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名士”到“遗民”——论张岱小品文中的冰雪之气

小品文作为散文品种之一的文学体裁在晚明时期趋向兴盛,随着人们对小品文的欣赏,读者数量的激增也促进了小品文集的出现。小品文体制较为短小精炼,体裁上不拘一格,序、记、传、铭、赞、尺牍等文体都可适应。与明初期“贵族化”的“台阁体”相反,晚明小品文强调生活化、个人化,尤其以张岱的作品极具代表性。陈平原先生曾说张岱是明文第一。”黄裳先生在《琅嬛文集》(岳麓书社2015年版)代前言中甚至说“张宗子是一位历史学家,市井诗人,又是一位绝代的散文家”。从《西湖梦忆》、《陶庵梦寻》到《琅嬛文集》,我想,张岱的特别之处不仅仅因为他从“名士”到“遗民”这种跌宕的人生际遇,更因为在他的小品文中体现的超凡脱俗的审美趣味,即具有魏晋风尚的超逸高洁的“冰雪之气”。一、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张岱(1957-1608)字宗子,又字石公,号陶庵,山阴(今绍兴市)人。祖籍原属四川绵竹,故又自称“蜀人”、“古剑”。除了张岱的父亲,高祖、曾祖、祖父三代进士出身,父张耀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村电气化》2015年09期
农村电气化

江南园林

~~江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园艺》2011年17期
现代园艺

山西园林与江南园林风格影响因素的比较

0前言在园林大众化,平民化的今天,对于我国各个地域古典园林的比较研究,有助于发扬园林的地域风格,对传承当地的文脉有着重要的作用。1影响山西园林和江南园林的物质因素比较1.1自然条件对园林山水的影响1.1.1地形水文条件对山西园林山水的影响山西因居太行山而得名,自古有“表里山水”之称。山区、丘陵占其总面积的2/3以上。虽有相对较多的河流,但气候干燥、土地贫瘠、雨量不多,这在一定程度上造就了山西园林际山枕水,引水入园,凿池堆山的特点。山西著名的晋祠和绛守居园都是如此。以绛守居园池为例,充分体现了山西的地形水文对其园林山水形态的影响。根据历史资料记载,它正是由于引山间鼓水泉之水来兴修水利、灌溉农田,导水入城流经于此地时,引水入园,并蓄池沼,植花栽柳,园子才最初形成的。园中理水运用较长的水渠,从园西北部引入活水,一部分引入木腔形成瀑流流入园中大面积水潭中,另一部分依地势几乎环池一周,最后流入园外城野阡陌中。由此形成了溪、渠、潭等动静结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术大观》2010年08期
美术大观

谈江南园林中的桥

在古代,“桥”和“梁”是异名同义的两个词。中国园林中水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江南园林,而与水相依的“桥”更是扮演着非同寻常的角色。一、江南园林中有水必有桥水乡必是桥乡。江南的地理自然环境与人文特征成就了江南的古桥艺术,江南水乡各镇的桥群密度超过了意大利水城威尼斯,确实是“绿水碧波绕村屋,一出门来两座桥”的水世界、桥世界。纵观历史,江南文明的灵魂都凝聚于水。由于桥的依水特性而使其与水永远相伴,在众多经典的文学和美术作品中,尤其在江南古典园林中,通过桥来划分水面、点缀水景从而更好地体现出园林之美、水体之美。江南的桥可以说本身就代表着一种文化、一种精神,是在不知不觉中感染人的。园林中无水不活,江南园林更是园园皆有水。江南的园林与北方园林相比,面积较小,因而便以精巧、富于变化为其主要特色。而园林中的水正是园中的“空”与“虚”的空间和其他实景形成对比的重要元素;同时水面把园中的观赏距离推开,使景物尽展风姿。这一点在苏州网师园的“月到风来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传承》2009年03期
传承

江南园林的诗画境界

“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谈起江南乃至中国园林建筑,就无法回避苏州园林。这并不仅仅因为苏州园林在中国早已“名声在外”,更在于它是中国园林建筑艺术成就史上的最高峰。因此,苏州园林无疑是江南园林建筑艺术的典范。叠山理水:江南园林的画境山石池塘、亭廊楼阁、竹木林花是园林设计者审美的物质载体。相对于西方和中国北方皇家园林建筑,江南园林在材料使用上具有鲜明的江南特色。江南园林中的太湖石是其中一个明显的因素。太湖石又名窟窿石、假山石,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四大玩石之一,因盛产于江南太湖一带而得名。太湖石长年受到太湖水浪冲击,产生许多窝孔、穿孔、道孔,形状奇特竣削,外形多窟窿和褶皱纹理,形状各异,姿态万千,通灵剔透。明代画家、造园家文震亨在《长物志》中曾写道:“太湖石在水中者为贵,岁久被波涛冲击,皆成空石,面面玲珑。”太湖石的色泽以白石为多,少有青黑石、黄石,尤其黄色的更为稀少珍贵。因为其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一直被园林建筑者喜好,成为江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传承》2009年03期
《美与时代(上半月)》2009年06期
美与时代(上半月)

唐诗宋词浸淫中的江南园林——从古诗词看江南园林的植物配置

私家园林是古代文人们自娱的乐园,是他们一生作出的最狂放的诗文,而江南园林更是其中的代表。因此从魏晋有私家园林开始,江南园林便已经成为了文人们安放理想的巢窠,葳蕤的植物映射了文人们心灵的绕指愁肠抑或是济世安邦的情怀。在江南园林的植物配置中,因地制宜的遴选固然重要,但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植物的象征意义。而这些植物的象征意义,并非仅仅像如今流行的普通读物宣扬的这么简单(如“岁寒三友”之类的),其更深层次上,必须要追溯到中国古代文人的心路历程。毫无疑问,从文字看心灵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方法,而唐诗宋词是明清文人(即如今我们看到的江南园林的主人)的启蒙读物,也是他们一生思维方式和人生理想的基调,所以笔者认为,从唐诗宋词看江南园林的植物配置,不仅可以避开陷入纯粹理性化解读其园林植物选择的误区,免于市井流俗的干扰,找出江南园林对植物选择的标准和真正源流,更可以起到传承中国传统园林文化的作用。既然提到植物配置,不可不先谈谈江南园林植物造景的一般模...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