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公共卫生机构成本核算的思路、模型和应用

1 公共卫生机构成本核算的现况与背景由于我国卫生事业长期实行计划经济 ,因此 ,作为卫生机构普遍缺乏进行经济核算、加强成本管理和控制的外在动力。应当说 ,卫生机构的成本核算和管理远远落后于其它部门和行业。从卫生部门内部情况来看 ,医疗机构的成本核算又远远领先于公共卫生机构。从近年来国内发表的专业文献来看 ,医疗机构的成本核算已经成为医院管理和卫生经济学术研究的一个热点 ,每年均有 10 0~ 15 0篇左右的文章探讨医疗机构成本核算的不同侧面。但相比之下 ,公共卫生机构内的成本核算还停留在提高认识 ,探讨必要性和可行性的“务虚”阶段 ,发表的文献数量不及探讨医疗成本的 5 % ,而且在方法学方面的论述几乎是空白。随着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整体推进步伐的加快以及国家建立公共财政框架改革思路的确立和卫生服务价格管理、人事分配制度改革等政策的逐步完善 ,公共卫生机构面临着如何落实改革政策 ,制定相关制度和措施 ,建立与国家宏观改革相适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经济》2002年09期
中国卫生经济

公共卫生机构成本核算的思路、模型和应用

一、公共卫生机构成本核算的现状与背景 在长期实行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卫生机构普遍缺乏进行经济核算、加强成本管理和控制的外在动力。应当说,卫生机构的成本核算和管理远远落后于其他部门和行业。从卫生部门内部情况来看,医疗机构的成本核算又远远领先于公共卫生机构。从近年来国内发表的专业文献来看,医疗机构的成本核算已经成为医院管理和卫生经济学术研究的一个热点,每年均有100一巧O篇左右的文章探讨医疗机构成本核算的不同侧面。但相比之下,公共卫生机构内的成本核算还停留在提高认识、探讨必要性和可行性的 “务虚”阶段,发表的文献数量不及探讨医疗成本的5%,而且在方法学方面的论述几乎是空白。 随着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整体推进步伐的加快以及国家建立公共财政框架改革思路的确立和卫生服务价格管理、人事分配制度改革等政策的逐步完善,公共卫生机构也面临着如何落实改革政策,制定相关制度和措施,建立与国家宏观改革相适应的运行机制等客观要求,这就要求公共卫生机构要加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应用预防医学》2019年02期
应用预防医学

2007—2016年广西医院和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发展状况的比较研究

医院和专业公共卫生机构是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前者重在治疗已患病的个体,后者是通过预防疾病达到促进健康的目的。“新医改”中明确提出加强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的目标[1]。但由于长期以来我国重治疗而轻预防,导致医院和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发展不均衡[2]。我国卫生资源总量有限,要真正落实“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的卫生工作方针,实现医疗卫生机构之间的高度协同,需要医院和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协同发展。广西地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中心位置,与东盟各国经济、人员往来频繁,容易输入新疾病或疫情,加剧公共卫生问题。医疗机构的发展一般是指以医疗物质资源为代表的硬实力和以人力资源、技术为代表的软实力的增长过程。邬静艳等[3]用固定资产、设备资产、建筑面积、医疗收入、高级职称人员数量等指标评价县级公立医院的综合能力。毛瑛等[4]采用财务收支情况、医疗服务能力、医院资产负债比等指标评价县级公立医院的发展前景。本文利用近10年广西卫生年鉴的相关数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疾病监测》2016年11期
疾病监测

国家级公共卫生机构国际联盟2016年会在上海召开

2016年10月16日,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中华预防医学会联合承办的国家级公共卫生机构国际联盟2016年会在上海召开。来自56个国家的70余名国家级公共卫生机构领导人,以及IANPHI合作伙伴组织的特邀代表等共计110余名国际公共卫生界精英齐聚上海。国家卫生计生委国际司副司长冯勇以及商务部、中国疾控中心、部分省疾控中心、北大和复旦大学的中方30余名中方领导和专家应邀作为嘉宾参会。IANPH是由原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现美国艾莫瑞大学副校长Jeffrey Koplan博士等发起,于2006年1月成立的国际联盟组织,只有国家级公共卫生机构的负责人才有资格申请加入,现有成员100个,遍布亚、非、欧、美、大洋洲的88个国家,申请入盟的机构仍在增加。IANPHI在公共卫生问题全球化背景下成立,宗旨是在全球创建、连接和优化各国的国家级公共卫生机构,以提升全球公共卫生能力;目的是构建强大的全球公共卫生机构网络,采取行动应对重要的公共卫生挑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卫生经济研究》2017年03期
卫生经济研究

专业公共卫生机构“收支两条线”管理应该终止

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在财务上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在历史上曾发挥一定作用,对制止乱收费、乱罚款和各种乱摊派起到很好效果。但是从目前看,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弊大于利。为提高专业公共卫生机构运行效率,建议终止“收支两条线”管理。一、专业公共卫生机构“收支两条线”管理的由来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已历时15年,其政策依据是2000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城镇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指导意见》提出的“疾病控制和妇幼保健机构的收入上缴财政专户,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这一政策是针对当时“三乱”社会大背景提出的改进措施。21世纪初,一些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出于利益驱动,擅自提高服务收费,扩大服务范围,假借各种名义乱收费,甚至出现只收费不服务的现象。为保障专业公共卫生机构的正常运行,从源头上清除公共卫生服务的趋利性,提出了“收支两条线”财务管理办法。二、各地“收支两条线”管理的具体做法“收支两条线”管理总的原则是实际收入全部上缴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公共卫生管理》2017年02期
中国公共卫生管理

2005-2014年中国医院和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发展的比较研究

1949年10月,中央军委卫生部召开全国卫生行政会议,确定“预防为主”的卫生工作方针。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卫生工作的需要,国家卫生政策大政方针经历数次修订,但是“预防为主”的方针始终贯彻如一[1]。《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2015-2020年)》指出,要实现“健康中国2020”战略,坚持预防为主、中西医并重、防治结合的原则,同时指出中国公共卫生机构、医疗机构分工协作机制不健全,缺乏联通共享,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合作不够,协同性不强,服务体系难以有效应对日益严重的慢性病高发等健康问题。近年来,中国卫生领域日益积累的重治轻防现象使医防之间形成了一条裂痕,临床医疗与公共卫生的裂痕表现在目标上、功能上、教育上和政策上等方面。功能方面,重个体轻群体、重院内服务轻院外服务、重治疗轻预防和重生理轻心理的现象在医疗机构已成为顽疾[2],这种医防之间的裂痕亟须弥补。要真正落实“防治结合”,实现医疗卫生机构间高度协同、紧密合作的良性发展状态,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