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不作为犯罪的义务的几种来源

什么是不作为犯罪,刑法理论界定至今仍有争议。但古今中外的刑法学者均强调“应为”而“不为”是不作为犯罪的基本特征。犯罪人有义务实施并且能够实施某种积极的行为而未实施的行为,即应该做且能够做而未做的情况。特定的作为义务是法律要求行为人必须实施一定行为的义务,是构成不作为犯罪的前提条件,是不作为犯罪的核心和基础。行为人负有实施某种行为的特定法律义务即作为义务,是不作为成立的前提条件,是每一个不作为犯罪的必备因素。一、法律明文规定的义务所谓法律明文规定的义务,是指由法律(狭义的)、法令或各种行政法规规定的,并且最终由刑法加以认可的,行为人有能力履行而不履行此义务就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一种积极作为的义务。该项义务是纯正不作为犯的唯一义务来源,同时也是不纯正不作为犯的义务来源。这里的“法律规定”既指刑法典、单行刑法、附属刑法的规定,又指民法、经济法、婚姻法、税法等法律的规定,具有法律规定的双重性。由于宪法中的义务属于公民的一般的基本的义务,没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论不作为犯罪之作为义务产生的根据

本文论述了不作为犯的作为义务产生的根据,在此基础上认为交通肇事行为可以产生作为义务。交通肇事后逃逸的行为也有属于不作为犯罪的情形。具体而言,对“不作为犯罪之作为义务产生的根据”问题,本文从作为义务产生的实质根据和形式根据两个方面进行论述。认为作为义务产生的实质根据为形式根据在内容上作了补充,作为义务产生的形式根据为实质根据在形式上作了限定。把二者结合起来才能更好地理解不作为犯的作为义务产生的根据。本文在论述交通肇事逃逸后的性质时指出,先行的肇事行为可以构成不作为犯罪的先行行为,即可以产生作为义务。国内的学者对“因逃逸致人死亡”的理解存在较大分歧,本文认为“因逃逸致人死亡”的情形中,行为人主观上对死亡的发生既可能处于故意,也可能处于过失。撇开罪刑法定原则,以不作为犯罪的刑法理论并结合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为出发点,来理解“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含义,可以把他分解为两部分,一部分属于不作为的故意犯罪,一部分属于交通肇事罪的加重犯。对因逃逸致人...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论不纯正不作为犯罪的作为义务来源

作为义务是不作为犯罪中一个至关重要的构成要素,也是最为困难和复杂的问题。由于纯正不作为犯罪是由刑法条文明确规定了主客观各方面的构成要件,因此,对该类不作为犯罪的作为义务来源的规定也是明确的,一般而言,对其认定是不存在争议的。但在不纯正不作为犯罪中,由于我国《刑法》并未明确规定不纯正不作为犯罪,因此其义务来源也就无从谈起了,对其的讨论也只限于理论界内。虽然理论上对于不纯正不作为犯罪的作为义务来源有了一定的研究,但总体而言,这些研究的理论成果并未成熟。在理论并不太成熟的情况下,用这些理论来指导实践,必然会导致司法实践中的无所适从,案情相似的案件,由于适用标准的不统一,裁判结果大相径庭。笔者认为,司法实践中出现困惑的症结在于对不纯正不作为犯罪的作为义务来源的不同理解,因此,对不纯正不作为犯罪的作为义务来源的研究,不仅有助于刑法学界对于不纯正不作为犯罪的进一步深入研究,厘清不纯正不作为犯罪中的诸多争议问题,而且有利于司法实践中裁判的统一...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
上海师范大学

论不纯正不作为犯的作为义务来源

不纯正不作为犯罪问题一直是困扰刑法学术界与司法实践界的一个难题。但由于刑法理论本身对此构建的不完整,导致司法实践中往往相似的情形却有着不同的判决。不纯正不作为犯罪的中心问题一作为义务来源问题,是解决不纯正不作为犯罪的一个关键环节。因此,本文立足于前人对于不纯正不作为犯罪作为义务的理论基础,从不纯正不作为犯罪作为义务的概念、形式作为义务的内容、实质作为义务的内容以及将两竞相结合的理论这几个方面进行深入探讨。除绪论外,文章从四个部分对不纯正不作为犯作为义务义务来源问题进行论述:第一部分,主要介绍了不作为犯罪、不纯正不作为犯罪、作为义务相关的基本概念。对于不作为犯罪中“作为”的理解,与刑法中的作为有着不同的侧重点。不作为犯罪中的“作为”则更加侧重于行为的积极主动性,与刑法中其他“行为”的含义有着很大的差异;“保证人”学说为区分作为犯与不纯正不作为犯罪、明确作为义务奠定了基础。“保证人”学说背后的作为义务是不作为犯罪的核心要素。第二部分...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重大道德义务应成为不作为犯罪义务来源

重大道德义务应当成为我国不作为犯罪作为义务的来源。但应当有所限制,不应不加区分的将所有道德义务均上升为法律义务。重大道德义务具有严格的人身属性、履行上的必要性、强烈的公众期待履行性等特点。有一定条件限制的见危不救行为是可以作为犯罪来处理的。对于那些既有能力救助他人、又不会对自身利益造成任何损害的见危(死)不救行为,则可以将其规定为犯罪。但允许行为人在对所见到的“危”的本质有一个正确认识的基础上,采取能保护自己的、承受合理危险程度的方式履行救助义务。救助行为还应当采取符合常理、能切实有效阻断危险发生的方式。笔者认为,不是所有的“危”都应当被视为见危不救里的危。只有那种严重危及人的生命健康及在人们正常的道德情感评价中,视为重大的权利被侵害时,所形成的“危”才能是见危不救里的“危”。如生命健康权、妇女性的不可侵犯的权利。如何确定见危不救(助)责任人的问题,一直是重大道德义务入罪的最大难题。笔者的初步意见是在义务人明知的情况下,应当采取...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不作为犯罪中的先行行为问题研究

不作为犯罪的成立,必须以不作为人负有一定作为义务为要件,而先行行为则是不作为人负有作为义务的来源和根据之一。先行行为作为不作为犯之作为义务的形式来源,几无争议,但关于先行行为产生作为义务的根据、作为义务的性质以及先行行为的范围仍然存在较多争议。本文在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上述各学说及观点进行了比较分析,认为先行行为产生作为义务的根据是基于国家所确认的上升为统治阶级意志的法律规范而产生的。先行行为必须是行为人本人的行为,并且造成了特定的危险状态,该危险状态与先行行为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行为人对该危险状态有救助的可能性时,行为人才负有作为义务。先行行为不限于违法行为,也可以是合法行为和犯罪行为;先行行为可以是作为,也可以是不作为;同时,先行行为也不限于有责行为。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