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承德市城镇体系的空间演化研究

一、概述城镇体系是在特定区域空间中分布的,具有一定联系和交互性质的大、中、小城市以及所辖镇综合构成的空间组织形态。通常来讲,城镇体系并非一成不变,具有动态属性,成熟完善的城镇体系是由单中心城市向多中心城市,再向多中心、网络化的空间演化结果。因此,研究城镇体系在不同阶段的空间演化特征,不仅能够有效把握一定区域城镇体系发展的趋势,而且也能为政府部门制定合理的区域经济政策提供科学指导。当前,作为京津冀地区重要的节点城市,承德完善现代城镇体系既是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必然要求,也是打造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探究本地区城镇体系的空间演化规律成为进一步完善和推动承德现代城镇体系建设的前提。近年来,国内外学者围绕城镇体系以及城镇体系的演化进行了诸多卓有成效的研究。一方面,国外学者从三方面对其进行了研究,一是对发达经济体城镇体系的理论与实践研究;二是对发展中经济体城镇体系的理论与实践探索;三是对城镇体系研究的空间范围由一国或地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武陵山片区城镇体系空间格局优化研究

随着区域城镇化和工业化持续快速发展,城市之间联系日趋紧密,逐渐跳出个体框架的束缚,并以高密度的经济联系方式,形成了承载区域主要生产要素的集聚功能区和组织体系。城镇体系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特有区域实体,是社会城市化发展到一定水平和阶段的产物,也是区域社会繁兴、经济重心极化发展的必然趋势[1],为此城镇体系成为国际城市学界广泛关注的焦点。目前对于城镇体系的研究已经相对成熟,但大多数研究都是针对经济发达地区展开。如王晓文等以海峡西岸经济区为主体,从节点、轴线、网络、域面等四个维度研究城镇体系空间结构特征,得出福建省城镇体系空间分布较为适中,但城镇经济发展梯度差异较大等结论[1]。针对欠发达地区的城镇体系研究,主要基于省域层面展开。如朱兵等学者以兰州—西宁城镇密集区为研究主体,对其城镇体系的空间结构、规模结构及其形成机理进行了研究[2]。而对于跨省的欠发达区域城镇体系研究较少。方创琳、孙心亮以河西走廊为研究主体研究基于水资源约束的西北干旱...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武陵学刊》2018年04期
武陵学刊

湖南北部片区“3核+6子片区”城镇体系发展构想

一、湖南城镇体系北部片区的子片区划分与子城镇体系构想根据湖南省不同层级的中心地的分布情况,整个区域要区分为北部片区、西部片区和南部片区等,以片区通过局部促进整体的方式推进城市化进程,其中北部片区由“岳阳市+常德市+张家界市+益阳市”构成,西部片区由“吉首市+怀化市+邵阳市+娄底市”构成,南部片区由“衡阳市+永州市+郴州市”构成,益阳市、娄底市和衡阳市分别是三个子片区的子中心城市[1]。由于每个片区涉及范围较广,在各个片区构建城市团过程中还要进一步划分为子片区,理顺子片区内市级、县级以及乡(镇)级别的中心地间的关系,通过不断完善子片区内的子城市团的方式推动整个片区内城市团的发展。图1展示了北部片区涉及的范围。为了提升城市化速度,该片区需要再度划分为六个子片区(各个子片区以不同背景色表示):A区=“华容县+南县+沅江市+岳阳市部分乡镇+岳阳县部分乡镇”,B区=“石门县+临澧县+澧县+津市市+安乡县”;C区=“桃源县+常德市+汉寿县”...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名城》2018年10期
中国名城

陕甘宁边区政府时期城镇体系“规划”与建设研究

陕甘宁边区是中国共产党在西北建立和发展起来的革命根据地,是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和独具特色的发展区域——由共产党独立管辖且历时较久,在这块区域上共产党领导全国革命走向胜利。在这一时期,除军事作战之外,共产党在边区推行了一系列政策方针,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及规划建设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实践与尝试,陕甘宁边区作为抗日战争和民主政治的模范区,许多新思想在这里涌现,许多新经验在这里创造,进而向全国其他革命根据地推广。在这期间的很多方针政策一直延续到建国以后,边区可以看作新中国成立之前各项建设的实验区,是新中国的雏形。2012年,国家出台《陕甘宁革命老区振兴规划》,将老区的规划建设提升到一个新的层面。边区是抗日战争时期国统区、边区和沦陷区三类区域的其中之一,从瑞金苏维埃政权建立,到革命根据地建立,再到边区政府时期,共产党政权一直存在,且一步步发展壮大,目前在城镇规划方面对国统区和沦陷区的研究较多,关于边区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政权建设、社会...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城市》2018年09期
城市

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满城区城镇体系发展对策分析

一、满城区城镇发展的影响因素分析(一)满城区城镇发展的有利因素分析1.在“大保定”格局中扮演重要角色。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保定市行政区划进行了调整,原“一城三星”格局下的“三星”徐水县、清苑县和满城县划为保定市徐水区、满城区和清苑区。“三星”并入市区后,保定市市区面积扩展为原先的8倍,超过了石家庄市主城区,成为河北省仅次于唐山的第二大城市。保定市市区面积扩大后,将从根本上改变保定市原先存在的“小马拉大车”的问题,加快保定市城镇化速度,划入城区的满城区、清苑区和徐水区的城镇化速度也相应得到提升。从图1可以看出满城区与“大保定”其他部分的位置关系。“满城区+徐水区+清苑区”形成紧紧包裹着保定市老城区(区域P)的环形区域(区域Q)。从“大保定”发展步骤上看,区域P和区域Q分别是“大保定”发展进程中的第一步和第二步,“大保定”的迅速扩展为满城区的城镇化创造了条件。图1中的区域R应该成为“大保定”发展进程中的第三步,由“易县+定兴县+...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城市》2018年09期
《城市》2017年03期
城市

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卢昌子片区城镇体系发展构想

一、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城市链构建据距离京津远近区分为近京津区域和远京津和“三角形”关系区域,在发展方式上宜采取“分区+分步”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提出以来,学术界发展策略,由近及远逐渐实施协同发展进程。开始从各个角度关注京津冀城市群建设。京由于京津与河北省间长期以来存在的“包围津冀是一个非常广泛的区域,河北省需要根与被包围”的特殊的行政区划关系,以及京津大都市在京津冀区域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强大影响在一起,后者将秦皇岛、承德两个旅游城市与锦州力,所以在构建京津冀城市群过程中,京津大都市整合在一起。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前提是打破行政区职能向外疏解的速度和方向均会影响河北省城市体划限制,而由于远京津的河北省区域在京津冀协同系的建设。根据图1,依托京津大都市按照对称发发展中,直接受到京津大都市的影响力较弱,因此展原则,在协同发展进程中应该形成Cbq和Cjq两条冀南与津东地区就需要与邻近的城市充分整合,进城市链,前者即“邯郸市—邢台市—石家庄市...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城市》2017年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