明的当事人。续集的第 1、第 2与第 16集明白无误地说明,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的故事不再是隐身人局外叙述,而是更之以局内人唐僧在长安城皇宫内的大殿上对皇帝陈述。第二,初步打破了原作“波连波”式的叙事策略。所谓“波连波”,是指唐僧师徒遇难降妖的每一个故事都相对独立,一事结束再起一事,直至终点。《西游记》原著从孙悟空保护师傅西天取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4期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世纪90年代《西游记》研究综述

关于《西游记》的研究 ,2 0世纪 90年代在 80年代的基础上有所发展 ,发表论文约 30 0篇 ,除形象、版本、主题与作者研究之外 ,其他方面的研究也占了一定的比例。研究者们的研究思路更加开阔 ,对某些问题的探讨更为深入。一、形象研究形象研究一直是《西游记》研究的重要内容。 90年代 ,有关《西游记》人物形象的研究成果虽然数量上较前有所减少 ,但依然占据重要地位。这一研究具体可分为原型研究和综合分析两类。1 原型研究。 2 0世纪 80年代人们大多就孙悟空与印度神猴哈奴曼之间的联系展开争论 ,但未成定论。 90年代原型研究不再是热门话题 ,只有少数文章论及此事 ,且注意力转向了对沙僧、猪八戒和牛魔王等形象的研究。姚立江从印度佛经故事与中国神话入手分析 ,论证了印度佛经中的“金色猪”是杂剧《西游记》中猪八戒之原型 ,而小说《西游记》中猪八戒的原型则是中国神话中的“河伯” ,“金色猪”只是“河伯”影子转化的促成因素。(《金色猪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闻界》2000年06期
新闻界

勿忘“我”——谈谈记者怎样写好游记

去年到滇西采访,一个风景区的负责人告诉我,他们组织过多次笔会,一般来讲,作家写出的游记各有各的独特之处,而记者写的游记就大同小异,多是风景区提供的那些材料。   作为文艺编辑,这个问题早就碰到过。有一些记者由于职业习惯,总爱把“自己”隐藏在冷静的事实中,甚至通篇是用第三人称在那里叙述。这样的游记客观是客观了,然而只能是一些干巴巴的死材料,千篇一律是必然的。   游记要写好,一落笔就不能忘记自己的存在,不但要用第一人称,而且“我”是景中的我,景是我心中的景。用一句流行的话讲,只有勿忘“我”,才能写出优秀的作品来。   第一,要写出自己独特的时空   世间的万事万物,无不随着时空的变化而变化。作为游记作者,就是要善于观察和捕捉景观在时空中的种种变化,写出自己独特的感受。   首先要写出独特的游览时间。从大的方面讲,一年有四季之分,一天有昼夜之别,还有清晨与傍晚不同等等。春天花红树绿,冬天雪花纷纷; 白天景致分明,夜晚朦胧星稀;同是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学自由谈》2000年02期
文学自由谈

现在的游记

游记是文学的一大族类 ,记述旅者的别样感受 ,给人以见识和陶冶。可惜如今的游记大不如从前了 ,原因恐怕在于交通工具太发达了。人们急着赶路 ,像汽车上的里程表 ,总想跑出个人生的最大数据。赶到一个地方 ,拿张导游图 ,照张相 ,再收集各景点的说明书 ,回家后抄拼成文章 ,送到报刊发表。这样的游记 ,如同名目繁多的饮品 ,均是色素与香精勾兑的“工业汤” ,没一点意思。当然现在的游记也确实不好写 ,写出新颖的味道更难。原因是传媒 ,尤其是电视的大面积普及 ,好去处都上了电视 ,谁没看见呀!犹如时装模特 ,只写她们的杨柳仪表 ,是远远不够的 ,重要的是要写出她们的心灵———如果她们真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